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前妻逆袭,中校同志请接招

第四十章 公共场合能不能注意影响

  “小诺,我是不是不该来。”薛蔓婷坐在苏婉宿舍的床上面无表情,与早上出门时候的兴高采烈判若两人,从回来路上便是这样长时间的沉默。

“怎么会,我想这里一定有什么误会,那个护士我以前没见过,也没听我哥他提起过。你放心,他现在刚回来估计在忙,晚点会来找你的,来先把我的衣服换上别着凉了。”

苏婉梳洗了一番,换下在现场弄脏的衣服坐在薛蔓婷身边,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衣服放在她手里。今天在现场的那个护士她也觉得奇怪,和他同学四年如今又一起工作,从未看见过也从未听见过他身边有什么女子。

她看得出来那个小护士对他是一片情深,可是薛蔓婷呢?她对他的喜欢应该是已经刻到了骨里,已然成为了一种习惯。如若凌然也真的对那个小护士有意,那薛蔓婷该怎么办?私心里她肯定是希望他俩能够在一块,可是感情这种事情哪里能来得了半点勉强。哎她可得好好问问凌然才行,她这个脑袋永远不开窍的哥哥。

“走吧,一块去楼下吃饭。”苏婉听见楼下的集合哨音,马上开饭了。

“你去吧,我不想吃。”她忽然不想去面对他,如果他真的有了喜欢的人了。那自己怎么办?这十几年来对他所有的寄托又该怎么办。

“走吧,总该给他个解释的机会吧。”苏婉把她从床上拉起来。

“好吧。”她从床上起来又到洗手间洗了把脸,整理了头发才跟着苏婉下楼。

她有些拘谨的坐着,总感觉周围不停投射过来的眼光。“小诺怎么都是男生有点不习惯呢。”她靠近苏婉小声的说道。

“怎么?你也会害羞啊?没事啦,吃你的就好了,这里除了我以外就都是男的了。”她有点吃笑,这薛蔓婷从小性格就是大大咧咧的跟个男生一样,现在也懂得害羞了。

大家都吃完饭了,也不见凌然出现,薛蔓婷走出食堂大门有点失望的看着苏婉“凌然怎么没来吃饭?他不想见我?”

“应该是在忙吧……”苏婉话音刚落,就看见休息亭里正坐着凌然,还有那个早上在现场里的小护士。

两人在说着什么,凌然脸上挂着轻笑,小护士从袋子里拿出一个饭盒递到凌然面前。他打开看了一眼就端到嘴边一口气喝了下去。

苏婉看了一眼身边的薛蔓婷,见她脸色有些苍白,忽然拉住苏婉的手快步的往宿舍楼方向走“我们走吧回去休息。”凌然似乎听到这边的声响朝着她们方向望过来,看见薛蔓婷的身影眼神闪了一下,却没开口叫住。

“这是怎么了”徐寒正拿着洗好的衣服准备晾,看见薛蔓婷红红的眼眶。

“没事,小诺我先回房间。”薛蔓婷轻轻说了声,低着头快步走回房间,彭的一声把门关了起来,一副谁也不许打扰的样子。

“我来晾吧。”苏婉拿过他手里的脸盆,徐寒并未推辞只是和她一起走到晾衣场。

“身体怎样了?”他望着她的背影,抑制住想拥抱她的冲动,他想质问她为什么要和苏沫辰结婚,为什么一句解释都没给他。

他有好多好多话可是到嘴边却说不出口,他在等,等她一个解释。当时她请了一个月的假,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给她打电话,她的电话却已关机,后来他去集训,打电话回中队,凌然告诉他已经找到合适的**给他母亲做手术了。

那时候他就已经猜到了苏婉肯定是去做换肾手术了,而且还是瞒着凌然的的。打了无数个电话给她都是关机,想到她的性格是断然不可能告诉苏家的人的,她一个人要是有什么情况可是怎么办,心里着急却又无可奈何。

谁也不知道他这半个多月的集训是怎么过的,回来想找她,凌然告诉他苏婉就是自己的亲妹妹,他们终于相认了。又说,苏婉和苏沫辰已经领了结婚证了。周五下午两个人一起回老家去了,他的心在那一刻忽然被冰封,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他甚至都来不及想。

“没什么事了,你怎么知道的?凌然告诉你的。”苏婉仔细抹平了衣服上的褶皱不在意说道。

“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还瞒着我?连我都不告诉”他压着怒火说道。

“别生气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我只是不想你担心而已。好了,回去休息吧。”她晾完最后一件衣服把脸盆递到他手里,又拿着湿透的手望他身上抹了抹。

“你这”他一脸无奈。

“蔓婷,薛蔓婷开门啊,你怎么把门给反锁了?”她用力旋着门把才发现门打不开,而且钥匙刚才也被她带进去房间了。喊了半天里面的人都没反应,估计是睡着了。好吧,看来只好去睡办公室了。

“中午就到我房间去休息,我在沙发上眯会就好。”徐寒推开房门,苏婉犹豫了下想起下午还有视频会议,看了看自己被锁住的房门无奈的进了房间。

两人也没做过多交流,各自躺着抓紧时间休息。下午要在监控底下也不知道要坐上几个小时,到时候打瞌睡万一被拍到可就出糗了。被子上散发着男孩身上熟悉的味道让她觉得安心,闭上眼睛沉沉睡去。徐寒听着房间里女孩淡淡的呼吸声,嘴边爬上一丝苦涩。

“婉儿,起床了。”不知过了多久徐寒站在床边轻轻唤醒床上的人。

苏婉睁开满是睡意的眼睛冲他咧了个嘴“二哥,让我再睡会。”显然迷迷糊糊的还未搞清楚状况。

“一会支队长点你的名我可就不管你了,那我先走了,你继续睡啊。”带着笑意,等着苏婉的反应。

果不其然她猛的从床上爬起来套上外套,用头绳随意的把头发一扎。看到穿边的水杯楞了下,拿起来就是一大口往嘴里灌,他还是记得她的习惯起床得第一件事情会找水喝。

“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两人并肩而出他伸手揉了她的头发。

“哎,别弄待会又乱了,”她伸手去拨好被他揉乱得头发,抬头却看见苏抹辰站在房间门口,应该也是刚睡醒得样子。微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正从同一个房间里走出来的苏婉和徐寒。苏婉的手一僵,一瞬又恢复神色。

视频大会从下午两点半一直开到了五点,苏婉揉了揉快僵硬的腰,忽然羡慕凌然和徐寒能半途去出警了。散会后她只身一人留在会议室,补着手里缺漏了一大块的笔记,忽然桌子上投下一片阴影她抬起头。

“你就那么耐不住寂寞,一刻离开男人都不行?”苏沫辰抽着烟半靠在桌子前用手勾起她的下巴,他身子向前一倾,嘴唇交叠在她唇上撬开她牙关,把嘴里的烟渡到她嘴里,又倏然放开了她,苏婉被呛得猛咳了好几下。

“你这是在干嘛,公共场合能不能注意点影响。”苏婉顺了口气看看门口还好没人。

“公共场合,注意影响?我这可都是跟你学的。”带着一丝冷笑的看着她。

“我和徐寒哥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是蔓婷”

“够了。”他打断她的话,“怎样都和我没什么关系,但是我告诉你一点,只要我一天没和你离婚,我们就还是法律上的合法夫妻,所以你以后最好注意点自己的身份。”他漠然的看了她一眼转身甩门而出。苏婉用手擦拭着唇上他的味道,合上笔记本嘴角泛起苦笑。

回到宿舍却没见到薛蔓婷,只看见桌子上留了一张字条说想一个人静静,打了她手机关机,心想着是不是到楼下找凌然去了。

跑到楼下凌然刚出警回来,她赶紧上前问道:“蔓婷有来找你吗?”

“没有,我下午出警去了一直到现在才回来。怎么了?她不是待在你宿舍。”凌然皱着眉头疑惑的说道。

“还不是你干的好事,她留了张字条给我,打她手机也关机,你说她在这边人生地不熟的会去哪里啊?”苏婉有些着急,把纸条丢到他手里,埋怨的看着他。

“她会不会回老家了”看见纸条凌然也有些着急了,她肯定是因为早上的事情了。

“我先打个电话回家看看她有没有回去”苏婉拿起手机按了家里电话“林妈,昨天住在我们家的薛小姐有回去吗?”

“没有啊,我一个下午都没出门没见她回来啊。”

“那行她要是回去了,你给我打电话。”

“家里阿姨说她没回去,行李都还在,她肯定不会回老家应该只是出去走走了,晚点在看下,我先回去到时候什么事情我再给你打电话。还有你最好想清楚怎么和她说那个小护士的事情。”苏婉扯着凌然的手臂就是一拧。

“怎地还像小时候一样就喜欢拧我,还有我和那小护士真没什么只是普通朋友。”凌然吃痛的揉了揉手臂解释道。

“普通朋友?她可没把你当普通朋友,普通朋友会那么紧张你,普通朋友还会给你送饭送汤?这个你还是自己找蔓婷解释吧,她可是个好女孩,别把人家伤透了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真不知道在你别扭什么。好了我回去了,明天找个时间我们在一起吃饭吧”苏婉冲他摆摆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