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前妻逆袭,中校同志请接招

第六十九章 年轻人就是不懂的节制点

  “依依别闹了,让我再睡会,困!”他拨开在自己脸上摆弄的手,把怀里的人又搂紧了些。伸进怀里人衣摆里的手,不安份的摸索着。手里的触感和往日的相比更细致柔滑,就连那柔软也比以前大了许多,他忍不住的在上面流连。

“苏沫辰,你这个流氓放手。”苏婉气急败坏的看见在自己身上的始作俑者,他是什么时候躺到自己身边,还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举动。

他这是把自己当成谁了,脸上一片红晕,不知是气还是急的。想挣扎却挣扎不开,她昨天就不应该,不应该一时兴起躺他床上。

她腾出一只手啪的一声拍在他脸上,睡梦中的人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还未反应过来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就已经被踹下床底。

腰不偏不移的撞在昨晚的伤口上,这一摔倒是彻底摔清醒过来了,看见床上衣服扣子已经被他解了差不多苏婉,一脸的不置信。自己这都干了什么了?

苏婉见他眼神还落在自己近半裸的胸上,赶紧拢好了衣服,拿起身边的枕头朝他脸上狠狠砸去。

“你就是个流氓!”红着眼眶飞奔出门,接着便传来对面用力的关门声。

苏沫辰艰难的从床底下爬起来,看来这腰是扭了,低头一看,果然是淤青了一大片。这苏婉倒是真狠,他用力揉了头发,想到刚才她红着眼眶的样子,顿时觉得自己好像真是流氓!

不过是她硬要躺他床上的,他是个正常男人,有这样的举动也是正常吧。

自从那天迷糊中和李依依发生了关系,后来自己就懊悔,那时候还未离婚,觉得对不起她,便不敢再碰她。

哪怕是她百般勾燎,他也是在最后关头停手。直到离婚的时候,她怀了孕,就更不敢对她有什么举动了。

他一定了禁欲太久了,一定是这样才会!

苏婉洗漱了一番,换了衣服,情绪已经平稳下来。她在心里告诉自己没什么,就当作是被狗啃了,这么想着自己心里也好受些。心里故意忽略他喊着的名字,压住某些地方冒出的酸涩。

“这都几点了,睡到现在?”林暮雪见从楼梯下来的苏婉皱着眉头。

她微低着头进到厨房,倒了杯牛奶就着几片面包嚼了起来。就又听见林暮雪的声音传来。

“辰辰,你这是怎么了?腰怎么了?”又停顿了会:“你们这些年轻人,做什么事情都不懂得节制!苏婉,你一个人躲在厨房干嘛?还不把早点端出来!”

苏婉算是听明白她话里的意思了,她一定是觉得自己折腾她儿子了,手里的牛奶差点没撒出去,她这想像力倒是丰富。

她把牛奶面包端到餐桌上,拿起挂在一边的大衣准备出门。

“这大过年的又要去哪里?家里就待不住了?”林暮雪见她要出门,心里又是不满。

“我去单位替换下同事!”昨天晚上她回家过除夕,大队里还有个参谋呢,人家女朋友大老远过来陪他过节,总该出去逛逛。

林暮雪冷哼了声没有作声。苏沫辰一听她说要出门,喝了牛奶也准备着出去。林暮雪急了,她才回来,大过年的家里就每个人。这一大早,老的出去烧香了,老公下基层给官兵拜年去了,如今这儿子儿媳也要走,倒剩下她孤零零一人了。

“你们机关不是有放假?你这是出去干嘛?”她一脸不解。

“我出去办点事,随便送小婉过去!”苏婉走到门口的脚步顿了下,他自己要出门就去好了,干嘛把她扯上,他妈指定又要误会了,他这就是故意的,果不其然。

“搭个车就好了,大冬天的还要你专车送,越发矫情了!”苏婉也懒得解释,打开大门走了出去。

大院两边的凤凰花树,光秃秃的枝干挂满了灯笼,咋一看倒也是热烈。

今天的气温比起前些日子暖和了些,久违的太阳总算是出来了,旁边不时有打闹的小朋友路过,露在帽子外面的鼻子,冻得红红的煞是可爱。

她想像着未来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呢?抚摸着肚子缓缓的走在小道上,直到苏沫辰按了好几次喇叭,她才疑惑的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跟在身边的车。

“上车,我送你过去!”他摇下车窗。

“不用了,下次别拿我当幌子了!”她看了她一眼又继续往前走,没有要上车的意思。

“你以为,我要去哪里,我去医院!”苏沫辰阴沉着脸,要不是腰痛得难受,他还不乐意出门。

“你想去哪里,我管不着,既然要去医院那赶紧去吧!”还是一副不为所动得样子。她也是猜出了,估计腰磕得不轻,不过谁让他那么无耻了,活该他。

他停下车,走下来拉着要她上车,她拒绝想要甩开手。一旁不时有几个战士路过,好奇的看着他俩。在大庭广众下拉拉扯扯的也不好,何况身上还穿着制服,只好跟着他上车。

“真是个没良心的女人!”他系上安全带看了她一眼,踩下油门。要不是昨天她占了他大半个床,他至于这样?虽然后面被她踹下床这一脚,更严重,但要不是夜里三番五次掉下去,也不会那么痛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