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弦霸天下

第119章,流氓当了法官

弦霸天下 吴箭锋 2325 2012-10-07 11:11:40

  第119章,流氓当了法官

“小芳?来,告诉金老师你是从哪里来的?”这是无聊的金百万一个月至少四次取笑小芳的问话,每次都换来金百万低俗的爆笑。因为小芳每次都会毫不犹豫地脱@下裤子,指着私@处傻笑。

那个叫小芳的丫头十一二岁,大脸盘,脖子又粗又短,头发又黑又厚,皮肤粗糙,样子蠢笨。不过这次金百万的诡计没有得逞,小芳瞪着白多黑少的眼睛望着她道:

“金老师,你以后能不能别老问这么幼稚下流的问题?整个就是个没文化的。”

说完小芳就往外面走跑。

“小芳,回来,外面危险。”金百万追在后面喊。

“外面再危险也没有你们这个猪窝危险。”小芳灵巧地躲过了金百万的追赶。

“我们也走。”几个孩子悄悄地约好,预备起,百米冲刺地朝外面冲去。

“你们,给我回来。”王红月喊了这个跑了那个,好不容易抓到一个,另外一个又跑了,放了这个去追,那个又不见了,一时间这里热闹起来。

“茅院长,这可不是我的责任,孩子太多了,我顾得了这个就顾不了那个,这些孩子可都是你让他们下来的,他们家长要是找过来要孩子我可不负责。”王红月道。

茅文雅坐在地上一动不敢动,生怕一动腰又剧痛,加上刚才被鬼附身一样,将自己摔得够呛,他自身难保,无力地对王红月道:“给他们家长打电话,告诉他们,孩子都疯了,集体出逃了。让他们自己去找吧,说不定是回家去的。”

吴箭锋见刚才还灵魂空洞的一群孩子现在都争前恐后地冲出牢笼,很有点斗智斗勇的样子,就知道他们的精神已经回归了。看到金百万和王红月在屋里弄得鸡飞狗跳的,意味深长地和林可儿相视而笑。

吴箭锋对那几个还没拿到退款的家长道:“我估计茅院长不会再耍赖了,你们就等着他媳妇拿钱来退款吧,我们就先走了。”

吴箭锋估计茅院长的夫人得等会才到,提着琴示意林可儿道:“那点退款你就别要了,让于姐替你领去吧?今天我请你吃个饭。赏不赏脸?”

“我请你吧。你等会啊。”林可儿拦下准备走的于巧云,拉着她说了几句话,然后一起到茅院长面前交代了几句,于巧云惊喜地望着吴箭锋直招手。

茅院长见吴箭锋提着琴就走,失望地道:“吴大哥,你不是说给我免费治腰的吗?你不能丢下我不管哪。”

吴箭锋道:“你试着站起来看看,还疼不疼?要是还疼,证明你人品有问题。人品有问题我是没法治的,如果能站起来,那证明已经好了,还需要我再治吗?不过如果再起坏心的话,说不定又断了。”

“啊……?嗯……?”茅院长双手拄着地,试探了两下,摇了摇腰,嘴里道:“咦,不疼了。”金百万搭了把手,茅院长那肥胖的身体就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小眼睛笑得快成一线天了,道:“大哥,我的人品没问题。我好了。”

“你如果不把剩下的钱退了,你的腰还会出问题。”吴箭锋吓唬他道。

“保证退,保证退,我这就给我老婆打电话证明我的人品没问题。”茅院长掏出电话吼道:“到哪里了?到哪里了?到门外了?快点快点。我等得急死了。”

吴箭锋和林可儿走出门,正碰上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脸长得赛男人,唇上涂得猩红的中年女人拿着电话走过来。

嘴里在嚷嚷:“老公,我怎么在路上看到好几波医院里的病人啊?都没家长带,三五成群说说笑笑的,这是怎么回事啊?你怎么有本事让他们那么高兴的?放他们假了?”

“钱拿来了吗?”茅文雅很不愿意搭理她,问。

“钱?什么钱?拿钱干什么?”

“你长的什么耳朵啊?我打电话让你拿钱过来的呢?给,建行卡,赶紧去取。”茅院长从屁股口袋里掏出个钱包,从里面拿出张卡,递到老婆手上。

“取多少?”茅夫人走了两步回过头来问。

“一二三四,四千,四千,不,五千,五千,快去,快去。”

茅院长看着空落落的房子,终于明白了这个林可儿哪是带着孩子们听琴啊?整个就是砸他的饭碗吗。这个吴箭锋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一场琴弹下来,孩子们的病好了,他的腰也复原了?最奇怪的是小军那傻子,我明明打断了他的脊梁骨啊,他怎么能站起来呢?奇了,太神奇了。这吴箭锋绝对不是一般人。

哎哟,那四十二个孩子不知道会不会回家,要是走丢了,那些家长还不把我撕了?即使他们不来撕我,也会来退款的。完了,完了,我的医院玩完了,一年三十五万的收入啊,以后哪里找去?茅文雅突然感觉到了失业的绝望。

吴箭锋见茅文雅这次退钱不是来虚的,给林可儿打开车门,将她让了上去,开着车离开了没有桃花的桃花源精神康复中心。

一路上吴箭锋时不时地望着林可儿笑笑,林可儿拉着镜子照了照,道:“我的脸可没花,你偷笑什么?”

“我是笑这高空还真有眼光,选上你做老婆是绝对正确的。”

“我和高空?这都哪跟哪啊?他是我老师,我和他就是师生关系。不过这次的事还是得谢谢他,要不是他,我肯定请不动你这尊大佛。哎呀,今天真是太有成就感了。吴大哥,哦,不,我还是喊你吴老师吧。你实在是太厉害了,帮了四十九个孩子。你知道对他们的家庭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失去的幸福重新找回来了。哎哟,想想莺儿以前真是太可怜了,嘴里只会喃喃地说一句话……哎,现在好了。谢谢你,真的,吴老师,谢谢你。我是真心的。”

林可儿捂着嘴,手上接了一捧泪。吴箭锋真想借她个肩膀,可又觉得太过浮泛,终于忍了。半晌,林可儿克制住了,接过吴箭锋递过来的纸巾擦干泪,道:“对不起,我实在是太开心了,想起以前我又太伤心了。”

“伤害你妹妹的那几个流氓现在还逍遥法外?”吴箭锋望着倒车镜问。

“嗯!另外四个我不知道,那个主犯我知道,从政法大学毕业之后,进入了法院当了法官。”

“什么?”吴箭锋心想流氓当上了法官?这世界是不是太荒谬了?

“计禹驰的爸爸是检察院检察长,妈妈是税务局局长。他们的孩子进法院是不是很简单?内部关系协调,换手抓痒。”

“混入政法队伍?那还治不了他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老天一定会开眼替你妹妹报仇的。”

吴箭锋心想,这人世间还是有王法的。下定决心,吴箭锋想帮帮这对可怜的姐妹。可怎么帮呢?把一个法官变成阶下囚,难度真不是一般大。

2012-9-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