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情汇东宫

第九章— —生将功名挂碑楼,死乱繁华戏冬秋(2)

风情汇东宫 冬望 3059 2013-07-04 09:47:00

  “……”他抿了抿唇,最后笑眯眯地从身后的书架上捧出一本比我的玉枕还要高的书,放在我的面前。“殿下从今天开始读这本《天下通识》,有疑惑记录在册,看完后微臣一并解答。如何?”

这是上书房最厚的一本书,天下也就这么一本。我想象着自己的脑袋埋在这本有我本人一半大的书中的画面,一阵恶寒。我学着他的样子眨眨眸子,“先生估计本宫要看几年?”

他扬眸浅笑,话语轻盈里带着点滴的咸宜。“这要看殿下觉得它是否重要。”

真是个会偷懒的老师,比文茂还懂得做甩手先生。我点点头,“如此,本宫便听先生的。”

他捧着书都显得很吃力,放在我的案桌上,并且做了个“请”的姿势。我心里苦叹一声,入座研读。

第一卷,居然是地理习俗。我扼腕片刻,埋首其中。偶尔看张笺,他只是低头写着什么,专注的样子根本没有抬头的意思。

到晌午时分,我拿书笺做了个记号才合上这本古董书。见张笺仍然埋头苦作,我便无声地作揖离开。脖子有点酸,眼睛也有些疼,外面的冷气顿时让我清醒很多。芍弋等着一旁,为我系上狐裘披风,扶我上銮驾。

隆彦默和尉迟庸在銮驾两侧随行,不过我记得今天应该是蓝仲和肖北当差。念及肖北家中变故,我也没有追究他们私自调差的罪。只是交待芍弋一句,“下午去中武房你不必跟着。”

“殿下,您属意谁跟着,奴婢回去让他们准备?”芍弋连忙问。

“很多次出行不见蓝仲,让他一人跟着。”我给他们面子,他们如果不要脸有什么办法。sha他们的傲气,我有的是办法。“以后你陪本宫去上书房,常威陪本宫前往中武房。隆彦默、尉迟庸,你们明日开始随本宫读书练武。至于蓝仲、肖北,他们不必去上书房了,回去告诉他们。”

“是。”他们三人异口同声答道。

迎面而来的是一个妃子銮驾,芍弋小声道,“殿下,前面的是尚福宫的昭华夫人。”昭华夫人,应该就是隆彦家的幼女,隆彦默的小姑。当然,她也是扶晚帝姬也就是刚刚册封的煦颐公主的母亲。

銮驾停下,面前的一干人跪地相拜。昭华夫人下了座辇,盈盈一欠身,“嫔妾见过太子殿下,千岁千千岁。”

“娘娘免礼。”我开口道,并且抬手让抬着銮驾的锦衣卫继续前行。靠近她的时候,她立即欠身道,“殿下,嫔妾有事禀报。”

“停。”我的身子侧向她的这边,刚好隆彦默也站在她的身侧,但看她的样子并不像认识隆彦默。“娘娘有话请说。”

“嫔妾本是前往光明宫向殿下致谢,又深知殿下学业为重,kong人打扰不便见客。若耽误殿下时光,请殿下见谅。”她的话说得很是冠冕堂皇,细听却是话里有话。

她的来意,我有些明了。

“娘娘客气。”我微微一笑,“本宫昨晚遥遥见了煦颐公主一眼,看得并不真切。若是娘娘与公主有空,可来光明宫坐坐。本宫白日里忙,晚膳后却少个说话的人。现下不早,娘娘回宫用膳吧。”

“多谢殿下,嫔妾告退。”她见自己目的达到,言语里透着喜悦。我没有再去看,宫里的人都太会演戏,唱白脸的更是比比皆是。

走到甬道时,我开口问隆彦默,“昭华夫人似乎不认得你,你们姑侄没有见过,或是生疏?”

“回殿下,昭华夫人进宫时奴才的母亲还未过门。”隆彦默回答我的问题,“奴才只知宫里有个昭华夫人,如此而已。”

“嗯。”原来是这样,难怪。一入玉霄城,嫔妃便再难见家人一面。除了皇后能够在除夕接见父母兄弟,其余妃嫔只能在皇帝宴请群臣后宫时能够远远地见见家人。这是一种悲哀,却是一种必然。后gong和前chao,总要一分为二。隆彦默抬头看我,正巧与我四目相接,难得他没有收回自己的视线,那必定是有话要说。我也知道他想要说什么,却还问了他,“有话就说,憋在心里挺难受的是不?”

“奴才想问,殿下是救不了肖家还是其他?”他的话语很直接。

我垂下眼眸时,看到芍弋微微侧头的动作,很是疑惑。轻叹一声,“本宫不救肖家才能真正救肖家,日后你会明白的。宫里面要懂得安守本分,才会活得平安长久。壳王无论做错什么,终归是皇zu中quanbing重大之人,肖大人刚毅耿直一心为民原本没错,可他不该当街处罚壳王。jun臣有别,yu制不可,算是个教训。”

“殿下所言,奴才谨记于心。”隆彦默再无言语,芍弋似乎也松了口气。

晚膳过后,我正捧着一本云词赋细读时,常威小跑进门,“殿下,昭华夫人与煦颐公主殿外求见。”

“宣。”我用手边的美人扶鬓银制书签做了个记号,合上书卷。她们两个还是真急了,不知道她们究竟是为什么而来。

芍弋端了杯茶奉上,我摇头让她置于一旁,看看身边的隆彦默和蓝仲。“后宫妃嫔众多,进光明宫的还只有昭华夫人。芍弋,去准备茶点。”

“是,殿下。”芍弋欠身后从正殿的偏门出去,看她的背影我越来越觉得她可疑。这个人要么是对我太好,处处护着我。要么就是某个mu后高手安插在我身边的一颗棋子,随时将我推向地狱。

如此想着,常威已然领着两人进门。母女二人相互搀扶,让我感觉满口苦涩,眼眶微胀。昭华夫人打扮得很是庄重,天水蓝色绣百合柔萝的宫装长裙裾,飞天宝髻上斜簪着三根宝金琉璃钗,钗头的宝金杜若蕊中下坠着五寸长的阳玉流苏。

煦颐公主衣着简素,大方的石红色广袖乾坤百褶裙,只用白玉镶银簪绾着简单的堆云髻。这样简单的打扮,让我一瞬间想起了固郡王轩辕蔚来。

赐她们入座后,正好芍弋带着四名宫女摆好茶点。我只笑着对芍弋道,“你也忙了一天,下去歇着吧。本宫与娘娘和公主说会话,隆彦默和蓝仲在旁伺候着就好。人多了,反而不自在。”

“奴婢告退。”芍弋的身子不自然地一僵,才欠身离开。

正殿内只有五个人,我不是很规矩地坐在太子宝座上,隆彦默和蓝仲一左一右站着,而昭华夫人与煦颐公主只是坐在我左手方向的太师椅上。“娘娘有话但讲无妨,本宫洗耳恭听。”

“殿下,嫔妾若非当真无计可施也断断不会打扰殿下。”昭华夫人声泪具下,而煦颐公主则是垂首在侧不语。“皇上赐婚jin封本是嫔妾母女的福气,感恩万分万死难报皇en。只是左青光禄大夫早已娶妻,难不成让公主下嫁为妾吗?嫔妾只有这个女儿,怎么忍心。”

庞兆娶妻了?我挑眉问,“本宫怎么不知庞兆已有妻室?”

“回殿下,今日晨光嫔妾向皇后请安回宫,正好尚宫局方司制询问公主生辰名讳。她说起,庞兆早年便有妻室,且皇上并未说明公主嫁去为妻。自古先来后到,明摆着公主只能为妾。”

“原来是这样。”我看看煦颐公主微微颤抖的肩,知晓她定是哭了。“公主乃是本宫皇姐,本宫定当略尽绵薄之力,不让公主受了委屈。明日本宫回禀父皇,求来圣旨,让庞兆休妻再娶,娘娘与公主便无烦恼。”

“殿下大恩,嫔妾没齿难忘。”昭华夫人眼神里闪动着光辉,让我心里酸胀不已。若是母亲在世,她可会为我的幸福四处奔走?

我看看煦颐公子,很是羡慕她拥有这样一位母亲。只感慨了一句,“煦颐公主有娘娘这样好的母妃,当真是有福。”有娘,真好!

“殿下有父皇宠爱庇佑,才是真正的福气。”煦颐公主的话里带着抱怨和xin酸,在我听来却是饱含讽刺。

“父皇对公主难道不宠爱庇佑?”我笑着反问,看她们母女二人变得煞白的脸。“父皇有帝姬二十人,封为公主的仅有六人。仪柔公主、芳沁公主远嫁塞北匈路he亲,gong在社ji。品琢公主xia嫁藩王多叡革,畅乐公主xia嫁藩王姚荻棠,gong在miao堂。衍葭公主更是lian姻宿凉西朝,平定两大baguo之zheng。比起她们五位公主,公主得到父皇的宠爱还少吗?”

“你呢?”煦颐公主蓦然抬头,眼眶中还有着星点泪光,我见犹怜。昭华夫人在一旁坐立不安,制止不及。“身为帝姬,贵为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当然觉得父皇做什么都是为我好,你才七岁当然不会明白任人bai布的滋味。”

没有人比我更加明白任人bai布的感觉,我朝她微微一笑,带着点羡慕。“你被保护得太好,看来昭华夫人当真费心了。还有什么事?”

“殿下,煦颐心直口快,殿下千万别往心里去。”昭华夫人连忙欠身道,“殿下帮嫔妾母女这么多,已经是感激不尽。嫔妾再无旁的要求,殿下之恩没齿难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