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情汇东宫

第一章――花红柳绿总有时,人生如梦情如风(1)

风情汇东宫 冬望 3614 2013-07-04 09:47:00

  玉霄城。天下最尊贵的地方。轩辕王朝的皇宫。

站在城内最高的望辰楼上,玉霄城似一条蛰伏于上京中央静默待发的游龙。龙口是帝王帝后出入玉霄城的正门,乾元门。龙须上挑的顶端是东西两座角楼,驻守角楼的是玉霄城最神秘的乾元四军,每三个时辰换军一次,保卫着皇帝的安全及守卫着这座威严华丽庄重肃穆的皇宫。

进入乾元门,第一座宫殿成四方形,乃是三公三辅六大臣处理政务的殿宇,名为“承务殿”。东西两堂设有暖阁,便是众大臣上朝等候之处。

从东西两堂出来,经过汉白玉建造的四十九层台阶,进入乾宇殿。宫殿被围得水泄不通,只有一个角门被打开,能够容纳两名正常身材的男子一同进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三大节八小节以及太后生辰,每一天六品以上的官员都在卯时正在此上朝,向帝王禀报一日之内的政事。乾宇殿三百六十龙禁尉,日夜守卫着这座宫殿,天塌地陷亦无改变。

乾宇殿东面坐落着两座华丽并肩的宫殿,同样的规格,只是牌匾上书写着不一样的殿名。一座是皇帝处理政务的御书房,帝王会在此批阅奏折直到深夜才回后宫休息。另一座便是青史中记载的丞阑阁,大凛开国皇帝贤安皇当年处理政务的地方,自从统一天下六百八十年的大凛王朝灭亡,直到轩辕王朝偏安大半壁天下。丞阑阁都是神明一样的地方,除了每月有太监宫女打扫便再无人敢进。

乾宇殿西面坐落着三座造型妍丽的宫殿,形成品字形,像是巨龙的爪子一般。独立成一口字的是武将议事之所,鼎鼎大名的“军机阁”。左右大将军、龙尉四将、隆安五将军、长平七郎帅。十八位武将都在此与皇帝商议军政,指挥调度王朝的兵马。往后并排成一线的两座宫宇分别是“闻宇阁”与“六部阁”。闻宇阁内以闻宇阁大学参为首,左右丞卫大夫、平章政事、左右青光禄大夫、闻宇阁左右文士共八位文臣,辅佐帝王处理各州县要务。六部阁则是设有礼、吏、兵、刑、户、工六部,六部尚书、六部侍郎共十二名大臣,辅佐帝王各司其职。

走过一条蓝光玉九龙问鼎的玉阶,九百九十九步。前面连接的是乾宇殿,后面连接的则是帝王停龙辇的清晏台。清晏台直走,便是帝王的寝宫。建造最为气派宏伟,黄金打造的龙凤飞檐,琉璃浮光瓦。整座玉霄城,最为亮丽的一笔。乾宁宫,以大凛太宗乾宁帝帝号为名,泽披天下。

乾宁宫之后,便是一个硕大的御花园。直走便是三座建造所差无几的殿宇:宴请群臣的福泽殿、宴请外邦他国的德厚殿、宴请臣民后妃皇子女的雍慷殿。

乾宁宫的西南角落,坐落着太后的宫殿。奉孝宫。皇帝上朝后回到寝宫更衣用膳,便向太后请安。

三殿过后就是帝王的后宫,东西两侧面南坐落。皇后中宫的殿宇与乾宁宫在一条线上,名为栖梧宫。

东面则称为东宫,太子的宫殿与栖梧宫坐落于一条直线上,雕蟒的飞檐超越栖梧宫的飞檐。名为光明宫,教诲嗣位之君光明磊落。

如今的我,只有六岁,在元宵节那日便住到了这座光明宫中,成为轩辕王朝的太子殿下。

光明宫后面的宫殿统一称为东宫,东宫第一座宫殿是坤缇宫,住着的是东宫之首,宸贵妃。一直往后宫深处,东宫还有十二座大小规格相同的宫殿,每一座宫殿的一宫之主便是东宫十二妃。

贵妃,景和宫。德妃,上和宫。淑妃,明和宫。贤妃,宝和宫。

音妃,妙仪宫。舞妃,严仪宫。颜妃,祺仪宫。智妃,舒仪宫。

惠妃,咸阳宫。宁妃,初阳宫。敬妃,高阳宫。柔妃,祁阳宫。

西面则称为西宫,西宫康王的正大宫在皇后与太子的宫殿之下九米处。太子被废,康王即位。如今的康王是我的十二皇兄,轩辕宜。

正大宫后面的宫殿统一称为西宫,西宫第一座宫殿是坤裔宫,住着的是西宫之首,懿夫人。一直往后宫深处,西宫也有十二座大小规格相同的宫殿,每一座宫殿的一宫之主便是西宫十二夫人。

荣华夫人,嘉福宫。静华夫人,永福宫。昭华夫人,尚福宫。瑞华夫人,仰福宫。

妍华夫人,储秀宫。丽华夫人,吟秀宫。姝华夫人,琅秀宫。良华夫人,怀秀宫。

庄华夫人,咏春宫。顺华夫人,长春宫。元华夫人,怡春宫。康华夫人,兴春宫。

再往深宫里,就是尚宫局,专管后宫事宜。六部尚宫,直属于太后与皇后。司制、司正、司设、司膳、司乐、司仪,辅佐二后将后宫打理得井井有条。

我的母亲只是司乐局的一名尚宫,因为她弹奏一手的好琵琶被父皇宠幸。樾制封为正四品淑仪,住在淑妃的明和宫的一个偏殿内。

我是一个幸运的人,也是一个不幸的人。

幸运的是,母亲怀我的时候,父皇已经五十八岁。我是后宫女人眼中的一颗毒牙,却是父皇心里的期盼。老来得子,是所有老人的幸事。

不幸的是,我是一个女孩。从出生到记事起。都住在冷宫中,听着母亲絮絮叨叨说着从前。

轩辕王朝,垣熙五十年正月二十日,我出生在明和宫的偏殿碎香堂。当我哭出第一声的时候,御花园里的牡丹竞相绽放,天边的霞云红艳似火凤炎龙。

父皇立即请国师为我算命,得到十六字的批语,改变了我原该富足的生活,也打碎了母亲荣登妃位的梦。

凤穿牡丹,少主天下。紫微星耀,兴吾王朝。

一个皇帝最担心的不是抵不过天命,而是在正当盛年的时候怕被人取而代之,哪怕那个人是襁褓中的幼女,也不放过。

母亲被扔在冷宫的时候,十指被一些嫔妃命人用夹棍弄伤,再也弹不了琵琶。从我记事开始,每天她都会告诉我,深宫险恶,不能相信任何人。

父皇看到我的时候,我正在烤一只老鼠。冷宫里有很多老鼠,但是因为缺少食物,老鼠也瘦得可怜。我用馊了的馒头做诱饵,捕捉了两只有我手臂长的老鼠。黑黢黢的样子,长长的尾巴,一对阴森的小眼睛盯着我,肮脏的爪子奋力地挣扎,奈何被我双手死死地掐住脖子动弹不得。

为了活下去,我吃过老鼠、蟑螂、蚯蚓、蛇等等所有能够抓到的活物。母亲不知道她吃的是什么肉,为了照顾我她的眼睛一直不是很好,一点点的风吹过她都会落泪。

父皇把我带到光明宫的条件,杀了母亲。他告诉我,只要我杀了母亲,他就给我想要的一切,让我远离这样的生活。

我没有考虑,拒绝了他。母亲是我世上唯一的亲人,虽然她已经活不久了。我虽然杀过很多老鼠蛇,却一次也没有杀过人。让一个五岁不到孩子去杀自己的母亲,我想只有父皇狠得下心。

那一天,雨下得很大,风更大。我几度怀疑,冷宫残破的屋顶会被吹去,只剩下一片四方的天。

“女儿,雨很大,来娘怀里躲躲。”母亲将我拉到她并不温暖多少的怀里,为我遮去风雨。她拍打着我的背,像是给我安慰。

这样活着的她,是比死更难受的。我紧紧地握着袖子里的匕首,又放开。她是我的母亲,生我养我。虽然没有给我一个安定的生活,可是她给我一条命。只是,她不死,我也是生不如死,甚至失去唯一一次能够好好活着的机会。于是,我又紧握住手里的匕首。

杀,还是不杀。

母亲看着我刺入她心脏的那一刀,脸上挂着痛。那是对我的恨,我明白。她挣扎着生我下来,结果被我连累成为冷宫废妃。一心保护我,却死在我的手里。她怎么会不恨。她的血溢出嘴唇,噗噗的像是永远流不完似的,眼睛瞪得老大,死死地看着我。

死不瞑目,大抵就是这个意思。

我手里的匕首,包括我的手,全是她温热湿濡的血。我却只那样站在那里看着她喉咙中粗重的喘气,然后渐渐没了气息。匕首被我插在她的身边,我合上了她的眼眸。心里对她承诺:我会为你报仇的,娘。

“殿下,殿下。”聒噪的宫女把我从回忆中唤醒,她是一个十四岁的花季少女,名叫醉微。天真浪漫,话很多人也机灵。“奴婢听芍弋姑姑说,殿下申时整去尚武堂御林军里挑选护卫。奴婢也想去,可不可以?”

尚武堂在皇宫外,紧挨着玉霄城的角楼,是御林军训练的地方。御林军的人都是世家子弟,正六品以上的所有官员每家至少推举一名十岁以下的子侄进御林军。经过十年的训练,最为优秀的便成为守护乾宇殿的三百六十龙禁尉之一,官至正三品,光耀门楣。

父皇昨天传旨,让我挑选护卫。这不过是走个场子,其实人选他早就挑好了,只需要我去指一指。我是他权力的木偶,没有自己做主的权利。

“嗯。”我点头答应她。她进宫为婢一年,没有走出过玉霄城,何不成全她。见到她手舞足蹈失礼失仪的样子,我觉得生活有些亮光。

芍弋的咳声让她停下了动作,走到我面前的女子今年才二十二岁,却已经做事老成。“殿下,奴婢为您更衣可好?”

她是一位温婉的女子,平凡的容颜在妆点之后也有几分美丽。对我很好的她,我却不倾心相信。母亲的话我牢记于心,不相信任何人。“嗯。简单些。”

“是。”芍弋拍手,十名伺候我更衣梳妆的宫婢捧着方盘进入寝殿。我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任人摆布。芍弋在我的穿戴打扮方面,从不假手他人。她的手很巧,想必是六部尚宫出来的优秀之人,像是有些长处。

金丝织就的双蟒夺珠宝钗,插在我盘好的发上。素白色织红云抹胸,明黄色的绣蟒对襟,长裾很重几乎走三步便累到。腰上配有及膝黄锦带、织云双蟒锦囊、白玉双龙环佩、及脚尖的玛瑙红玉珠串。一双纹有暗龙的明黄色卷云舒月鞋,边缘镶了一圈指甲盖大小的羊脂玉,走路的时候步步沉稳让人不敢抬头。

前面开道的是光明宫的大太监常威,四个提着宫灯福耀的宫女。我身后跟着芍弋与醉微,往后是打着帷帐孔雀扇的两名太监、举着明黄织锦车盖的太监四名、扛着正黄、玄黑、芒红、贵紫四色十六面双龙旗的太监十六名、带刀护卫二十四名、赤拳锦衣卫二十八名。浩浩荡荡,连绵长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