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弦霸天下

第045章,阴魂不散的朱英苔

弦霸天下 吴箭锋 2136 2012-10-07 11:11:40

  第045章,阴魂不散的朱英苔

一连两天演奏,吴箭锋都看见朱英苔坐在观众席的第一排,傻愣愣地望着他笑,而且是同一个位置,八场一场不落。到第三天朱英苔那个阴魂居然依旧雷打不动地坐在那。

吴箭锋一看,不行,不想对策,这朱英苔还不定占用多少人的名额呢,外面天天有外地赶过来治病的,苦于拿不到票,只能住在宾馆里等,人多等一天就多受一天的身心痛苦折磨,还在经济上多出损失,家里人也担惊受怕,牵肠挂肚的。于是召集大家想办法。

“我看有的人没病跑进来看热闹,看一场不够,连着几天占用名额。大家想想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各抒己见啊。”

“我提议,从今天开始收费。”

“对,收费,而且价格要和医院持平。”

“验伤,有伤的让他们进,没伤的不让进。”

“实名制,验身份证,进来过一次的,不让进第二次。”

“外地人优先。人千里迢迢慕名而来在这里等几天等不着票,我看见一家子舍不得住宾馆,在台阶上露宿了一晚。第二天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跟保安开后门让他们进来的。”

…………

最后吴箭锋综合大家的意见,提出了自己的方案。

第一,当天票当天领,不能提前领。

第二,每天领票凭身份证外地人优先。

第三,验伤进场。

第四,验不出伤的凭医生诊断入场。

第五,验不出伤,且无医生诊断证明的,收费入场,千元一人。

……

吴箭锋心想,群众的智力是无穷的,有了这几条规定,你朱英苔要么一天自残四次,要么一天花四千块钱购票进入。你要自残我不拦着你,证明你疯了,你要花四千块进去听同一首曲子,我也不怕钱在我口袋烧得慌,你愿意,我奉陪到底。

当天的第二场,那个打眼的位置上坐的不再是朱英苔了,而是在不停地换人。吴箭锋心想终于将那个狗皮膏药揭了,心情舒畅很多。可等下午下班,多丽丝挽着吴箭锋说说笑笑从大厅出来的时候,见朱英苔在外面徘徊。吴箭锋本想装作没看见,可朱英苔小跑着过来拦在他们面前。

“吴箭锋,你什么意思?我浪费我宝贵的青春和大好光阴好心好意给你捧场,你不但不领情,还让人家找我收费,你太让人伤心了。你掉到钱眼里了吧。”

吴箭锋正不知道用语是该轻还是该重,吴越正好听见了,正对吴箭锋被多丽丝后来者居上非常不满,满怀怨气地大义凛然,道:

“这位小姐,我们广陵散公司是正规公司,各项规章制度历来是对事不对人,目前为止我们公司的古琴演奏只针对肉体有病的人,不针对心理和精神有病的人。而且公司业务暂时还没发展到侍候闲得发慌的剩女的地步。假以时日我们广陵散会把业务做到那一步的,只是在我们发展那些业务之前,请您不要浪费宝贵的青春在我们广陵散,我们承受不起。”

“什么?你说我心理有问题?我有精神病?谁是剩女?我比你嫩多了。”

“跟你比还差十万八千里呢,你都嫩成精了,嫩得没人要了。”吴越毕竟是作家,天天设计台词,哪句怨毒就用哪句,而且还保证不带一星半点儿脏字,但字字如钢珠匝地见坑。

“你……你……吴箭锋,你联合泼妇欺负老同学。”

吴箭锋哪有时间理会她,欣赏艺术品的目光落在吴越圆浑的臀部,看着那两块肉左右交错地律动,阔腿裤在风中飘荡出无限风光,走动时时隐时现的高跟给人无限美感。

吴越一副职业妇女的精干老练,独立刚强,手上的遥控器一按,滴的一声,她已经拉开车门,稳重而优雅地坐进去,将车门狠狠地一关,那声音惊得多丽丝有点胆寒。

多丽丝意味深长地道:“Arrow,吴越吃醋了。你们……?你可是我老公。”

吴箭锋非常想说,你知道老公是什么意思吗?那是能瞎喊的吗?那我们之间的关系最多也就是同居关系。嗨,这同居关系难道不足以说明一切吗?鱼和熊掌,我想得兼。可我怎么跟吴越解释呢?

“回家。”这是吴箭锋唯一能说的话。

“吴箭锋!你这个没良心的。”朱英苔跺着脚大吼,引得保安抿着嘴在那里暗笑。

“笑什么笑?”

“我想笑,怎么着吧?小姐,嫁不出去呀?我们哥几个可都是光棍呢,要不要考虑考虑?”保安心想人吴总压根不爱搭理你,死皮赖脸地缠着人家有意思吗?也不给她客气。

“流氓!”朱英苔气急败坏地跺着脚走了。

“妖精。白送给我都不要,真不要脸。”保安道。

“你骂谁呢?那女妖精,她骂我们保安是流氓。”

“什么?太不像话了。哦,我知道了,就是那个老是缠着吴总,吴总理都不想理的女的?”

……

将多丽丝送到楼下,吴箭锋借口有事开着车出去了。多丽丝有点失落,虽然她和吴箭锋同居一室,但自从第一个晚上换来如鱼得水,如饥似渴的缠绵,吴箭锋就再也没有碰过她。俩人过着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日子,每天晚上多丽丝都开着门睡觉,等着吴箭锋悄悄走近,如天使般降临,两人重温那美妙的时刻,但她再也未如愿,虽然白天两人表现得异常亲热,但肉@体上再也没有实质性的爱恋。有时候多丽丝按捺不住,去推吴箭锋的门,是紧锁着的,多丽丝只能奉献自己的等待,她相信自己的多情一定能换来他的爱。

吴越一进家门,眼泪就如瀑布往下淌,她虽然早就知道无论是明天后天还是将来,吴箭锋一定不会成为她的老公,但也没想到这日子来得如此之快。一夜之间他居然成了那个英国女人的老公,俩人恩恩爱爱如胶似漆。这本来是她梦中设计的甜蜜未来,可女主人变成了别人,她成了一个卑微的旁观者。

当一个男人的心不在你这里,无论你使用什么方法都无法挽回他的爱,这点吴越比谁都清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男人会有无数的理由去搪塞,去编造。唯一能保持自己尊严的就是不去追究,保持沉默,用无尽的沉默来挽救自己的高傲。无论心有多痛,泪多猛。

2012-8-1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