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前妻逆袭,中校同志请接招

第十四章 原来是这般疼痛

  她鼓起勇气打开了徐寒家的大门,如她所料空无一人。她不禁松了口气,回来一个多礼拜了,她刻意不去想刻意不去联系他也不出门,甚至在苏沫辰他们一出校门就迫不及待的买电话卡的时候她也无动于衷,她还是没有做好怎样去面对他的准备,虽然她和徐寒从来没有说过感情的事情,可是她知道他们之间心里是一直互相有对方的。只是现在......

好像是有一段时间没有人来过的痕迹了,桌上沾染了灰尘,应该是很忙吧临近年关了,她把窗户打开来透风,又在他父母遗照前烧了香。

“有人在?”门被吱呀的推开,苏婉一看是邻居的张婶。

“我心想着也就只有你了,看来读了军校也不一样了,比以前更精神的呀。对了,你有去看过徐寒那孩子了吧?哎这孩子你说命也是苦,这马上就大过年的还出这样的事情。”张婶叹了口气。

“出事?出什么事了张婶?”一听徐寒出事,她紧张的拉住张婶的手。

“怎么,看你俩平时走的挺近的你不知道?他因为救火受伤住院啊。我听我们家老头子说,现在还在重症病房呢。”张婶一脸疑惑。

“他现在在哪个医院?”

“武警总院,哎,你这孩子。”

一听武警医院,她便一溜烟的跑出去。

怎么会这样?一定不要有事,她一路狂奔而去,心里涌上无数的后悔和害怕。

“苏婉,你去哪里?哎哎你怎么了?”林泽泉和苏沫辰刚从大院门口进来便看见苏婉急急忙忙的跑出去。“辰哥,我说你们家苏婉刚才是在哭没错吧?不过你妈不是没在家,谁会欺负她?“苏沫辰看了一眼他,林泽泉赶紧闭嘴。

站在病床门口她调整了状态深深的吸了口气,刚才护士站的护士说他早上醒来过一次,上了药之后又睡过去了。身体有不同程度的烧伤,脸上也有部分烫伤,听说是救援的时候把防毒面具给了受伤者,肺里也吸入了不少烟雾。不过所幸不是特别的严重,只是可能暂时说话有些困难。

见到他的那一瞬间,还是没能控制住眼泪,床上的人儿脸上缠着纱布,只于两只眼睛,鼻子和嘴巴。此时他沉睡着,毫无生气只是紧皱的眉头似乎在提醒着他的痛苦,她努力控制住自己颤抖的指尖,轻抚上他裹着纱布的脸,这张昔日再熟悉不过的脸,现在完全看不出曾经的样子,如果不是唇角那颗她经常说的美人痣,她甚至会觉得这躺着的是别人,怎么会是他。

许是感受到身边的人,他眼皮动了动缓慢的睁开来,看见眼前的人眼神瞬间明亮起来,可是又迅速暗淡下去,又闭了起来。怎么可能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自从去了学校她便再也没有和他联络了,是怪他那天没有送他,还是她找回了亲哥哥已经不需要他了。直到手里的温度传来,他才不确定的再次睁开眼睛。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怎么那么不懂得保护自己?”苏婉一见他醒过来,瞬间情绪涌上来,“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什么都不要说,都是我的错这半年都怪我,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我既然什么都不知道。”他见他艰难的想开口,想到了他想说什么。徐寒只是轻轻拍了她的手背,他知道她的性格,一定是有什么原因她才会这样。而且他怎么会舍得去怪她,她现在就在他身边,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了。

“我给你弄点水喝。”她看见他干裂开的嘴唇,又是一阵心疼,拿着棉签沾着水,小心翼翼的擦拭着。“我现在放寒假了,以后每天都过来陪你,你要快点好起来,过年的时候你带我去海边看烟花吧,我们好久都没有一起去了。”

在护士再三催促下,她只得匆匆交代几乎又不舍又担心的看着他,他回她一个安心的眼神,她才放开紧握住的手,手心一片冰凉。

一个星期过去,终于徐寒转出了普通病房,此时身上的上伤口已经不要换药了,她亲眼看见隔壁病床烫伤的病人在换药时的撕心裂肺,而每次徐寒却总是不吭声,如果不是他那隐忍的表情和深深陷入床单的手,她会觉得他是真的不痛。他总是这样不忍她担心,好在他脸上的伤不是太严重,医生说时间长了会慢慢恢复,但是多少会留些疤痕的,虽说男人不会像女生那般在意外表,但是这脸还是会在意的吧。

这些天她都是在医院家里来回跑,眼看着马上过年了,苏志明夫妇也从省城回来,苏家爷爷奶奶也从疗养院回来,平时冷清的院落倒是有了些许小热闹。

“最近苏婉天天早出晚归的是干嘛去了,这都几点了也不懂得回家这军校一读反倒是把性子给读野了?”林暮雪系着围裙看着时钟埋怨道,她这都多久没有下厨做过饭了,好不容易趁着过年休息,这倒好还让她当起老妈子了。

“不做就是做个饭,丫头好不容易放假回来出去玩玩,再说这每天不是一大早就给你把菜买回来了。”苏奶奶折着菜看了她一眼。

“你就偏袒她吧。”林暮雪不做声,只是转过身去嘀咕了声。

“辰辰下来吃饭了,”苏奶奶朝着楼上喊道,这次回来这小子倒是变了不少,以前没事就老爱往外跑在家也呆不住,现在倒好房间里一呆就是一整天,也不知道在折腾什么东西。

晚饭快结束时,苏婉才拖着一身疲惫走进家门,她本来以为这个点他们应该都吃完饭了,这几天每天晚上她都偷偷起来炖汤,在天亮时又匆匆起来去市场买菜回来,然后在赶去医院,今天回来得太急才发现钱包忘在了医院,口袋里只剩下一块钱硬币只好搭了半程的公交才一路走回家,见他们都在她有些紧张的把手里的保温瓶往身后藏。

“婉儿怎么那么晚才回来,快点过来吃饭吧。”苏奶奶一脸关切的问。

“吃过了奶奶,我先去换身衣服在下来打扫。”见他们已经快吃完了,她赶紧想着先上楼把东西放下。

“没事你先去休息会。”似乎也看出了她精神头不是很好、

苏婉低着头闪到了楼梯上,苏沫辰眼睛蹩到了她手里的保温瓶,嘴角抿了抿,又端起碗里的汤。

换完衣服匆匆打扫卫生,趁着大家都各自回家休息的时候,她到厨房拿出冰箱里的排骨炖上,她觉得自己这般倒真像小偷啊,苏爷爷苏奶奶有时候很早就会起来锻炼为了避免被他们看见,她只好早起。她坐在沙发上头一靠眯着眼睛就睡着了,最近真是睡眠太不足了,等她一觉醒来已经是五点多了了,虽然冬天的夜五点天还未亮,但是已经有隐约的一丝光亮了,她揉了揉眼睛急忙跑到厨房也不敢开灯借着手机手电筒的灯光打开锅盖,一股清香的莲藕味道弥漫厨房,她试了试味道,咸淡适宜还不错,小心翼翼的端起来准备倒进保温瓶。

“谁,在这里。”忽然从后面传来一阵声音,她一紧张整锅的汤朝身上倒去。虽然穿着珊瑚绒睡衣但是滚烫的汤还是渗了进去,她一吃痛惊呼了声。“啊”又怕被听见急忙捂住嘴,听见这声惊呼苏沫辰打开灯,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满地的汤水冒着热气,锅翻滚在苏婉脚边一看就是烫的不轻的样子,不由分说的抱起她朝着二楼走去,大早上的他可不想把一家人吵醒。

“放我下来,我没事。”苏婉回过神挣扎着要拒绝。

“不想吵醒爷爷奶奶的话你就闭嘴。”苏婉一听只好乖乖闭嘴,加上腿上的痛,她也是真的快说不话来。

他把她抱进洗手间放在浴缸上,直接把水淋在她腿上,突如其来的凉意让她倒吸了一口气。

“拿着,坐着别动我去给你拿件裤子”他把花洒递到她手里。又从衣柜里拿出短裤。

“先把裤子脱了”见她迟迟未动才想起什么似的背过身子。

苏婉小心的脱下裤子磨刀烫伤的地方,痛的眼泪差点掉出来,苏沫辰扫过镜子一眼无意间眼神落在她白皙的大腿上,红了一大片,见她站起来,他转身扶她到床边,拿起药水用棉签轻轻的涂在她腿上。

“啊。”她吃痛的条件反射般用力抓住他的肩膀,指甲深深的嵌进他的衣服里,原来烫伤的感觉是这样的,她现在是能体会到徐寒是有多痛了。

“现在知道痛了,大早上的偷偷摸摸的在厨房干嘛?”虽然还是冰冷冷的语气,可是手上的动作是又放轻了许多。

“没干嘛。”要不是他忽然从后面出现吓了她一跳,她也不会烫到了。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满脸的不相信却也不多问,只是手上的动作一重,仿佛惩罚般的,这个男人绝对是故意的,她咬着牙不做声又是沉默了会。

“这几天尽量少碰水。”苏沫辰擦完药起身才发现她已经靠在床头睡着了,是有多累,刚才还痛得快哭,这会就睡过去了。

本来想叫醒她回自己的房间睡,看她一脸倦容想想就把她的头移到枕头上盖好被子,把受伤的大腿裸露在被子外,空调的温度调到恒温折腾了一晚上本来醒来到厨房只是喝水,哪想会碰上她偷偷摸摸的在厨房里。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拿着毛毯窝在了沙发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