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前妻逆袭,中校同志请接招

第五十六章 不需要解释

  “苏沫辰,你混蛋。”苏沫辰刚转身踏上台阶,凌然迎头便是一拳砸在他脸上,顿时嘴角有血流出来。

“我说凌排不就是先抢了你的出租车而已,何必这样恼羞成怒呢”他面露冷色眸光有什么在闪动。

“你别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你把苏婉当什么了?你凭什么这么糟蹋她?”凌然见他这样更是火冒三丈,挥手又是一拳,只是这一拳却是被苏沫辰牢牢握住。

“我对她怎样那是我的事情,和你有一分钱关系?你算个什么?我糟蹋她?如果不是她自己作贱至于会是现在这样的状况?怎么你这样为她抱不平难道是看上她了?还是她也已经上了你的床了?”

苏沫辰看见凌然一副为了苏婉要和他拼命的样子,又想到她们之间的亲密,顿时心里也是愤怒起来,说出来的话也是不经大脑,完全把站在一旁的苏婉忘记了。

“苏沫辰,你他妈的有种再给我说一遍。”

凌然的怒火在听见他这番话后燃烧到了极点,不顾一切的狠狠把他压倒在地板上,两人挥拳打了起来,一时间谁也不让谁。

苏婉呆呆的站着,冬夜的风刮在她裸露的双腿上她却丝毫没有感觉,刚才苏沫辰那句话确实是伤到了她,尽管很多时候他说出来的话都挺伤人,这次她却觉得自己的心好似破碎了好几块,再也拼不起来了。

等到回过神看见在地上打得不可开交得两个人时,赶紧用力得大喊一声:“够了,你们都给我住手。”

可是在气头上的两个人哪里停得下来,苏婉见情况不对上前,想把他们分开结果没想到苏沫辰手一摆。苏婉被结结实实的推倒在台阶上,大腿被石板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血顿时流了下来。

她有些吃痛的呻吟了声,第一个动作便是用手捂住肚子。

在纠缠中的两个人终于发现情况不对都停下手,苏沫辰快一步的跨到她跟前,眉头紧皱嘴角流着血,脸上好几道淤青。

“有没有事。”语气里有过一丝慌乱。

“你没长眼睛吗?都流那么多血了会没事吗?小诺走我带你上医院。”

凌然脸上显然也不比苏沫辰好到哪里去,眼角上好大一块淤青,下巴也未能幸免,他一把甩开苏沫辰放在苏婉腿上的手。

苏婉一见两人又有吵架的趋势,本来就痛得不行了,两个大男人还在耳边吵吵她也是怒了。

“都别吵别争了,这点小伤犯不着上医院,凌然你现在立马给我打车回去,看看现在都几点了。”

“可是你腿上,要不就一起回去让卫生员给你处理下苏沫辰他。”凌然见苏婉脸色不好,想来也是生气了。

“我说没事了,一会清理下就行,现在都几点了大家还不都休息了,这是很光彩的事情?要让全大队知道?你就别担心了,他难不成还会把我吃了还是怎么着,你赶紧回去。”

苏婉见时间也不早了,又怕一会两人又掐架了,赶紧让凌然回去更安全。

“那好吧,苏沫辰我警告你,一会最好把小婉伤口清理清楚送回家,从今以后只要有我在你就绝对别想在欺负她。”

凌然无奈时间卡在那,想到两人这样子回去肯定也不好交代,苏沫辰谅他现在也不敢怎样。

苏沫辰翻了翻眼皮,一副不想再和他多废话的样子,凌然狠狠瞪了他一眼,又交代了一番才拦了车离开。

“走上车吧我送你上医院。”又看了苏婉一眼道:“放心晚上我没喝酒。”

他脱下身上的外套又给她披上,泊车小弟已经把车停在他们面前。

“不用去医院小事情。”苏婉想着现在特殊时期去医院肯定是又要用药了,能不用的时候还是不用为好。

“那我们就回家去。”说出这句话时他心里闪过一丝触动,回家吗?

“不用上去和泽泉他俩说下?”

“不用说了他们已经来了。”

林泽泉和秦楠正匆匆忙忙的从大堂里走出来,看见苏婉流着血的伤口,又见苏沫辰脸上的淤青。

秦楠有些愕然道:“难道你俩打架了?”

“瞎想什么呢,没事,我不小心磕到了,正准备和你们说下抱歉可能是要先走了。”苏婉有些哭笑不得秦楠的逻辑能力了。

“哦,我知道了,不是和你打的那肯定是和凌然咯?哈哈难道是为情?不过这凌然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怎么把你丢下了,难道打输了照理说不应该啊。”

秦楠分析起来倒是头头是道,说到后面还上下打量起苏沫辰来。

“好了楠楠别闹了,辰哥你赶紧的送苏婉回去吧,这大冷的天她这伤口还流着血呢?。”

林泽泉看着好玩起来还是跟个孩子似的秦楠,不禁暗暗叹了口气,他的未来还有好一段路要走啊。

他抱起苏婉,红色的血透过身上的礼服,沾染到他颇昂贵的衬衣上,他倒丝毫无在意的把在放在副驾驶坐上。

“秦楠不好意思了把这礼服弄脏了,我到时候洗干净的再给你送回来吧。”苏婉有些抱歉的看着身上已经被血染着的白纱裙。

“这本来就是给你的还什么还,赶紧给我回去。”

秦楠刚才听保全说客人在楼下打架,便想到是苏沫辰他们了。下来得太匆忙外套都来不及披就出来了,此时风一吹在瑟瑟得发抖,林泽泉见状赶紧脱下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到她身上。

“好,那我们就回去了,你们也赶紧回去吧,抱歉了今天扫兴了改天我再请你们俩吃饭。”苏婉朝他们摆摆手。

“行回去吧。”林泽泉应了声搂着秦楠赶紧往大堂里走。

苏沫辰踩下油门关上窗户打开暖气,空间里慢慢暖和起来。

苏婉觉得腿上好像也不在流血了,只是黏糊糊的黏在裙子上让她有些难受。

“你现在和凌然在一起?”苏沫辰忽然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

“什么?没有我和他,他是”苏婉刚想着要不要和他解释一番。

“算了不用说了,和我没什么关系。坦白说抛开个人因素,他确实是个不错的男人。”苏沫辰打断她话。

“呵呵,他是挺不错。”既然他这样想那就这么想吧,他们之间已经不存在那种需要解释的关系了。

苏沫辰没有再说话,他调下音响,播放器舒缓轻柔的音乐在空间里缓缓流动。

苏婉靠在座椅上有些昏昏欲睡,迷迷糊糊中,漂浮在耳边的那句:“晚上那些只是气话对不起。”她已分不清是在梦中还是现实了。

他把车停在车库熄了火,黑暗中苏婉平静的呼吸声淡淡的充斥在小小的空间里,他解开安全带把头靠在靠枕上闭起了眼睛。

长长的沉默过后,忽然下了什么决心一般解开苏婉的安全带抱着她下车。

睡梦中的人一接触到车厢外冰冷的空气,眉头微皱却未清醒过来,只是朝着温暖源靠去。

他轻轻打开大门,林妈估计已经睡下,客厅亦是一片昏暗。只于窗外路灯透视进来淡淡的光,没开灯就着微弱的光线一步步往楼上走去。

苏婉的卧室已经许久没住了,但是林妈怕她有时突然会回来每天也都会打扫。所以除了衣柜里少了几件衣服,书桌上少了几本书以外和以前并没有太大差别。

那台她以前一直钟爱的缝纫机,也还是安安静静的躺在窗台下,只是被一块碎花布盖了起来。

他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床上盖好身上的被子,受伤的腿露在被子外。

开了空调,走出房间不一会,便又拿着一个医药箱走进来,扭开床头灯把它调到最暗的亮度。

腿上的白纱贴在已经结疤不在流血的伤口上,他犹豫了下拿起一旁的剪刀沿着伤口边缘剪下,再轻轻的把碎片用夹子夹出来。

苏婉似乎睡得很熟,对着疼痛也只是微微抽了下脚,就又把头埋在枕头里了。又是消毒又是上药的好一阵折腾才终于弄好。

他揉了揉有些酸胀的腰身替她把被子重新盖好,不再看她一眼大步的走出房间。

黑暗中苏婉睁开了眼睛,却又缓缓的闭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