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情汇东宫

第三十章— —波澜迭起权势移,几番转折孰能过(1)

风情汇东宫 冬望 3013 2013-07-04 09:47:00

  “一年。”明桥给的时限让我出乎意料,转念想到九五衙门的根深蒂固才点头。他行了一个大礼后,“属下告退。”

“如无要事,我想我们就不用见面。”我合上眼眸前看到他了然答应的神情,“默,不早了,你也去休息吧。”

八月十五月圆夜,中秋佳节。每当这个节日走到我身边,我就心存恐惧。当年在这一夜雍慷殿血战,我被废黜。我想在我没有登上帝位前,我会一直这样害怕下去。坐在銮驾上,我的心思飘远,只觉得前面的路好长。

因为这些年的缘故,我不再恪守。到雍慷殿的时候,就只有轩辕暄一人未到。我抬手让所有行礼的人起来,“入座吧。”

“谢殿下。”这样的声音,里面都是公事化的敷衍和虚假。我转动眼眸,底下的群臣又是新的面孔。尤其在我看到亲王坐席上的时候,我眼前就会浮现那双忧郁委屈的眸子,饱含xin酸。

昔日的四个人,入座的已经有三个,只有隆彦默静静地站在我的身后。我握着金樽的手收紧,或许因为我的自私会耽误他一辈子。感觉到自己的袖子被扯了扯,我蓦地抬头看到所有的人正在跪拜,我才惊觉是轩辕暄来了。现在行礼也不晚,随着他们一起跪下,却连一句万岁都不愿说出口。

刺鼻的胭脂香味传来,一只苍老的手出去在我的眼前,我无可奈何地扬起一抹恭shun的笑容,伸出自己的手任他握着扶起。我端然笑道,“多谢父皇。”

“凤儿已然亭亭玉立,朕深感欣慰。”他看我的眼中夹杂着让我恐惧的***,似乎想从我的身上找出谁的身影。

我只能镇定地笑着回话,“父皇悉心栽培,儿臣感激不尽。儿臣扶父皇入座,父皇请。”我扶着他坐在九龙椅上,才发现李梅香是随他一起来的。从他的脉象上看,他的内力已经消耗甚多。

“朕听说凤儿最近在练习丹青,可是真的?”他的用心极难猜测,不管他是否老了,还是那样深不可duo。

我点头,尽量不让他看到我的脸,“儿臣近来心浮气躁,恐又失了分寸。偶然听闻丹青书画可以凝神静气,修身养性,儿臣故而习之。儿臣斗胆请求父皇,赐予儿臣一名丹青高手为儿臣之师。”

“好,凤儿所求朕当一概允准。”他大袖一挥,浑浊的眼眸扫到群臣坐席上时变得清明犀li。“平章政事荀瞿,明日起你便在宫中教授太子丹青。”

原以为是一位至少是年过四旬的人,不料走出的人却是一位拥有着仙风道骨的男人。二十岁的样貌,三十岁的成熟气韵,四十岁的沉敛静和。一时,我竟不知他的年龄。收回自己的视线时,他已经被轩辕暄赐予太子少傅一职,正在谢恩。

我笑着向轩辕暄谢恩,“多谢父皇为儿臣选得良师。”

“凤儿是国之储君,琴棋书画精通是再好不过的。有荀瞿在旁做开导之师,朕也可老怀安慰。”他乐呵呵地道,转而又把话题引到了朝政上。“眼见朝中的众位大臣都与朕一样已经年迈,很多事情也力不从心。是时候重新开恩科,选拔些青年才俊为国效力。明年开春,举行殿试的事情就有闻宇阁大学士淳于谙全权负责。说了这么多菜都凉了,开宴。”

歌者的歌,舞者的舞,年复一年,全无新意。

这里的人,有一半已经站在我这边,我的成功和他们息息相关。父皇昏kui却不昏yong,但是在李梅香这个雯洛翁主的替代品面前,他的眼底却泛过一丝温柔。

为了方便我学习丹青,荀瞿被允许进入内廷,在栖梧宫与光明宫之间行众妃册封礼的千姿台教授我课业。因为已经初秋的缘故,芍弋为我披上了锦绣臂帛。

长长的臂帛被秋风吹到我的脚下,我上台阶时踩了个空,眼看就要与汉白玉的台阶亲mi接触时,一双纤长似白玉的手扶住了我。

“殿下摔着了,是算微臣的过失还是算台阶的过失?”他的声音像是在水底打磨过的沙哑,富有磁性。如此风趣的言语,倒是让我感觉新奇无比,既避免我的尴尬,又消除了彼此间的疏离。

我扬眉启唇,未语先笑。“先生怎么不说是我臂上搭帛的过失?”

他的眼睛很静,像是千古深潭中倒映着的一轮清月,悠然静和。他见我如此反问,倒有了些许惊讶,“殿下,请入内。”

千姿台不愧是后宫大封的礼仪之所,处处弥漫着椒香,墙壁都是由金箔贴就。整座宫殿焕然如金宫,让人炫目不已。转而看身边的荀瞿,他一袭天水碧的儒衫,飘飘然如临风之仙,与此地格格不入。我慨然而叹,“区区金宫,装不下先生。”

“殿下,微臣是只冒然闯入金玉林的野雀。”他笑答。如果不是他眼角的些许纹路,我会以为这只是个刚弱冠的少年。

我实在是看不出他的年纪,只得冒然想问,“先生乃是天之云鹤,渺看万里层云,何必妄自菲薄。先生看似只有弱冠,恕我冒昧问一句先生年龄。”

“殿下不妨猜猜。”荀瞿的笑容很浅,虽说只有两分真心,却让人说不出任何不适之处。这平章政事他倒是混得如鱼得水,看来仕途一片光明啊!

“不瞒先生,我是实在猜不出才会相问。”我用天真的眼神看他,他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撇嘴,“算了,先生还是开始授课吧。”

“好啊。”他欣然点头,我现在能够确定他是除了轩辕鸣之外第二个让我头疼的人。他在书案上摆好八种颜料,一一打开后,“殿下,今天微臣就介绍这些颜料,以及教授殿下如何调色。”

我站在他身旁,认真学习。其实我并不是为了学习丹青,大多是为了避开父皇的耳目和猜疑。却在此刻改变了主意,因为荀瞿的认真让我不敢玩笑。他富有磁性的声音飘荡在我耳边,“朱砂、胭脂、赭石、雄黄、石黄、土黄、石青、石绿为丹青八色,其余皆可由此八色调和而成。朱砂,其色鲜红且有光彩。选砂惟要明净,不净则夹铁,不明恐是方士烧炼之余。亦有一种炒过者,色紫而不鲜,久则变黑。又有取过天硫者,色亦无神,俱不宜用。”

“过天硫?”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称,难免好奇。

“俗称水银。”他愣了一愣,“佐之以朱砂,辅之以迭香,慢性剧毒。今后请殿下,慎用朱砂。”

他在提醒我,还是在……我点点头,“多谢先生教诲提点,请继续说吧。”看来,我真的不该辜fu荀瞿的这番苦心。

“胭脂,即胭脂饼、棉花胭脂。红花蓝、紫梗、茜草皆可为胭脂色,用色于工细与写意之画。”他继续言讲,“胭脂着色不宜画卷长久保存,年代越久褪色越为严重。一般的人物画都采用其他色系代替胭脂色,以便存放。”

“赭石……”他滔滔不绝不紧不慢的话语一一传入我的耳中,我费心记着。眼底还看着他拿着画笔在一旁调色。

能够画出万千唯美画卷的就是这双漂亮的手,纤长有力的十指根根骨节分明。其实,荀瞿本身就是一幅美丽的画卷,处处透着清远静和。我忽然对他的所有感到好奇,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环境能够造就如此之人。

芍弋带着八名宫婢入内,欠身道,“殿下,荀大人。午时已到,殿下该回宫用膳。皇上传话,午后与殿下游园。”

父皇那双眼睛闯入我的眼帘,我心下顿时觉得不快,却也只这不是与他kang争的时候。我点头,“嗯。我送先生一程,先生请。”

“多谢殿下。”出宫门的时候,秋日的阳光还带着一丝冷意。汉白玉的台阶闪动着流光,在荀瞿转身离开的时候,他梨花般的唇一动,“三十五。”

嗯?啊!我震惊地看着他,心里讶异无比。他竟然已经三十五岁,为什么一点都看不出来呢?岁月对人,还是很不公平的。看着他的侧脸,还有那适度的笑容,我觉得他才是上天厚待的人。

“为什么殿下不请荀大人宫内用膳?”芍弋笑着问我。

“荀瞿是个随yi淡泊之人,光明宫太子膳局礼仪繁琐,只适合给人个下马威,而非用作答谢。”我给她的答案让她笑而不语,“父皇让谁来传的话?”

“明总管。”芍弋回答,“明总管还说,皇上游园还请了徭亲王、理亲王、壳亲王三王作pei,意在册立康王。”

康王。是啊!册立一位未来的太子人选,用来zhi衡我再好不过。我只能求上苍保佑,前往别让轩辕鸣那个烦事的家伙做我的邻居。淡淡地应了句,“知道了。”

御花园中一片枫红映ru眼帘,远远地看到三位皇兄围着父皇,一幅父慈子孝的背后隐藏着多少xin酸血泪,只有他们四人自己的心里明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