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前妻逆袭,中校同志请接招

第六十三章 孩子是不是我的?

  今天支队干部考核,前两批已经完成了,到了苏婉这是最后一批了。一大早,她便坐着大队的车来到教导队。

她揉了揉有些不舒服的肚子,心里不知为什么有些发虚。今天起床上厕所,意外的发现裤子上既然有血,虽然是不多,但是也把她吓得不轻。

上网查了下说是先兆流产的迹象。这次考核又不同以往,这是每年干部一次大的考核,请假是肯定说不过去的。她只盼着到时候看看情况,能不能走走过场,然后尽量避免一些大幅度的动作了。

可是当她看见首长都在场,一看那架势就知道,根本不是平时走过场的事情了,只是没想到苏沫辰也在,不过一想也是,他本来就是司令部的。

天气有些阴雨朦朦,但是大家还是穿戴整齐的拿着小板凳坐在大操场上。虽然戴着帽子不至于淋湿头发,但是寒风夹着细雨,落在脸上的时候,还是让苏婉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考核第一个项目,便是所有消防员的第一课,甩水带。60斤的三盘水带,在16秒钟之内,必须完成垂直铺开、连接和接水枪的一系列动作。要是在平时的状态下,苏婉的成绩都在13秒左右,可是今天却用了15秒。

接着是打安全绳,进入火场的消防员必须身系安全绳,场外的消防员负责拉绳子。当对讲机失去作用的时,消防员就能抖动安全绳通知队友,沿安全绳退出。

安全绳的结绳速度,规定是一分钟结三条绳子,刚开始的时候,苏婉对于这个看似简单的结绳却是费了很大劲的。

那段时间里,她是训练也好,吃饭休息也好,都是绳不离身的不停练习,最后30秒左右就能完成动作。她忍住肚子越来越难受的趋势,还是顺利的用了快四十秒钟完成了。

到了百米翻越障碍板的时候,她犹疑了下,用手微微按住肚子抬头深呼吸了口气,迈开了脚步。

当她翻过一个障碍栏,准备再次跨过下一个的时候,忽然肚子一阵绞痛,整个人直直的摔在了障碍板上。

旁边传来许多惊呼声,可是她已经听不到了。她的双手抱在肚子上,那一刻她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正在流出。她想抓住无奈却缓缓的闭上眼睛,孩子,孩子。这是她失去意识前最后的想法。

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便看见苏沫辰一脸阴郁的立在床前。她知道自己是在医院,而苏沫辰这样,她心一惊显然也已经猜到,他知道了她怀孕的事情。

苏沫辰见她醒来却没开口,脑海中一直盘旋的便是她整个人磕在障碍板上,下身的裤子上染出了鲜血,躺在地上了无声息的样子。

当时他以为,她肯定又是像之前在学校那般可能是痛经的原因,可是谁曾想医生却说出她已经怀孕三个多月,而且还是双胞胎的事实。

他的心里闪过无数次的念头,三个多月?他想起那天夜里的,难道这个孩子是他的?可是为什么已经三个月之久了,在答应和他离婚的时候,想必就已经知道了怀孕的事情,却没听她提起过?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孩子是别人的,所以她才会有所隐瞒,她才会那么干脆的和自己离婚?

就算当时心里有再多想法,听见医生说孩子有危险的时候,他还是要求他们一定要尽力保住,甚至打电话请来市里著名的退休产科老专家。

不管怎样,他知道他都会等苏婉醒来给他一个解释,至于为什么要听她的解释,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拥有知情权,不管孩子是不是他的。

只是这样想着的时候他的心里却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滋味,如果这孩子她真的承认是他的,他该怎么办?不,这绝对不可能!不会是他的一定不会是,这种可能绝对不会有。

“孩子我的孩子怎样了”她忽然一紧张掀开被子,看向自己的肚子。

“医生说,在晚一点就保不住了。”他语气淡漠,好像刚才在手术室里抢救的那些惊险,都没有发生过。

苏婉一听孩子没事,纠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还好没事,还好孩子没事。

“这孩子是谁的。”他带着探究的口气询问道。

听见他这句话苏婉缓缓的抬起头看着他“你觉得该是谁的?”。

“我在问你!”只有她自己心里最清楚不是吗?

“如果我说是你的你会怎样?”她直视着他的眼睛仿佛想在里面看出些什么。

“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是我的?”想起他并不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他嘴里闪过嘲讽。

“是你的你会怎样?”还是同样的问题,她又重复了一遍。

“你在开玩笑?不会有这样的可能。就算真的是,那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拿掉。”就算是又怎样?依依已经有了他的孩子,他不可能在接受别的。

“你是说,就算这个孩子是你的,你也不会要对吗?”她语气里带着不可察觉的绝望,明知道的,明知道问出来的是这个答案,可是她却不死心的妄想。呵.....

“我和依依已经有了孩子。”他别过脸,强迫自己不去看她的眼睛。心里闪过一丝莫名的疼痛。

说出来的话却是让苏婉彻底的从头冷到脚。

“好很好,苏沫辰,呵呵不过,就算你真想那也不可能。是啊,我们怎么可能拥有孩子,我怎么可能会有你的孩子。你根本就不配。”她颤抖着朝他吼道,拿起枕头狠狠的朝他脸上砸去,他也不躲眉头都不皱下。

“我是不配,你能这样想最好。如果你想留下这个孩子,最好自己多注意,好自为之,我已经给凌然打电话了,相信他很快会过来。”他背对着她,在旋开门把的同时,手却不自觉的轻颤了下。

“哈哈......”苏婉当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瞬间觉得可笑至极。在他推门而出的那一刻,有什么东西从脸上肆意的滑落。

“小诺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凌然一身迷彩,显然是从训练场上赶过来,都未来得及换。头上上分不清楚是汗水还是雨水,急匆匆的进门大步跨到苏婉床前一脸担忧。

忽然接到苏沫辰电话,说是苏婉在考核的时候晕倒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和徐寒说了声就赶紧跑过来。

“哥,我没事。”她拿着衣袖在脸上胡乱擦了下,硬挤出一个笑容来。

“是不是手术后的问题?”他想到了就怕,有什么术后症状。

“不是,不是手术的事情。”她觉得自己真的不知道如何和他开口。

凌然刚想再问些什么,便看见几个医生进了来。

“苏婉是吧,你这个真是万幸了,还好有我们的林老前辈,不然这孩子指定是保不住了。我们现在也不敢完全保证,孩子以后会不会出现什么状况。但是最近这段时间,我们还是建议你住院,好好静养一段时间。

你也是太不小心了,本来怀着两个孩子就比一个,突发情况更多。更何况我们还听你那个同事说你前几个月才做了肾移植手术。这样的身体情况下,根本是不适合怀孕的。如果你真的想要这个孩子,就一定要多注意了。医生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

苏婉住的是医院的高级病房,又能请得动已经退休脾气又古怪得林老医生,想来背景也是不简单,医生难免不对她特别关照了。

“辛苦医生了,谢谢你们帮我保住了孩子。我很想要这孩子,我一定会好好配合医生治疗的。”苏婉感激的说道,她的孩子们刚才真的很危险对吗?自己还是太没用了。

“这也是我们应该做的,你好好休息有事情随时通知我,能怀上双胞胎是上天给的很大的福分,是要好好珍惜才是。”医生又交代了一番,叮嘱一些注意事项后才离开。

医生前脚刚走,凌然就激动的抱住了她“我这是要当舅舅了?而且还是双胞胎是吗?”

“是的哥,你要当舅舅了。”苏婉微笑的看着一脸激动的凌然,这确实是好消息的对吗?宝贝们看看你们的舅舅,也在为你们欢喜呢。

“苏沫辰人呢?”凌然这才想起从进门到现在还没看见他人。

“他走了”苏婉听见苏沫辰的名字身子明显一僵。

“什么?走了?你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他就这么走了?不行我去把他找回来。”苏婉拉住一脸愤怒的凌然,幽幽的说道“他不相信孩子是他的,你不知道他为什么给你打电话吗?他根本就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他既然觉得这孩子是你的,而且不管怎样,是或者不是,他都是不可能要这俩孩子。我并不打算再找他,我和他已经离婚了。我相信靠我自己同样也有能力去养活这两个孩子。”

“这个混蛋,我一定不放过他。”凌然气愤的用力一拳砸在墙上。

“是他放弃这个孩子的,那从今以后这俩孩子和他们苏家便一点关系都没有,以后他们只是我们凌家的孩子。你放心,一切都有哥哥在。你只管好好的,平平安安的把孩子生下来,他们不会缺疼爱他们的人,像他这样的父亲不要也罢。”

凌然搂住苏婉轻轻的拍了她肩膀,他这个妹妹怎就那样的让人心疼。他就这么一个妹妹,分开多年都未来得及好好疼惜她。怎容许别人糟蹋,苏沫辰这个混蛋,这笔账他是记下了。

苏婉把头埋在他肩上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是用力的点点头。

威武的花小爷

来几个收藏吧,让我知道还有人看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