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青山相待

第六十六章 什么是放肆啊?

青山相待 cclzx 2755 2014-07-03 21:13:55

  “大姐,这个徐公子真好看。”飞絮看着徐博傻呆呆的说道。

“你个小丫头,才多大点,就知道什么好看不好看?”柳月儿抬手又敲了飞絮的脑袋一下,“姐姐不是和你们说过了,男孩不是用好看来衡量的,要看有没有本事和担当,像春生哥那样才叫好,知道不?”

“就是,飞絮,大姐说的没有错,你看春生哥现在就能和爹他们一块去深山打猎,自己一个人就能养活他娘,又高高壮壮的,眼睛又好看又有神那才叫好看,懂不?这个徐公子就是大姐说的小白脸,有什么好看的。”飘絮看了床上的徐博一眼,不屑一顾的说道,在她心里可没有人比石春生还好看了。

“可春生哥就是没有他好看啊,看起来也不像徐公子这样斯文有礼。”飞絮坚持着自己的观点。

“你又没有和他说过话,你怎么知道他斯文有礼?赶明个他起来了,说不定是个很坏很凶的人,春生哥就是比他好看。”飘絮反驳道。

“行了,你们两个小丫头,这么小懂什么好不好看的,你们两个吃饭没有?”柳月儿暗自摇了摇头,打断了两个小丫头的话,这才多大的人就懂这个了。

“这个徐公子就是很好看啊,这皮肤比我们还白,大姐、二姐你们看嘛,这眼睫毛和扇子似的,又长又翘的,这要是长到我的眼睛上就好了。”飞絮不服气的说道。

“我们还没有吃饭呢,走了飞絮,看你都说些什么呢,你要长成他那样还是我双胞胎妹妹吗?我可不要长那样,瞧你看着这个小白脸连口水都要流下来了,真是的,你还要不要吃饭了。”飘絮不赞同飞絮的话,声音有些大,也不管会不会吵醒那个徐博。

“好了,你们吃饭去吧,去晚了等会好吃的菜都没有了。”柳月儿有些无奈的把两个妹妹给赶走了,也不知道她们两个有什么可争的。

徐博听见这三姐妹说的话,很是无语,没有想到这乡下的小姑娘会争论自己的长相,不知道那个石春生是谁,看样子这姐妹几个都对他映像不错,只是这个大姐居然只管自己吃东西,丝毫都没有想过要叫醒自己,可是见她吃的有滋有味的,闻到飘散在空气里的扑鼻的野鸡的香味,他觉得自己肚子也有些饿了。

柳月儿吃饱后,抬头往炕上看了一眼,正对上徐博的幽深的眼神,他似乎醒来有好一会了,就这么看着她吃饭,那眼神似乎是在控诉柳月儿不尽责,只管自己吃饭不管他,又似乎冷冷淡淡的,没有什么情绪,柳月儿如无其事的笑着说:“你醒了啊,要不要起来吃点东西?”

“嗯,你扶我起来。”徐博轻声的说道,他本来是想自己坐起来了,可是全身还是没有一丝的气力。

柳月儿见这小子拽拽的样子,说话一副高高在上命令的口气,心里有些不悦,还是爬到炕上,扶着徐博的肩膀,想把他给扶起来,可是这小子似乎自己一点都不配合,完全不动,把他扶起一半,他又倒下去了,柳月儿也跟着倒在被子上。

“拜托,你自己也稍稍配合一下,好不?你这么大个人了,我怎么能完全抱得动你嘛。”柳月儿爬起来,有些不满的说道,又在徐博身边跪着,再次伸出小胳膊到他脖子下,去抱起他的肩膀。

徐博看了一眼因为使劲而小脸通红的柳月儿一眼,咬牙用因为使劲而疼痛的颤抖的双手撑起自己的身子,柳月儿发现被自己抱着肩背的少年,浑身颤抖的厉害,脸色愈发的苍白,一瞬间满脸汗滚滚的,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刚刚扶他为什么会倒下去了,看样子这少年时得了很厉害的病,全身动不了,所以先前一直是聂志远在抱来抱去的,自己倒是错怪了他,他并不是有意不配合的,扶他坐好,拿了被子枕头给他在身后靠好,又去打了一盆热水来,拿了块崭新的细棉布巾来帮他洗了一把脸和手。

徐博一直一言不发的任由柳月儿怎么弄,中毒后的这两个月,他从先前刚开始的激动愤怒,到现在的平淡冷静,也习惯了人们的人各种眼神,却没有哪一个人像这个小丫头这样,没有任何的惊奇,只是平静的帮自己洗了把脸和手,然后问道:“你要不要先喝口水再吃饭?”

虽然饭前喝茶水不符合徐博以往的生活习惯,他还是按照柳月儿的安排,先喝了几口水,然后再一口一口的接着她喂的鸡汤和饭菜,两个人都没有说任何话,一个人喂,一个人吃,柳月儿也没有问他想吃什么不想吃什么,只是把飞絮送来的饭菜都喂到了徐博的嘴里,又喂了一碗鸡汤,才问:“你吃饱了吗?还要不要一点鸡汤?”

徐博摇了摇头,他其实吃的很饱了,只是柳月儿喂他就接着,他在潜意识里觉得自己要是连饭都吃不下多少的话,眼前的小丫头肯定会说自己是没有用的小白脸,会鄙视自己。

柳月儿把桌上的碗筷都收到一个篮子里,拎了出去,到前面的堂屋那边转了一圈,那些人酒兴正浓,估计一时半会的还不会散场,家里的女人小屁孩们也在厨房和那些来帮厨的女人们一块吃饭,她只好又回到房里照顾那个徐博。

徐博靠在被子上,低垂着眼睛看着自己放在被子外面的双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看不出是什么心情,这个样子先前柳月儿离开时就是这样的,柳月儿进来后看到他这样子,觉得他被一层浓浓的悲伤和孤寂所笼罩着,带着不属于一个小孩子所应有沧桑,本来她以为自己来到这世界就是一个孤寂的灵魂,经历了生死轮回,看淡了岁月悲欢,可是这个徐博身上厚厚的孤寂感,居然让她有所共鸣和心悸。

“你要躺下去休息吗?”柳月儿想了一下,还是打破了寂静。

徐博看了眼前这个有些土的小丫头,他在她的眼里没有看到怜悯和同情,心下不由暗暗的喘了一口气,他现在最怕看见的,就是周围的人用怜悯和同情的眼神看自己,那会让他觉得自己是废物抬不起头来,还好这个小丫头没有那种眼神,他摇了一下头,算是回答了柳月儿的问话。

“你想要我帮你做什么的话你就说好了,你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里,不要客气啊。”柳月儿不想太安静的陪他坐这里,只好找一些干巴巴的话说到。

徐博听她说到‘当成自己的家’,眼角不由得抽动了一下,只是冷冷的看了柳月儿一眼,仍然没有说话。

柳月儿觉得他刚刚的那一眼冷的似乎要冻死自己,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让这个不爱说话的大少爷有这种苦大仇深的表情,不由得说道:“算我怕你了,我要是说错了什么请你原谅,千万不要一直用这个表情对我,你说你多帅的一个小伙子,可是一直都是这种冷冰冰的的表情多吓人啊,笑一个嘛,你笑起来肯定是很好看的,不说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倾国倾城,也是阳光灿烂,春光明媚的。”

徐博这一辈子还没有见过那个小丫头敢在自己面前这么说话的,甚至敢评说自己的容貌,不是现在自己不能动的话,他都要一掌拍死这个小丫头了,不由得咬牙切齿的说道:“放肆。”

“呵呵,什么是放肆啊?承蒙夸奖,我一直就是这样的。”柳月儿见他生气,心情不知道怎么的特别好。

“你好大胆,我定要柳玉勇好好的教训你一番不可。”徐博气的脸都青了。

柳月儿一听这话,就知道这个小屁孩平日定是高高在上习惯了,挺嚣张跋扈的,可是还真不能让他告状,谁知道柳玉勇是什么性情,万一真的揍自己一顿的话可不妙,“我真鄙视你,动不动居然就想到告状,还真是小奶娃呀,再说我怎么放肆了,不就说你长的好看嘛,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吗?真是的,别人要说我好看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谁像你这样?好像全世界都对不起你,欠了你的钱似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