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弦霸天下

第091章,别安慰我了,我顶得住

弦霸天下 吴箭锋 2210 2012-10-07 11:11:40

  第087章,别安慰我了,我顶得住

一看时间,连奇温慌了,再过一会就没公交了,连忙往车站冲,将在后面破口大骂以图解气丢人现眼的马翠英丢了三五米远。马翠英见状,虾子似的哈着身子,摆动满身横肉追了上来。

这一幕正好被岑云跃看见,指着那对白痴对白起道:“武安君,开过去,调戏调戏这对狗男女。”

吴箭锋和岑叶霏笑着并不阻止。不过有一点他百思不得其解,这么个又矮又挫,没文化没本事没良心没责任,长得跟猪一样,八百棒子都打不出一个屁来的窝囊恶心男人,怎么会曾经是聪明美丽、贤惠端庄,落落大方、温文尔雅、博学多才,才高八斗的,他亲爱的岑叶霏的老公呢?

哎呀,这上天真是太不公平了,难怪说一支鲜花会插在牛粪上呢,还真不是虚言。吴箭锋心疼死了岑叶霏,太委屈她了,真的。

白起相当享受岑云跃的称呼,这个武安君可是他梦寐以求的珍贵头衔啊,第一次被人冠上,他那平静的内心有点小小的波澜,愉悦地开了金口,道:

“武安君谨遵岑公主懿旨。”

“唰”车擦着连奇温的身子开过去了,连奇温吓得一闪,嘴里破口大骂,“你他妈没长眼?”一看那车他惊呆了,宾利呀?这可是他做梦都想不着的高档车呀。妈的。要是被他撞着,不正好讹上一笔?

连奇温失去了岑叶霏的教育,这几年没少做地痞流氓,什么打架斗殴,敲诈勒索,只要能压榨出孔方兄来,没有他不干的。

“武安君,他骂你没长眼呢。”

“听见了,我今天出门还真的忘了带眼睛。”白起瞅着公汽进站,一踩油门,将连奇温夫妻俩抵在了两车中间。

“你@妈@的B,么样开车的?”连奇温满嘴喷粪。

吴箭锋道:“这种社会渣滓真的是欠修理。白起,下去掌嘴,掌得他嘴闭上为止。”

“好嘞。”白起从车上跳下来,手里拿着一条白毛巾,缠在手上,对着连奇温的嘴一拳头打过去,白起这人有洁癖。

“哎哟,你TM还有理了,仗着你开着宾利老子怕你?”

连奇温满嘴是血说话还露风,看样子牙掉了。疯狗似的冲上来。马翠英见白起往后退以为是怕了,在后面助威道:“老公,打死他,打死他。”

“这女人疯了,妻贤夫祸少,她居然宠着自己老公打架。哪个娶到这样的苕哪个倒霉。”看热闹的人眼睛是雪亮的。

白起怕连奇温肮脏的血弄脏了自己的一身白套装,见他猛冲过来,退了两步,作势迎上去虚晃一招,猛一闪身,连奇温失去攻击对象身体失重结结实实地摔了个狗啃泥。白起飞起一脚踢在连奇温那个多肉的屁股上,那连奇温往前滑了半米,身下留下一滩血。

“老公,老公,打死人了。大家快来看呐,开车的打步行的了。富人欺负穷人呐。这世道还有没有天理了?”

又是微博直播,当连天云看到他那个不长进的侄子满嘴流血冲人扑过去,摔到地上动弹不得时,他真是恨铁不成钢。

这小子给钱他做生意,他瞒着老婆孩子在外面睡歌厅小姐,生意做不成了,好好的日子也不过,非要闹得把婚离了,放着要长相有长相,要文化有文化知书达理的老婆不要,娶这样一个垃圾堆里扒出来浑身散发恶臭的东西。

连奇温,你最好死在外面,我几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你。连天云关了电视。

“你刚才喊着让你老公把人往死里打,现在打不赢,你喊没天理,天理要是站在你这种人这里,这世道算是乱了。想钱想疯了吧,做笼子撞豪车。打死活该。”饭后散步到现在还没回家的老人主持正义的声音被传上了网。

“耶,是他们哪,人渣,刚跑我们专柜去买东西,把我们两三千一件的衣服弄破了,死活不愿赔,还诬赖我们把破衣服给她试。现在又出来撞猴子,啧啧,这人良心真的是煤炭做的吧。听说这男的连伢都不养。”世界广场的服务员接了老人的话,发表了看法和感慨,登上末班车,留下的话仅供观众惭愧。

饶燕来将车找了个地方停下来,和娄群芳下去看了看,证实连奇温受的只是轻伤,装作看热闹的散去了。留下马翠英在那里干嚎。她不敢叫120,因为那是要钱的,医院他们进不起。所有的家当全在胳膊上挂的袋子里的那件破衣服上呢。

而此时吴箭锋他们的车已经到了武昌。

“我说你没把他打死吧?”岑云跃也只想让白起教训下她那个不争气的爸,但罪不至死,看到那些血,她担心地问。

“这世道,好人不得善终,坏蛋长命百岁,你放心,白起只用了一分力,你爸死不了,用不了一个星期你爸他会活蹦乱跳的继续祸国殃民。”吴箭锋看出来了,白起要是想致人于死地,不用让他流一滴血,于是安慰岑云跃道。

“哎,没死就好,他怎么能找那么个女人呢?简直让我十二分失望。”岑云跃道。

“岑云跃,你爸找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和你都没有任何关系。苍蝇喜欢逐臭,本性使然,你爸就是那种苍蝇。你不必自责。你好好的把自己的路走正就行了,每个人都必须对自己负责。”岑叶霏安慰道。

“可是,为什么他会是我爸呢?有这样的一个爸,让我的脸往哪搁?”岑云跃痛心疾首地捶着座椅无助地狼嚎。

“那好,岑云跃,我代表苍天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我这样一枝梨花压海棠的,一心一意为别人的,做了好事不留名的,正直正义正气会弹古琴的,做你的爸爸,你愿意吗?”吴箭锋琅琅上口地说了一堆废话。

岑云跃道:“不愿意!”

“啊?”吴箭锋有点尴尬。

“才怪!”岑云跃指着吴箭锋道,“怎么样?被我的脑筋急转弯考住了吧?”

“是啊,打死我都不相信我前面副驾驶台上坐着的这个古灵精怪,聪明伶俐,反应迅速,幽默诙谐,活波可爱的小女孩是那么个地痞流氓兼无赖生的。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一定是我前世的女儿,掉到今生,碰巧让我又找回来了。”

“哇,我想起来了,确实是的,这孩子确实是我和你前世的女儿。”岑叶霏道。

“舅舅,妈妈,别安慰我了,我顶得住。”岑云跃沮丧地有气无力地扑在驾驶台上像无助的小孩,垂头丧气。

2012-8-2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