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四月飞花

第94章 虚惊

四月飞花 陈诺凡 3037 2013-05-29 14:14:59

  张璃回到菲菲的公寓,菲菲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只是精神还不怎么好,在沙发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李杰坐在边上翻看她厚的像砖头一样的专业书。为了避免她看到新闻之类的再受刺激,他连电视都不敢开。听到张璃敲门,他连忙开门迎他进来,用手指了指闷声不说话的菲菲。

张璃见了,疼痛的感觉又一次涌起,大步走到她跟前,将她拥住了怀里。

“菲菲,十年前的误会已经没法改变,可是未来,请你相信我,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陪你走下去。”

菲菲安静的点点头,用双手回抱住他,眼泪又一次滴了下来。李杰看了看他们,叹了口气,帮他们带上门,离开了公寓。从今以后,他再也不是她唯一的保护神了。

张璃搂着菲菲在沙发上坐了会,想起现在已经是半下午了,菲菲到这时都还没吃饭,应该要饿了。看看此时已经平静下来的菲菲,轻声询问:“菲菲,我们去吃饭好不好?”

菲菲想了想,摇头说不去。

张璃知道她心里还没完全缓过来,但有些事不是躲起来装鸵鸟便可以的。便说:“菲菲,我们过我们的日子,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其他人的想法都不重要。他们愿意说就让他们说吧,我们走自己的路,过自己的日子便是,好不好?”

菲菲低头不语,但显然是在思考张璃的话。张璃趁机说道:“菲菲,去吃饭吧,我好饿。”说完又用手摇了摇菲菲紧握的手。

菲菲抬头看到张璃可怜兮兮的表情,知道自己不去吃饭张璃肯定也不会去了,只好轻轻的点了点头。

张璃看她点头了,连忙站起来去卫生间绞了把毛巾,帮她擦了把脸。所幸菲菲平素不化妆,没有被擦出花猫脸来。

两人出了门,菲菲还是有些不自在,看到邻居的时候都会不自觉地低下头去。张璃伸手牵住她的手,轻轻的捏了一下。她抬头看他。他说:“菲菲,我们没有做错任何事。”

她明白他说的意思,重重的点了下头。接下来再遇到认识的人,她便不再低头逃避了,到后来,索性大大方方牵着张璃的手微笑着和人家打招呼了。心里的那道坎一旦过去,人生便豁然开朗了。

吃完饭两人又去逛街看电影,高调的宣示着两人的幸福。张璃觉得,这是一种姿态,当你摆出一副对流言无所畏惧的姿态时,流言便也不攻自破了。就像现在,路人看到他们在这种时候还大大方方牵手逛街,反而说不出难听的话来了。

菲菲认为,这完全是因为路人被他们的胆大妄为吓到了,跟张璃的理论无关。不过张璃认为,就算是被吓到的好了,反正他们不会当面指着咱俩骂就行了。至于背后的谈论,反正听不到看不见,无所谓。菲菲笑说他强词夺理,心情倒是好了很多。

晚上张璃送菲菲回家,却站在门口迟迟没有离开,菲菲笑着推他:“快走。”

他嬉皮笑脸:“菲菲,今天累了一天,你也不让我进去坐会?”

菲菲便只好让他进门,见他在沙发上坐了,说道:“坐归坐,茶水我可是不招待的。”今天一天她都没烧水。

他不说话,笑着拉在自己身边坐下,搂进了自己怀里,脑袋抵在她肩膀上,笑说:“没事,我只坐坐就走。”

她不说话,任他搂着。过会感觉他脑袋耷拉了下来,回头看看,发现他已经睡着了。这一天,真的是太累了。

她轻轻的站起来,扶他在沙发上躺下,又进房间拿了条羊毛毯给他盖上,再把客厅的空调温度调高了。

回到房间发现放在床上的手机一直在闪,拿过来看,是孙妈妈。

这次的事情闹得这样大,远在S市的孙妈妈自然也听到了一点风声,只是她是相信自己女儿的人品的。她没有问女儿报纸上报道的那些是怎么回事,只是问女儿这两天有没有空,姑婆家的孙女要出嫁了,姑婆想起以前菲菲做得送嫁的糯米团子不仅卖相好,还皮薄馅多,非常好吃,便求着孙妈妈能不能把孙菲菲叫回来再给他家做回团子。

菲菲小时候住农村,村上的习俗,有女子出嫁,娘家要准备百八十个豆沙馅的糯米团子随新娘一起送去夫家。这种团子做起来非常的麻烦。要生旺旺的灶火,先将水煮开了,把开水浇在按一定比例混合在一起的糯米粉和粳米粉里,徒手搅拌,揉粉。然后将揉好的粉在一团团掰开,放在蒸笼里大火蒸熟,再取出用手揉,然后再可以做团子。整个工序里,从米粉配比,到加水的量,再到蒸粉的火候都有讲究,一般一个村都没几个人会全套工序的。菲菲小时候因为常跟奶奶去各家帮忙,但是把整套工序都学会了的。现在他们这一辈人里,会的人恐怕除了菲菲找不出第二个来。

孙妈妈本来想着女儿已经好几年没做过这种事了,现在说不定都早忘了,而且做这活也太累了,就想要拒绝了。可是孙爸爸说,找个借口让女儿回来一趟,换个环境休息几天也好,反正做团子也不会让她一个人做,几个老人总得要帮帮忙的。孙妈妈便犹豫着打了电话。

菲菲一听是姑婆的请求,二话不说就同意了。姑婆是孙爸爸的亲姑妈,对子侄辈极好,尤其是对她,当是亲孙女般的,疼得不得了。姑婆一辈子没叫自己帮过忙,这回难得开口,自己是怎么着也不会推辞了。当下便决定第二天一早就回S市。

第二天早上,菲菲因为第二天睡得有些迟,醒得有些晚了,起床去客厅,发现羊毛毯叠得整整齐齐放在沙发上,餐桌上还有豆浆和油条。张璃已经不在了,桌上有他留的纸条:“菲菲,我先去公司,晚上再来看你。我帮你跟事务所老王请了假,你再休息一天吧。PS:我发现桌上有一把公寓钥匙,我拿走了。”

菲菲简单洗漱了下,换了衣服,啃着油条下楼拿报纸。平常上班忙,报纸经常忘了拿,今天难得空闲,倒是想着要把信箱清空一下了。

看到报纸上大版面的张璃和刘月拥抱的照片,菲菲都已经不知道要用什么来形容此时的心情了。刘月啊刘月,你还想做什么呢?她现在才知道,原来自己的这个闺蜜竟然是这样坚持不懈的人,自己是该夸她呢,还是要骂她呢?想想还是算了吧,只当她是跳梁小丑自顾自演戏便是。当下将报纸放在桌上,自顾自收拾起了行李。

临走想起该给张璃打个电话说一声,谁想张璃电话已经关机了,大概是昨天没回家没法充电导致自动关机了。打给他秘书,秘书说他在开会,问她要不要叫他听电话,她说不用了,还是不要打扰他办公吧。于是拿笔在他的纸条后面加了几句话:“姑婆家孙女结婚,我回去喝喜酒。别担心,过两天就回来。”依旧将纸条放在桌上,拎起行李出了门。

张璃开完会回到自己办公室,看到桌上的报纸,心里咯噔一下,这时候秘书小姐又进来说菲菲曾经打过电话找他,想着是不是菲菲看到了报纸,心里更是着急。当下拿起桌上的电话拨打菲菲的手机。

此时菲菲人在噪杂的候车室里,完全没注意到电话响。张璃连打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心里越发着急,丢下电话匆匆往菲菲的公寓赶。

用钥匙打开菲菲的公寓门,里面没人,桌上堆了一堆的报纸,最上面的一张便是今天早上最新出炉的那一张。很显然,菲菲已经看到这张照片了,而且还相信了。

此时的张璃满心焦急,根本没有发现报纸旁边那张小小的纸片。

他匆忙奔出公寓,到了大街上却不知道自己改往哪边去了,茫茫人海,她若有心想躲,自己要如何找她?

正当张璃茫然无措时,一个衣着时髦精致的女子在他面前停了下来,仔细打量了他两眼,问道:“你是张璃吧?”张璃看她不像是八卦的人,便点了点头,神情却依然有些茫然。

“哦,我就住菲菲楼下,我离婚时菲菲帮了我不小的忙。”那女子看张璃一副茫然的样子,赶紧自我介绍。

“你好。”张璃应付着打了个招呼,现在的状况,他实在没有心情跟人交谈。

“我早上碰见菲菲了,她拖着行李箱说要回老家一趟。”女子接下来说。

张璃一下子就激动了,抓住女子的肩膀就问:“真的?你没有听错?”

女子仔细回忆了一下,点点头肯定的说,是真的。

张璃兴奋的一连对她说了好几声谢谢才驾车往S市出发,一路上心里都在不停的祈祷:“菲菲,你千万不要相信报纸上的事。”

凭着记忆来到菲菲十年前的家,却看到大门紧锁,张璃的心一下子就收紧了,都怪自己之前没有问过菲菲家里的事情,现在连人家搬没搬家都不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