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青山相待

第四十八章 要交代下

青山相待 cclzx 2531 2014-07-03 21:13:55

  “在我们蘑菇屯有什么事就得讲道理,谁也别想当我们蘑菇屯的人好欺负,想动粗也掂量一下这是在什么地方。”韩奎也站到了柳立华的旁边,他先前听儿子和当时在场的人说过事情的经过,知道自己儿子也被柳秀云打了,心里正不爽呢,“既然要说清楚,那你们就给我交代一下,为什么我儿子好好的在这里玩,招你了,还是惹你了?柳秀云你居然打我儿子?是不是觉得你嫁到谢家就很了不起?可以回到娘家这边横行霸道、为所欲为了?今天你要是不说清楚为什么打我儿子,你就别想走出这蘑菇屯去。”韩奎举着蒲扇般大的手,指着柳秀云说道。

“就是,你们谢家村的人还想欺负我们蘑菇屯的人不成?我家丫头和二丫玩的好好的,也被那个什么谢忠明给推倒在地上,你们看看,这手都刮破皮了,衣裳也弄脏了,你说你个几十岁的大人,带着儿子来欺负自己的小侄女,连来串门的小孩子都打,你还好意思吗你?你还要交代?你先说说怎么给我闺女一个交代。”柳立秋拉了自己的女儿红袖过来,把红袖那个摔了破了皮,有一条血口子的手拿给大伙看,他最近帮着柳立华修房子,赚了一些钱,柳月儿又帮他两个闺女起名字,又教会自己家怎么弄猪下水,他跑外村去收拾来了好几副猪下水,一家人吃的好些,媳妇的身子也好一些了,这些天两个小的也有奶吃了,这些都多亏了柳立华一家,所以他也站出来帮柳立华撑腰。

“怎么你们蘑菇屯欺负我们人少怎么的?我家秀云好歹也是你们村里嫁出去的,这回趟娘家就被村里人把母子二人打成这样,你柳立华是觉得自己有钱了,财大气粗了咋的?不但不认爹娘,还能把姐姐外甥给打伤了,我告诉你,柳立华,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个满意的交代,我可不放过你。”谢庆文见有这么多人帮着柳立华,不由强词夺理的说道。

“我有不有钱是我的事情,只要没有拿你的钱就行了,认不认谁也要看他是不是真心对我好,也是我的事情,起码像你家这样的亲戚我是不想认的,这些事情都和你没有关系,你要说我这么小的闺女打了你媳妇和儿子,你们就拿出证据来,找出证人来,把事情怎么发生的给说清楚,让大伙评评理,要不找村长来也行,大家要是说我闺女错了,我给你交代,大家要是说你媳妇错了,你给我赔礼道歉。”柳立华厌恶的看了他一眼,这个姐姐姐夫以前每次回来,从来就看不起自己,对自己不假辞色,总要想尽办法划拉自己的东西,还把自己的闺女当丫鬟奴仆一样的使唤。

“对,大家都坐下来把事情先说清楚,究竟谁有理我们大伙一起来评评,光这么吵下去也不是个事。”周伯用手里的烟袋敲了一下石桌子,在场的人就属他和柳玉贵年长,他也被邀请坐在石凳上,所以他说话还是有一定的分量的。

“明摆着就是这两个丫头片子打了我嫂子和侄儿,你们就给个交代就是了,还要说什么呢?”谢家兄弟还是很横的说道。

“话可不能这么说,既然你们要交代,今天就得把这件事情的是非曲直,弄个明明白白来,既不能让人说我们蘑菇屯的人没有教养,欺负外嫁的女儿,也不能让我们蘑菇屯的人受欺负,在自己家还被人欺负上门,这话好说不好听,以后我们蘑菇屯的人还这么走出去?还不得让人给小瞧了欺负死啊?”韩奎也头一偏,对着谢家兄弟冷冷的说的。

“我嫂子和侄儿一脸的伤是明摆着的事,怎么就不是这两个小丫头打的,还要个什么是非曲直?这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到的。”谢家的兄弟态度还是很强硬。

“这倒是奇怪了,我怎么听大伙说是你嫂子带着儿子,上门来蛮不讲理的打了大丫头,这两个丫头好好的呆在自己家里,怎么就能打了你嫂子和侄儿?而且秀云啊,你一个大人和一个半大的小子能被这两个小丫头给打了?”周伯冷冷的看了那个咋呼的谢家兄弟一眼说道,又问四周的人,“你们大家谁相信,这两个这么小的丫头能把两个大人给打伤了?”

“他们两母子这么高壮,就这两个瘦小的小丫头,怎么可能会把他们打成那个样呢?这两个小丫头从小可没有少受他们母子的打骂。”住在柳玉贵隔壁的胖婶说道,她公公和柳玉贵其实也是堂兄弟,只是那年为了她公公死了,柳立荣去灵堂上讨要五两银子的债,从来还没有人要账要到灵堂上,搅得的死者不安得,所以两家从那时起就闹翻了,她可不怕再多得罪一次柳玉贵和柳秀云一家子。

“不是她们打的,你们说是谁打的,我嫂子昨天好好地一个人回娘家,今天母子二人就这样了,而且就在柳立华家呆一会就变成了这样,不找他们找谁?”谢家的兄弟很是激动。

“她们怎么伤的管我什么事?你那只眼睛看见我姐妹两个打他们了?你要有证据或是证人你都拿出来,没有的话就不要跑这里来讹人,我们两个这么小能把他们打成这样?说出来你们大家谁信啊?你们大伙都看到了,我爹娘都刚刚才从镇上回来,是不可能打了你嫂子他们的,或者是我小弟和小妹有本事把他们给打伤了?今天你嫂子母子四个对我们姐弟四儿,被我们姐弟给打的落花流水的,你们大伙有人信吗?”柳月儿拉着飘絮走到柳立华身边对,笑嘻嘻的指着旁边被烟翠牵着的宝生,对谢家兄弟说道。

边上的人一听,大伙都笑了起来,也都摇着头笑着说道:“要是再过个十几二十年,等宝生长大了,我们会相信是你们几个打的。”

谢家的几兄弟一看眼前这几个小孩子,也都直摇头,这眼前最大的女孩才十来岁,最小的连路都走不稳,都觉得是不是自己被大哥大嫂骗了,不过有一个人还是咬牙说道:“在你家不是被你们打的,还能被谁打的?不管怎么样你们得给个说法来,陪伤药费来,我这侄儿眼睛都打黑了,要是瞎了怎么办?”

“这可是黑白颠倒了,明明就是你这做姑姑的看兄弟不在家,上门欺负两个小侄女,我们大伙当时可看的清清楚楚的,上来就打了大丫一巴掌,二丫那小丫头都跑出来喊救命了,怎么变成她反过来要说法了啊?”说话的是上午就看热闹的一个女人,她本来是不想得罪人的,可是后来她儿子小豆子也跟着狗蛋一块去帮着打架,被柳秀云给推地上把额头上撞出一个包来,这一下她可就心疼了,心里把柳秀云就给怨上了,所以毫不犹豫的就跳出来说实话,“你们大伙看看,我儿子头上的包,就是柳秀云打的,你说你几十岁的人了,怎么能打这么小的孩子啊?我家小豆子可是还六岁的人。”

“就是的,我们大伙可都看的清清楚楚的,不带这么的,欺负完人还要上别人家闹,不就是看人家柳立华家里现在有钱了,想来打秋风吗?还要伤药费,好意思啊。”另外又有人附和道。

“这何止是想打秋风,简直就是想来讹诈,咱们村里还从来没有这样的人。”很多人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之情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