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弦霸天下

第071章,脱@衣舞女

弦霸天下 吴箭锋 2452 2012-10-07 11:11:40

  第071章,脱@衣舞女

“啊哈哈哈,我终于碰到第一个不被我迷惑的男人。好你个吴箭锋,不征服你,有愧于我九尾狐媚的称号。”

胡枚孜化身晨练女勾@引吴箭锋,计划等对方将她带回家疗伤之际迷惑他,赤身相对时用Ц显影仪,探明他身上的秘密。

这胡枚孜是缅甸大毒枭阿莫的私生女,母亲奥黛丽是意大利脱衣舞女郎,阿莫诈死那年,在水上城市威尼斯逍遥。有段时间每天出入奥黛丽工作的酒廊,阿莫出手阔绰,每次到酒廊都被女人围得水泄不通。但这些围着阿莫的人中间从来都找不到奥黛丽的身影,她总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冷艳无比,与人无碍,与世无挂,除了工作时能露出令人心醉神迷的笑容之外,你看到的表情基本是零度以下的。

其实阿莫第一次来这家酒廊就是跟着奥黛丽的脚步走过来的,他惊艳于她光彩四射的美丽,更沉迷于她冷艳高傲的气质。每天他坐在第一排看她跳舞,从开始到终结甚至连眼睛都不眨,生怕一眨眼,就丢失了最精彩的环节。他每天给她送上一件珠宝作为奖励,她从不拒绝,但也仅只限于点头称谢。这种锲而不舍的追求长达两个月之久,奥黛丽看着化妆台上摆着的六十六件各色珠宝,终于主动走进了阿莫的私人别墅。

奥黛丽以为自己从此以后过上了安定的生活,可不到一个月,当她从梦中醒来时,就像童话中的公主被巫婆施了魔法,阿莫不见了,曾经奢华的一切都被抛入历史的车轮。她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告诉阿莫,她怀上了他的孩子。除了逐步隆起的腹部,面前的一切都那么不真实,就像一场春@梦,醒来之后帘外落花满地倚春泥,剪燕来去任东西。

胡枚孜来到这个世界看见的是奥黛丽的笑,因为失去阿莫之后的奥黛丽已经变成了一个跳完舞,谁砸出的钱多,就跟谁出去的失足妇女。耳濡目染,胡枚孜知道了魅惑的重要性,在纸醉金迷的欢场中她广吸博纳提炼出了媚术。

“媚”是女人掳获异性的最佳武器,“妩媚纤弱”也好,“烟视媚行”也罢,女人的万千风情就全在一个“媚”字。

媚是从女人生命里、骨髓中透出来的东西,它是一种有色的、穿透力极强的光线,一缕毒性强烈的轻烟,直接刺激男人的性意识,使他陷入奋不顾身、视死如归的激昂状态。

“媚”里边隐藏着欣赏、被吸引、取悦、痴迷等等物质,它与万有引力、重力加速度等定律有关,是物质之间力量作用的一种特殊方式。它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特性,一些宿命的神秘光环回旋在“媚”的主客体之间。

另外她还接另类生意,譬如魅惑吴箭锋就是她的生意之一。三天前她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出20万让她来趟中国,目标是个弹琴的小伙子,需要他的裸身显影照。胡枚孜从邮箱里看到吴箭锋的相片,蛮帅,20万美元,成交。

可初战失利,胡枚孜在出租车里笑着笑着,笑得吴越毛骨悚然,司机从倒车镜里看到一大早两大绝色美女乘车,讨好的道:“一大早这么好的彩头?”

“停车。”胡枚孜一百八十度大变脸,满脸杀气地大吼,司机一愣,将车停在了路边。

吴越从车里跳出来给胡枚孜让路,看着胡枚孜无比轻巧的步伐,她冷嘲热讽地道:“怎么?你的脚没扭啊?我正准备带你去医院呢!别耽误我们学习**好榜样,服务社会奉献他人啊。”

原来吴越压根就没想按吴箭锋的指示将她送到剧院,而是让司机往中山大道去,因为最权威的骨科医院就在那里。

的士将吴越送到剧院时,正好碰上吴箭锋下车。见的士一溜烟开走了,下面只站着一个人,奇怪地问:“咦,那崴了脚脖子的病人呢?”

“哎哟,你别问了,想起来就笑得肚子疼。那绝对是个狐狸精,她哪里是脚崴了啊,她那双脚啊,比人跳舞的还灵巧,人家那是打你的主意呢。

玩英雄救美游戏太老套了,首先是你不将她往家带,然后我让司机送她去医院,车开没两分钟,她就怒吼着逃跑了。你说这如今你一旦成了有钱人,这什么乱七八糟的陈谷子乱芝麻,野鸡家鸭都蜂拥而上,恨不能霸王硬上弓。太不要脸了。”

吴箭锋一点也不吃惊也不觉得好笑,而是一本正经地预言。

“你信不信,她还会来。”

“啊?”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上当的。去,把衣服换了吧。”

吴越刚刚出的一口气又被吸入胸口堵住,接过衣服上楼“啪”地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吓得外面的员工一抖,继而捂嘴而笑,悄悄道:

“最新消息,又有美女缠上咱吴总了。”

季喜凡长了一双顺风耳,站在吴箭锋身边,顺着他看的方向张望了一下,问:“老师,谁还会来呀?”

“没谁,一个女的,假装脚崴了,非要我背,还要我帮她治病。一大早的演孙悟空背妖精。西游记呢。”

“是吗?长啥样?漂亮吗?人呢?”

“被孙悟空扔了。”吴箭锋没好气的道:“你小子,让你回去把《万壑松声》弹二十遍的,你弹了吗?你看看人家吕红衣,每天都跑琴室去给古琴除一次灰,不怕脏不怕累的,好几百台呢。你倒好,来研究美女来了。”

“我弹了,家里那琴不听话,还和我处在磨合期,我这不是一大早来想借您的琴弹弹吗?许仙死活不让我动您那台表演的琴,我就试试顺手不顺手。”

季喜凡和吕红衣接受保护吴总,并找出古董古琴的任务之后,两人就关心那些琴去了。在网上搜索了无数资料进行了紧急扫盲之后仓促上阵。季喜凡那,吴箭锋逼着他弹琴,而且只给岑云跃用过的那台琴他弹,他弹着弹着愣是没看出古董的面目来。

于是就和吴箭锋商量,是不是用下老师的琴,说不准老师的琴比较听话。吴箭锋瞪了他一眼,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曲儿弹不好赖琴的学生,在他后脑勺上来了一巴掌道:

“行,我这台听话,你来试试。我告诉你说,你要是不刻苦努力认真,是台琴都不会听你的。”

在吴箭锋的琴上拨弄了五首曲子,他的劲又没有了,这台也没看到什么历史的痕迹,光阴的雕琢,岁月的洗礼,灵气的散发呀。

于是他又琢磨上大剧院台上摆着的那台琴了,可那琴一直是许仙管着的,他每天一大早来,就是想说服许仙将那台琴借给他练练。

许仙一点都不上当,丝毫没有下放权力的意思,道:

“这是吴总的专用琴,没他的同意绝对不能让闲杂人等碰。”

“我算哪门子闲杂人等啊?我是吴老师嫡亲的学生。”

“嫡干的学生也不行。”

季喜凡见好说歹说都没用,准备出去转一圈回来骗骗他,说领到圣旨了。可人许仙在背后强调并重申,道:

“记住了啊,要吴总亲口给我下命令。我可不吃假传圣旨那一套。”

“哎,我说你这人怎么死心眼啊?行,我找吴老师请示去。”

2012-8-212012-10-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