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尸赋蛮离

初见公仪

尸赋蛮离 东河二宫 3582 2013-05-29 09:33:33

  史官倒在床塌上很是闲情,尸忌却是站在窗沿看着外景沉默不语,史官:“这凡间真热,你以为你杵在那儿就能看到赋蛮离啊?”

尸忌没有回头,也不去回应他的话;史官:“我也没想到大太子居然会在千年后喜欢上赋蛮离?还真是始料未及”。

“以我对大太子的了解,他不会把赋蛮离带到离你很近的地方,但是他要拿回他的龙珠,也不会离你太远,好好守着吧,或许真能看到赋蛮离”。

说完翻身起来走向尸忌:“给我一百两”,尸忌:“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史官很是正经到:“神仙下凡也要花钱,我的衣裳不用买啊?我的长靴不用买啊?我出去吃东西不花钱吗?”

尸忌:“你一个月要换八套新衣,换十二双长靴,女人也没有你娘气”,史官惊愕得瞪大眼睛:“尸忌,你说我娘气?我就是喜欢换不同衣裳,错了吗?我生得面如白玉,玉树临风错了吗?”

尸忌很是不耐烦的偏过头继续望着窗外街景,史官:“你出不出去?出去或许还真能碰到大太子、赋蛮离?”

尸忌轻淡到:“这里有桥,不去了”,史官看了看外面:“那出去看呀,把银票给我先?”尸忌没好气的拿出一张银票给他。

史官嬉笑到:“等你成仙我再还给你,走了”,说完那厮一个化身成光飞出窗外,人已站在窗外巷子,嬉笑着脸对尸忌挥着手告别一会儿。

赋蛮离与珞亦走在街道,一路上赋蛮离都显得神情恍惚,珞亦面色略微冰冷的看着她:“累了吗?”赋蛮离依旧走着神没有听到他的话。

珞亦气急的快步离开,而赋蛮离却还未察觉,还想着陵墓洞口悬挂的竹简,想着那些话,心痛不能作罢。

走了许久,一个男子撞上她,她这才抽回神智,抬头看见几个男子穿着不凡,一脸的淫邪看着她,慌忙致歉到:“对不起,是蛮离失礼了”,说完快步走向前。

几个男子快步追身上前,“姑娘留步,我们认识交友可好?”赋蛮离:“我不想与人牵连”,说完又是绕过他们快步的向桥头跑去。

史官穿着新衣,一手拿着糖葫芦正吃得不亦乐乎的向石桥方向走去,赋蛮离慢跑到桥头,几个男子拦截在前。

男子:“姑娘,何必跑这么快,你是哪里的人?穿着怎么像前古人?”看着眼前男人的面色淫邪,赋蛮离心里深处的痛渐渐乏起,微微怒气到:“让开”。

男子:“还有些脾气,你乖乖跟我们走,我们也就不为难你,这里人这么少,你若不听话,我就污了你的名节”。

听到这句话,想到千年前的失贞的那幕,无疑是个恶梦重现,惊慌的双手抱头痛苦的失了神智哭喊:“不要”,男子们只是互相不解的对望一眼,随即上前抓住她的手。

赋蛮离惊慌得尖叫哭喊:“走开,走开”,挣脱男子的手一直后退跌坐在地上,直抱着头哭喊:“走开,走开”。

男子气怒到:“我今天就是要了你”,说着弯身而下,拉扯着赋蛮离的衣衫,赋蛮离痛苦哭喊:“尸忌”,史官抬眼看到冰冷说到:“住手”。

几个男子回头看着史官,史官右手还拿着一支还未吃完的糖葫芦,很是讥讽到:“白面书生?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孩”。

赋蛮离失了心智的抱着头低头哭喊:“不要……不要”,史官不屑的讥讽到:“我还以为是什么?原来是几个畜生”。

一个晃身出现在几人面前,正要出手,一把长剑乘风而来,直接划断几人的手筋,惊愕的回头看着尸忌冰冷站在一旁,长剑飞回他手里消失不见。

几个男子痛苦的抓着被废的手,带头的男子气怒到:“你是谁?”尸忌冰冷不屑的扫过一眼,右手一扫长剑出现在他手里,只是一个晃影长剑划过男人的项颈,男人随即倒下。

其它男子见状慌忙落跑,尸忌走向前眼里闪过泪光,蹲下身拉着赋蛮离的双手轻唤到:“蛮离”,她依旧没有神智的抵触的哭喊到:“放开,放开我”。

史官这才看清楚眼前的姑娘是赋蛮离,难免有些惊愕她的反应。尸忌抱着她颤抖得害怕的身子:“蛮离,我是尸忌,你抬头看看,我真的是尸忌”。

赋蛮离这才微微有些神智,仰起泪雨潸然憔悴的脸看着他:“尸忌?”随即失了神智惊恐的自言到:“那个人……掀了蛮离的衣裙,他是坏人,坏人……”泪珠大颗大颗的滑落。

尸忌眼里的泪颤抖得明显,痛心的紧抱着她制止到:“蛮离,我知道,你不要说了,都过去了。你看看我,我还是没有变,我知道你害怕,我带你走”。

说着横抱起赋蛮离,赋蛮离却像个孩童一样紧抱着他的脖子哭说到:“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他听着却向刀刺一样痛。

刚走两步却看到惊慌寻找到处呼喊“蛮离”的珞亦,珞亦站在他面前脸色很是不好。尸忌也是一样的脸色难看,看着害怕得失了神智的赋蛮离,珞亦放下脸上的不悦,担忧的喊到:“蛮离”。

赋蛮离依旧是失了心智的一边淌泪,一边自言着:“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看着她如此,珞亦心里一个狠狠自责,看向尸忌冰冷到:“把蛮离交给我”。

尸忌狠狠到:“你不配”,珞亦一个起步朝着他出手而来,尸忌气怒的抬脚踢过他击来的手。

忍着怒气冰冷到:“你要打我随时奉陪,现在我要带蛮离回客栈,她今日心魔再现都是因为你,你可以出手阻拦试试”。说完抱着赋蛮离看也没有看他离去。

珞亦站在后来气急的挥手吸过地上的死尸打得灰飞烟灭,史官看着如此残忍魔性深种的珞亦,皱紧剑眉。

回到客栈,史官坐在后院想着赋蛮离和尸忌的过去,再想着珞亦的出手狠毒,秦淮应该是个是非之地,也不知道自己来错了吗?

商逆休走过来同他坐下:“在想什么?这么正经,一点也不像你?”史官:“赋蛮离那个人怎么样?”

商逆休面色微微改变了一下:“怎么突然问这个?在我看来她就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落水柔情、眉宇间透着慑人的悲悯气魄,神似天仙圣神;”

“在她身上总是看到风尘仆仆、悲痛憔悴;让你不得不为她心疼,她虽已……不说那些了,反正她就如仙神圣灵、不可亵渎”。

对于商逆休如此高的赞价,史官很是惊愕,更让他为之惊愕的是一向说话毫不避讳的商逆休竟在说到赋蛮离时,也为赋蛮离避讳着一些言辞。

那些所避讳的话,即使商逆休不说明,他也知道。一边想着要查出赋蛮离的真身,若真是蛭,他便要动手诛了赋蛮离,却一边无奈身边的众人。

史官轻淡到:“她回来了,在尸忌房里躺着的”,商逆休惊愕的看着他,史官:“刚才看到几个男人想要轻薄她,所以……”。

商逆休面色难看的站起身:“那是她最害怕的心魔,也是她与尸忌无法跨越的心魔,你为什么不早些救她”,史官更为错愕的看着他:“你也喜欢她?”

商逆休微微避讳了一会儿,最后轻淡到:“是”,史官面色难看到:“那可是你师父喜欢的女人,是尸忌喜欢的女人,大太子也喜欢她,而你……也喜欢她”。

“你知不知道,凡是爱上她的人都会万劫不复,你看看你师父,知道你师父的真身是什么吗?是缮狐神兽,他被禁足在岐山千年全是因为赋蛮离,你怎么也跟着他的步子走?”

商逆休没好气的冰冷到:“做徒弟的跟着师父的脚步走了又怎么样?师父犯了师门清规,楚仁违反了,我也违反了,我们都不知道错在哪儿,你也不要再说教。”“我知道你接近我们另有目的,你敢动赋蛮离半分,不止我不会放过你,还有尸忌,后来还有很多的人与你对敌,因为喜欢赋蛮离的人都不怕覆水难收,成仙成魔亦无所谓”。

说完不带一丝表情的冰冷转身离去,史官错愕的自言叹息到:“赋蛮离,你到底是妖魅祸倾众生;让整个西海岐山为你翻云覆雨;赋贤,你的弟子更是青出于蓝”。

怨娘打着伞站在一条深巷看着一家大户,大户的门匾写着赫赫大字“公仪府”,她没有往日的刁蛮,两眼全是期盼焦急。

楚仁的手搭在她的肩上,惊吓的回头挡在楚仁面前,却见楚仁脸色微微难看:“这么大的烈阳你跑出来干什么?”

怨娘强颜欢笑到:“客栈闷得慌,我出来走走”,楚仁微皱剑眉明显有些生气:“那你怎么走这儿来了?你还喜欢公仪丝言?”

怨娘:“怎么会?我夫家就在这附近,只是凑巧站在这儿”,随即身后传来传来下人的追赶呵斥声:“让开,让开,公仪公子要出府”。

怨娘侧身避着公仪丝言的马车,因为天气炎热,马车已无布帘遮挡,公仪丝言坐在马车里,仪态俊肃冰冷,明眸星皓,器宇不凡不似凡人那般入俗,脸上略带一丝亦正亦邪的媚笑。

晃眼看到撑着伞侧着身子的怨娘,只是一眼,那个身影那般的熟悉,脸上的邪笑顿时僵住,马车经过两人时,却见楚仁很是不屑的嘴角提笑伸手将怨娘揽进怀里抱着。

虽没有看到怨娘的脸,却看到了楚仁。楚仁脸上的笑,那么傲气不屑,以及眉宇间的傲视,和楚齐悦姬那么的相像,再仔细的看了看怨娘,自言到:“鬼”,马车很快经过两人。

公仪丝言错愕的喊到:“停下”,不待抬轿停稳,他便慌忙钻出马车,站在原地更是惊愕,却不见两人的身影,四处查看寻找了一番,还是未找到楚仁和怨娘。

怨娘一路担忧的看着楚仁,楚仁却显得很是轻松,怨娘:“公仪丝言刚才看到你了,你真的没事吗?”楚仁:“只是看到我,能有什么事?有些事躲不过就是躲不过”。

怨娘:“你还是避着他的好”,楚仁看着她一脸的担忧不放心轻淡到:“我知道了,你为什么也怕他认出来?”怨娘顿了顿:“因为幼时与你有婚约,见面很难为情,况且他认识我,你若在我身边他自然是能认出你来”。

楚仁:“幼时的他那么对你,也难为你了;既然你的夫家离公仪府这么近,明日我陪你一起去看望你的儿子,也免得你看到公仪丝言无处躲藏”,怨娘:“嗯”。

两人的背影渐渐化淡在黄昏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