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四月飞花

第56章 离殇

四月飞花 陈诺凡 4223 2013-05-29 14:14:59

  张璃固执的在湖边站了一夜,她不相信菲菲最后会选择不信任他,就算她真的不相信他,他也要问她一句为什么,为什么她不赴自己的约?

东方渐渐翻起了鱼肚白,太阳也慢慢升起,太阳的灼热一点一点的温暖着大地,张璃的心却在一点一点变冷。当湖边出现第一个晨读的学生时,张璃终于放弃了等待。他摇摇晃晃的走出校门,在学校门口的24小时便利店买了几瓶白酒,坐在校门外的湖堤上喝酒。

张璃的酒量本是不差的,可是空了一夜的胃已经不起这样强度的酒精残害,终于罢工。当刘月发现他的时候,他已倒在岸边不省人事。

刘月招呼人手将他抬上车,送去了最好的私立医院。老陶看着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向来自信满满充满活力的小少爷被折磨成这般模样,心里恨极了现在对自己指手画脚的这个女生。但是身为下人,拿张家工资,又舍不得这个一直真心待自己的小少爷,便也只能忍气吞声。真不知道夫人是什么眼光,明明菲菲那丫头又单纯又善良,正好适合少爷,夫人却非要帮眼前这个趾高气昂心机毒辣的女生。

菲菲从昏睡中醒来,入目的是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壁还有白色的床单,有一瞬间的迷惘,然后昨晚的记忆被一点一点唤醒。

李杰,是李杰突然出现并救了自己,他被打得那么重,现在怎么样了?急急忙忙爬下床,却因为体力没有完全恢复而差点摔跤。跌跌撞撞的冲出病房,病房外有民警守着。她拉住她的袖子,着急的问:“李杰呢,李杰怎么样?”守着的民警是一个好大姐,看她的样子,知道她还没恢复,又知道她实在担心,便一把扶住她,将她重又扶回了床上,按着她坐下,自己也搬了把椅子在她对面坐下。菲菲看着她的样子,知道她必是有话要和自己说,不由紧张了起来,李杰,到底要不要紧?

“姑娘,你先别急。和你一起的那个男生刚刚做完手术,还没醒,现在在加护病房,你现在去也看不到他。”菲菲一听李杰做了手术且还没醒,心里更是着急,一下从床上站起来,因为中心不稳,还是跌倒了。

女民警扶起她,叹了口气,说:“别急,医生说他的手术很成功,现在只是麻药未退才没醒。你先好好休息,等他醒了我立马带你去看她,好不好?”

菲菲这才轻轻的点点头。

女民警不禁在心里擦了把汗,乖乖,自己好像又说错话了。

“大姐,他,严不严重?”菲菲小心翼翼的问,害怕听到太过残酷的答案。

“还好,有点脑震荡,全身有几处骨折,动了手术休养些日子,就没事了。”女民警说得轻描淡写,可是菲菲听着却觉得严重的不得了。

“这么严重,怎么办,怎么办?”菲菲伤心的呢喃。

“好了,你别哭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劝你了。那,你再哭我一会不带你去看他啦?”女民警实在拿她没办法,最后拿出了撒手锏,这招果然奏效,菲菲闻言果然不再哭,只瞪着水汪汪的眼睛看她。

她也实在是看不过这可怜兮兮的小表情了,只能假装绷着脸道:“还不快躺好休息?”

菲菲委委屈屈的重又爬回了被子里,心想现在的警察姐姐可真凶。到底心里记挂着李杰,菲菲终于还是没法安然入睡,只能瞪着天花板数着秒数。

不记得数到多少,事实上,菲菲连数秒数都没法安心数。女民警终于推门进来了,说李杰醒了,可以带她去看看。

站在加护病房的门外,透过门上的玻璃,菲菲终于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李杰,李杰也看到了她,只微微一笑,菲菲的泪水,便又如绝提的河水般泛滥。

她想进去看看他,却被旁边的警察大姐拦住了。

“一会有人来做口供的,你先别进去了。”

“哦。”这次菲菲异常听话,从窗户里再看了他一眼,乖乖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回到病房,已经有民警在等着了,菲菲配合着做完了口供,将自己在公园门口等人,这伙混混从下午开始就一直注意她以及李杰后来出现救她等情形说了一遍,却略去了张璃约她去公园见面的情形,只推说是约好了见网友。她心里有些怕,怕这件事情真的跟张璃有关,可是就算这样,她也不想让他牵扯进来。

从李杰给的口供里,公安机关发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李杰是接到短信才会去那个公园,这明显是一起有预谋的犯罪案件。而且这个发短信给他的人肯定跟这件事情有关,甚至,根本就是那个人在主导整件事情。可是对那个号码的调查结果不出人意料,这是一张太空卡,除了给李杰发过一条短信外,便再无用过。所幸事发路段不远处有交警的摄像头,对附近来来往往的人员进行一遍梳理应该能找出些线索。公安机关对这个案件正式立案侦查。

张璃从昏睡中醒来,只看到刘月和自己的妈妈坐在一起低声的交谈,视线搜索了一圈,并没有见到菲菲的影子,心里突然就觉得累,绝望空洞的累。

“妈,我想出国,尽快办理。”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张璃对张妈说,眼神决绝。

张妈一直就希望儿子能出国留学,只恨这儿子死活不愿意,如今这样一来,不仅成功把儿子和菲菲拆散了,还让他主动提出出国,真是一石二鸟,求之不得啊,立马点头答应。

张璃见母亲点头答应了,便转头不语,只盯着窗台上鲜艳欲滴的玫瑰落下泪来。那样鲜艳夺目的玫瑰,能开得几时?刚刚开放就要衰败,那么它那么用力的开放又是为了什么?就像他的爱情,注定失败,那他又何苦那么用力?还是离开吧,不信任也好,背叛也好,伤心也好,离开过后一了百了,以后再不见面总好过日日见,时时痛。

菲菲打电话回学校请假,班主任赵教授已经大致知道了她出的事,叮嘱她好好养病,并叫人将她的日常用品送到了医院。

送东西的是陈默,菲菲拉住她打听张璃的情况,陈默只摇头说不知,说从昨天傍晚见过他后便没再出现过。然后便语重心长的劝诫她,怎么可以独自跑那么远去见网友,这次没出事算是万幸,以后可千万不能这样了。菲菲听得她的话,只在心里默默叹息,他们知道的大概都是警察那边的消息吧?那么张璃呢?他约了自己去那里,怎么最后没有出现呢?

“默默,你看到我手机了吗?”菲菲突然想起来,自己手机里还保存着张璃发给自己的短信,可千万不能给别人看见。

“手机?没有啊。我帮你收拾东西的时候你桌上床上柜子里都翻过的,没看到有手机啊?”

菲菲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这一切果然都有人安排好了,只是张璃,你到底有没有参与?

菲菲自己其实没有受什么伤,身体很快就恢复了。但她还是向学校多请了一段时间假。李杰伤得太重,恢复起来很慢,身边不能没有人照顾。

一个星期后,李杰终于可以下床了,但也只能坐轮椅。菲菲便用轮椅推着他到医院的花园去散步,透透气。菲菲将轮椅停在紫藤花架下的长椅边,自己坐在长椅上和他聊着天。

“李杰,谢谢你。把你害成这样真的很对不起。”菲菲诚恳的道谢,并道歉。

李杰看着她,笑了:“心里很不安?”问她。

她点头。

“那就以身相许吧?”李杰说着,依然笑,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她一怔,她欠他的她永远都还不完,如果他真的这样想,她也唯有答应了。痛苦的闭上眼,缓缓的点了点头。

他却在这时候笑了出来:“傻瓜,连这种话你都相信啊?”他看着她,眼里尽是戏谑。

她愣愣的看他,突然便挥舞着手往他身上招呼:“坏蛋,你这个坏蛋,怎么可以这样欺负我?”

他笑着捉住她的手:“笨蛋,我可是伤员。”

她停下了手,流下泪来:“你坏蛋,你知不知道,我被你吓死了!”刚刚的那一瞬,她真的以为,他说的是真的,她便要这样,以报恩的名义。。。。

不是说李杰不好,只是,这样的婚姻,总是不单纯,或许将来会有感情,或许不会。如果有了感情便好,可要是一直都培养不出来呢?那要怎么办?

还有张璃,要怎么办?

李杰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她,眼里的伤痛和落寞一闪而过。或许这辈子,他们两个也只能如此了吧?除非他没有了骄傲,不介意她的相许只为了报恩。

可是自己的骄傲不允许这样,那颗疼她的心,也不允许这样。他不愿意让她,有一点点委屈。

“笨丫头。”他伸手揩去她脸上的泪,“如果你心里过意不去,就喂我吃一个月饭吧,我这个半残疾人吃饭不方便呢。”

她还是哭得抽抽搭搭,抬眼看了看刚刚随手放在长椅上的饭,伸手拿在了手里,用勺子挖了一勺递到他嘴边。

他却不接,只叹道:“丫头,你这哭哭啼啼的我怎么有胃口吃啊?”

她瞪他一眼:“还不是你害的!”但还是抬手把眼泪给擦了。

“来,张嘴。”擦干了眼泪,菲菲对着李杰命令道。

“你就这么照顾病人?这么凶?对病人的身心健康有影响的哦。”李杰对她的态度提出严正抗议。

“来,恩公,吃饭了,啊!”菲菲立马换了一种态度,引得李杰哈哈大笑。

“菲菲啊,饭来张口的日子真舒服,不然以后你就天天给我喂饭吧?”嘴里嚼着饭,李杰口齿模糊的的说道。

“行啊,以后你一到吃饭的点就来我们学校,我保证顿顿不落。”菲菲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李杰倒是开始犹豫了,不行啊,这一天跑三趟不是要人命嘛!算了。

“不然哪天我要你喂你就得喂,这样行不行?”李杰决定退一步。

菲菲想了想,这个可以考虑,嬉笑着答应了。心里却在盘算,呵呵,等你将来找了老婆,我就是想喂,估计你都没胆量来吃。

张璃的出国手续很快就办好了,一切准备妥当。可是要走了,心里却依旧放不下她,他还是想要那个答案,想知道她为什么那天不来赴他的约?为什么要背叛他?那天之后再没回过学校的他并不知道菲菲出事了。

刘月这几天得到张妈妈的特许,一直在张家做客,张璃此时方知刘月竟然是刘市长的千金,但也没有太多表示,甚至连惊讶都没有表现出来,跟自己无关的事,又何必关心。

倒是刘月看出了张璃闷在心里的想法,知道他是还没死心。一日,突然对张璃说道:“阿璃,我知道菲菲在哪里,临走前要不要去见见。”

张璃犹豫了一会,终是点了点头,他太需要知道这个答案。陶叔载着他们到了一家市立医院,两人刚刚进去,穿过门诊大厅,刚进医院的小花园刘月便停下了脚步。张璃起先并不明白刘月为什么带他来这里,直到他看到紫藤花架下的情形,他才明白了过来。原来她一直在这里,跟李杰那么亲密的谈笑,撒娇,竟然还喂他吃饭!他们还能再恶心些吗?他的双手紧紧地握着拳,指甲掐进了肉里。

正说笑的李杰突然顿住了,菲菲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看到了站在花园口一动不动的张璃。

她迅速的站起身,朝张璃跑去。找他这么多天,他终于出现了。

张璃见她跑来,反而拉着刘月快速的转身走了,完全不顾身后菲菲的呼喊。

菲菲突然停住了,眼睛死死的盯住张璃牵着刘月的那只手,那只手是那么刺眼,可是她却无论如何都移不开视线,任痛楚阵阵袭上心头。

她在原地站了很久,直到陶叔拿着一个信封匆匆的跑来交给她。她茫然的拆开信,一张支票飘了出来,落在了脚边。她弯腰拾起,竟有十万之多。信封里还有一张纸,仅寥寥数语:“这是给你的分手费,十万应该够了。很抱歉玩弄了你,但我不会道歉,这只是有钱公子的通病。”字迹潦草,语气冰冷。

菲菲的血气瞬间逆流,喉咙口的血腥味越来越不受控制,终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人也瘫软在地。

花园里不知何时起了风,吹起片片落叶。稍许,风停,落叶重归尘土。

尘埃,落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