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的青梅竹马

最殇是别离——第265章 你是我的有恃无恐

我的青梅竹马 寒雪冷梅 1798 2014-02-11 16:52:45

  在这样的心境下,快乐成了一件无比奢侈的东西,生活就像走进了一条死胡同,四处碰壁却始终找不到出口。天气渐渐开始变得冷起来,安慧慧前几天去看魏瑾萱,还说她过得还可以,毕竟还怀着孩子,心情不易太过悲伤。尹梦舒知道的,她恐怕也是强撑着,如果没有这个孩子,魏瑾萱或许早已崩溃了。尹梦舒从未像现在一样感到心灰意冷过,也从未这样的对自己的人生感到绝望过,从什么时候开始,活着却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理由来支撑?

出差了半个月的白翔宇好不容易回了家,原本准备给尹梦舒一个惊喜,所以他回来的消息并没有告诉她。哪知晚上一进门,却是满屋子的黑暗。诧异的打开灯,鞋子都没来得及换,就四处找寻,终是无果,才只好给她打电话。

电话打过来时,尹梦舒正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电话接起来时也没看是谁,只是有气无力的“喂”了一声,白翔宇显然对她这反应有点儿窝火,于是,不高兴的问她:“怎么,你对我就是这种爱理不理的态度?”

尹梦舒一听是他的声音,人一激灵,坐起来急忙小声解释道:“我哪儿有,我不知道是你…”

白翔宇听了她这句话,火气才渐渐消下去,手指无意中抹到了桌上的尘土,疑惑的问:“尹梦舒,你这是去哪儿了,怎么家里四处都是灰?你告诉我,你离开家多久了?”

“你回来了?你不是后天才回来吗?”尹梦舒没回答他的话,惊喜的问他,声音依旧很低。

“你在哪儿?我去接你!”白翔宇烦躁的吹了吹手上的灰尘,干脆直截了当的问她。

“学校。”

白翔宇舒了一口气,总算不是别的什么地方,也是嘛,一进门,媳妇就不见了,搁谁,谁能不着急?

尹梦舒轻手轻脚的收拾好她的一些东西,轻轻的关上了门。门刚关上,她就听见里面的声音传了出来:“你说她可真是心态好啊,别人都因为她弄得家破人亡了,她呢,依然活得逍遥自在。”

“就是啊,八成啊,她和她家那位就是合计好要害人的,这不,瑾萱家所有的财产现在可都是归了他们两口子!”

“呦,要真是这样,她的心也够狠毒的!”

“嗯,是啊。看看瑾萱现在多可怜,一个人怀着孩子,她呢,什么也有,风光着呢!”

“那她妈妈呢?她妈妈又是怎么死的呢?”

“谁知道呢?也许和她有关呢?”

……

诸如此类的话语,甚至还有比这还难听的话,尹梦舒早已习以为常了。她苦笑着,她该如何向众人解释呢?解释了又有几个人会相信她呢?况且,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也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倚在车身上的白翔宇,即使是在晚上,他也可以远远的就看到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人。直起身来,兴奋的像个孩子一样就朝她跑了过去。

沉浸在刚才压抑气氛中的尹梦舒还没来得及反应,昏黄的路灯的照映下,就见一个人冲自己跑了过来。身体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来人竟气喘吁吁的看了她一眼,不悦的说:“是我,你躲什么躲?”

尹梦舒仔细一看是他,多日来积压在心底的委屈与思念,惶恐与不安,失落与绝望,瞬间冲上心头,只化作了无声的热泪,晕染了一世的情愫。她知道,他就是她的有恃无恐,他是她活下去的全部的意义所在,她还有他,有他在的地方,就有家,有他在的地方,就有安宁和幸福。

白翔宇轻轻的把她揽在怀中,柔声问:“怎么了,是不是在这里受了委屈?你要是在这里呆不惯的话,我这几天想过了,我们换个地方去住,海边的那些房子就快建好了,等明年我们就搬过去,你说好不好?”

“嗯…”

“那就算是你答应我了。我问你,你这几天有没有想我?”白翔宇把她从怀里扶起来,牵着她的手向车子走去。

温暖的大手抹干她眼角流出的泪,宠溺的说:“问你话呢?别就知道哭!”

“当然没有了,想你干嘛啊?”尹梦舒挣脱开他的手,羞涩的向前跑去。白翔宇跟在后面,好笑的摇了摇头,大步的追上去,捏了捏她的鼻子,轻笑道:“口是心非!”

“哼,你不是知道嘛!干嘛还要问我?”尹梦舒撇撇嘴,躲过他,打开车门,坐在了副驾座上。

“那能一样吗?我知道是我知道,你说是你说。意义不一样的!猪脑子!”白翔宇笑着拉过安全带,为她系好,俯身问她:“尹梦舒,你说一句你想我了又会怎么样呢?”

多日来没有的亲密,尹梦舒一下子略显得有些紧张,如果不是晚上,白翔宇一定会看到她此时脸红到了极点。

见她不说话,白翔宇酸酸的说:“算了,不逗你了,人家都是小别胜新婚,唉,可惜啊,我是没体会到这样的感觉。”

尹梦舒难为情的把他推起来,不好意思的把脸别向车窗边,小声说:“你,你还要不要回家了?”

白翔宇看着她愣了愣,随即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轻笑一声,手伸到后座上,把新买的栀子花递给她,笑道:“好,回家!”

夜静悄悄的,房间里一室旖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