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弦霸天下

第109章,月湖荷莲莲

弦霸天下 吴箭锋 2161 2012-10-07 11:11:40

  第109章,月湖荷莲莲

护士长拉着冯护士出去了,詹秘书站到离连天云两米的地方,那是防色狼的最佳距离,结结巴巴地道:

“连董我是来向您请示的,这是您的手机。我刚才接到电话,是小宓小郗小钭他们六个人的,这六个人一共卖出去了六千九百张票,票款全退完了,可是还有十九个人拿着票一口咬定那些票就是从他们手上卖出去的,花了三千块钱,不退钱他们就要上公司来闹。我来请示您的意见。这事我看是不是吃点亏尽早了结了,不然又被钟无艳盯上了大肆反面宣传。秦岭集团的股票这几天一路狂跌,再不给投资者信心,我们的市值缩水程度是很可怕的。”

詹秘书虽是女流之辈,但脑子灵活处事很有风度,尽早将此事了结正合连天云之意,但他前脚被吴箭锋和钟无艳欺负了,后脚又被医院的护士欺负,气还没消,吼道:

“我是老板还是你是老板?你掌舵还是我掌舵?咸吃萝卜淡操心,她钟无艳怎么了?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我还怕了她了?你少在这给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秦岭集团还轮不到你来说话。”

“噢。”詹秘书第一次听到连总这么骂她,委屈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道:“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公司,钱多一分都不退。”

“回来。”连天云解了气道:“我说过不退了吗?退,这点亏还吃不起怎么办大事?回去告诉财务,谁敢拿票进秦岭集团财务,谁的钱就退给他。告诉他们这是我连天云说的。”

“是,连总。”詹秘书答应着,心里却相当抵触,“偷鸡不成蚀把米,想走捷径,活该。他居然有袭胸的爱好?天啦,太可怕了,那么大把年纪,耶,真恶心。不行,我得赶紧换工作,男朋友本来就觉得我当秘书丢了他的人,出门都不敢介绍我的职业。至今都不敢带我去见未来的婆婆,因为秘书这个职业很久以前都被婆婆封杀了。换工作,换工作。”

想到冯护士那衣冠不整的样子,詹秘书捂着胸后怕得直打寒战,那一幕要是哪一天发生在她身上,她男朋友肯定一脚就把她给蹬了,都不带犹豫的。可是跳槽去哪里上班呢?广陵散,就不知道他们收不收,毕竟我曾经在秦岭集团干过,发封求职信看看吧,要不先去学弹琴,然后当老师也蛮不错的,准婆婆就是初中老师,这可是她欣赏的工作。嗯,发求职信。

连天云的倒票大计终于以亏本告终,他在医院高干病房住了一个星期,损失住院费十来万,给三十七位花一百块在广陵散买到票的刁民退票,损失了十一万,如果不是广陵散的开幕演出结束了,估计到现在还有无赖拿着票去退。还剩两千多张票没身份证对应,退不了,又损失二十万。加上注册六家公司,租房子招人损失了十来万,要是算上股票的狂跌,那损失不计其数。直接损失达到五十多万。典型的偷鸡不成蚀把米。

间接损失,就是他的那个特别有头脑的詹秘书居然反水去了广陵散,那六大倒票精英,走了四个,还剩的两个都是从山区考出来,身后没后盾,手上缺积蓄的,思维不开阔,观念上也无法创新的,可以一辈子待在一个单位将自己培养成受尽剥削的奴才的庸才。这种人可靠,可也没多大本事,没他们天塌不了,有他们也开拓不了新天地。连天云最反感的就是这种人物,回到公司第一件事就是将这俩人开除了,有本事的都走了,养着你们干嘛?外面人才多的是,我这里不养庸才。这是连氏理论。

…………

倒票事件连天云在无形中抬了吴箭锋一把,广陵散借风腾飞,将开幕式搞得红红火火。本来知道广陵散开业的人并不是很多,连天云一搀和,吴箭锋就想起了媒体的号召力,于是一番动作,这广陵散音乐厅有场盛会的事震动了武@汉市,波及到周边。有车的开车,没车的搭长途汽车,大家和广陵散有个约会,又是一个星期不到票就销售一空,不过这次大家是拿着身份证买的,倒票事件即使无法杜绝,但也绝对不至于泛滥。

广陵散音乐厅的首场演出当天,月湖红白荷花正艳,开得早的已经怒放出生命的精华,芥末色的莲蓬伸着须子像可爱的小宝贝。开得正当时的张开一瓣瓣红得发白,白里透红的胭脂般笑脸,似开而非开,未开而半开,摇曳在风中如同妖冶的娇娘。开得晚的才刚刚露出花苞,静静地站立在微风中,如同一个披着朝露的一年级小学生,看着哥哥姐姐们叽叽喳喳活跃在校园里,露出羡慕的目光,那种期待那种美丽,让人心醉神迷。

观众们早早地三三两两地分散在月湖一条条小径上,木头路上,碎石路上,湖心的风波亭里,背着相机的让同伴摆起了漂亮的姿势,拿着手机的也不忘留下这闹市中心的美景,对着湖心拍拍荷花笑,对着自己拍出独乐乐,对着广陵散拍个全景,站在台阶上来一张俯瞰苍生。

天渐渐黑了,广陵散四周灯火辉煌,吹得大大的气球在空中悬浮着,上面写着热烈祝贺广陵散音乐厅首场演出成功,底下是祝贺的单位。

长长的标语,数不清的花篮,径直向停车场进入的车辆,穿梭着的人群,将沉睡多年的月湖唤醒,沉寂的月湖终于迎来了热闹的生机。晚六点半,随着广陵散的第一个焰火上天,一家家单位唯恐落后竞相怒放出火树银花。

七点二十五分,音乐厅的灯光灭了,播音员清脆的声音响起,七点半,灯光聚焦在坐在古琴前的吴箭锋身上。他瘦长的上身穿一件白色短袖衬衣,面前一台在灯光里发出幽光的朱红古琴,他微长的脸上神情专注,貌似独自坐在崇山峻岭深处的一块山石之上,东面山峰巍峨白云缭绕,西面流水潺潺,飞瀑如烟,南边鹰飞兔走,北面苍松遒劲山花似火断崖若削。这里无所谓天无所谓地,省略了时空距离,而他已与天地为一,与山水合一,与鹰兔合一,这世界只有他,只有琴,只有那袅袅的琴声,在萦绕在扩散在慢慢慢慢地沁入你的灵魂,你的心房……

2012-9-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