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弦霸天下

第073章,古琴焦尾

弦霸天下 吴箭锋 2298 2012-10-07 11:11:40

  第073章,古琴焦尾

又是一个加班夜,公安局会议室里坐满了人,都是吴箭锋古琴保护小组成员。

“灵韵小区那边什么情况?”蒋金龙望着饶燕来问。

娄群芳早就拿出手机,连接到电脑上,打开银屏道:

“重大发现,今天早晨这个女人主动接近了吴箭锋,她叫胡枚孜,来自意大利,这女人精通媚术,曾用她的媚功征服了好几个一身正气的世界级大人物,让他们因性丑闻而身败名裂。

她今天接近吴箭锋未能得逞,悻悻回了珠穆朗玛大酒店,房间号1608,上午在酒店温泉泡了一上午,下午呆在酒店未出门,中间一个年轻男人进去呆了两个小时,据查,这男子名叫郝渊莱,是从事特殊行业的。据我们初步分析,这个胡枚孜可能受雇于秘鲁世界民族乐器集团总裁师涓显,进一步的核查正在进行中。

至于吴箭锋家里的琴,我们进去查过了,他每天弹的那台琴确实是件价值连城的古董,经古琴研究专家确认是历史上失传几百年的焦尾琴。

“焦尾”为东汉著名文学家、音乐家蔡邕亲手制作。蔡邕在“亡命江海、远迹吴会”时,曾于烈火中抢救出一段尚未烧完、声音异常的梧桐木。他依据木头的长短、形状,制成一张七弦琴,果然声音不凡。因琴尾尚留有焦痕,就取名为“焦尾”。“焦尾”以它悦耳的音色和特有的制法闻名四海。

汉末,蔡邕惨遭杀害后,“焦尾”琴仍完好地保存在皇家内库之中。三百多年后,齐明帝在位时,为了欣赏古琴高手王促雄的超人琴艺,特命人取出存放多年的“焦尾”琴,给王仲雄演奏。王仲雄连续弹奏了五日,并即兴创作了《懊恼曲》献给明帝。到了明朝,昆山人王逢年还收藏着蔡邕制造的“焦尾”琴。可那之后就再也没有焦尾琴的消息。

我看我们是不是增派人手,保护焦尾?”

蒋金龙点点头道:“同意。增派六组二十四小时监控灵韵小区3808室。你们俩呢?有什么收获?”

吕红衣和季喜凡道:“吴箭锋化妆室的两台琴和展厅的一百三十四台琴我们检验过了,初略分析,都是从厂家批量订制的,没什么特别。中青少教室的几百台暂时还没找到机会进去。另外吴箭锋每天表演的那台琴,我们暂时也没机会检验。”

俩人一点也不好意思说出他们已经被吴箭锋发现,正在可着劲整他们的事实。

“第三组呢?你们发现小区有可疑人物没有?”

“我们去小区排查了,最近没什么可疑人物出现。就是小区保安说了个笑话,关于吴箭锋的。说有天晚上过十二点了,有个女的拉着他去捉奸,看到他从绿化树丛里钻出来,被那女的当成了他老公的情人。吴箭锋当时说衣服被风刮下来了,他找找。保安觉着特滑稽。

还有就是有个绑架过吴箭锋的黑社会老大,叫靳有的,被人打残了双脚,带着老婆孩子跪求神医医治,人家没二话,帮人把脚治好了。那靳有给了他两背包钞票。”

…………

“晨练妹、警察卧底。”吴箭锋心中一直在嘀咕这两件事之间有没有必然联系。可百思不得其解。

自从吴越、多丽丝和吴箭锋三人的关系明确化之后,两人像分工明确地做饭,单号是吴越给大家做一顿中式晚餐,双号是多丽丝给三人来一顿西式晚餐。

又逢双号,多丽丝早早地从超市买回菜,没用多久给吴箭锋奉上了一盘黑椒牛扒,一盘蜜汁烤翅,吴越端上一盘沙拉,一碗意面。一左一右两红颜知己痴痴地看着他吃,吴箭锋给她们一人喂了一口沙拉道:

“你们快吃饭吧,看着我是饱不了的。”

左膀右臂像双胞胎,居然同时从面前消失,同时进了厨房,同时端出一盘牛扒,甚至连坐下的时间都是同时的,吴箭锋看得心神荡漾,已经想象着待会从这俩美女身上采战时的美好场景了。

自从知道亲@热能带来细胞更新,增加体内机能之后,吴箭锋将这人类最美好的运动当成了工作,练琴前一定要来上一场盛宴。

吴越拿着刀叉在细细地切着,吃一口,就看吴箭锋一眼,那样子如同一只小白兔对大白兔闪动着眼睛道:“我想你。”

大白兔说:“我不是在这里吗?”

“可我还是想你。”

吴箭锋终于忍无可忍了,道:“你们谁先吃完谁先……进卧室。”

这一招真管用,多丽丝刀叉恨不得将盘子敲破,吃起东西来真的是风卷残云,完全忘记了贵族风范不是这样的。而吴越呢吃了两口推开盘子道:“我饱了。”

多丽丝小学生百米冲刺似的往大卧室跑,而吴越却羞怯怯地,欲争而故敛,一步三摇,然后咬着下嘴唇,靠在卧室门口看着他,他笑盈盈地迎了上去……

…………

每天七首曲子轮番弹奏十遍之后,吴箭锋开始练习上次瑶琴会上听来的古曲。到目前为止已经将《高山流水》、《梅花三弄》、《夕阳箫鼓》、《汉宫秋月》、《阳春白雪》、《渔樵问答》、《胡笳十八拍》、《广陵散》、《平沙落雁》、《十面埋伏》古琴十大名曲已经弹得相当娴熟,当然那些古琴考级曲目也没有落下。

想到不同的国家不同的角落有人在和他一样弹着古琴的时候,他心中就升起一丝美丽的感情,甜甜蜜蜜的,丝丝在心头扩散扩散,成一种美妙的感觉。

往往世界另一端的面容会清晰成女佳人,明眸善睐般多情,音乐精灵般诡异,高深莫测般神秘,如月光般皎洁,似仙风般宜人,等那镜头拉近,是嵇玉弦那张美丽动人的脸,特写往往在那双肥厚肉多的耳朵上。

那颗星星依然在遥远的夜空凝望着他关照着他,听着他的曲子奉献着自己的光芒,而那点点翠翠闪烁的金光总是在环绕他十圈之后消失在他的身体内。渐渐地他觉得身体里有股微热的气,那气形成一道光圈围绕着身体在不停转动。

他想控制住那道气,可无能为力,有时候他想,这究竟是真实还是错觉?那念头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有时候睡梦中,他看见自己躺在一朵棉花般厚实的云朵上,身体像海绵似的吸取了白云中清新的营养液,接着排斥出尘埃般的污浊。

一觉醒来时,他总是感觉今天的我已非昨日的我,昨天吸入的污浊已经被白云的营养代替,性灵的东西越来越多,尘世的牵绊越来越微弱,他脑子中想的除了古琴曲就是古琴,曾经心中强烈的赚钱欲望已经慢慢奇迹般消失。

等他再次感觉自己躺在云朵之上时,他发觉白云中透着微微的彩斑……

2012-8-212012-10-7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