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四月飞花

第100章 释前嫌

四月飞花 陈诺凡 3014 2013-05-29 14:14:59

  吃完饭张母起身收拾碗筷,今天因为难得一家人一起吃饭,她干脆把佣人都打发回去了,亲自和丈夫做的饭。她觉得一家人亲亲热热的,有佣人在反而不舒服。

菲菲见张母亲自收拾碗筷,便跟张父和张璃打了个招呼,跟进了厨房。

厨房外,张父和张璃坐在沙发上喝茶,张父止不住的夸菲菲:“这孩子我早就喜欢,看着乖巧,又知书达理,好得很。”

张璃在张父面前不像在张母面前那么拘谨,没好气的说:“您看着喜欢也不知道早点帮我们,我们也不至于蹉跎这十年光阴啊。”

张父叹气,语重心长的说:“孩子,任何感情都要经历考验才会变得更坚固,才会变得更珍惜。如果不是这十年,你还未必会知道她是你生命里不可或缺的那一个呢。你啊,还得感谢你妈给你这个历练的机会呢。”

张璃笑道:“你就是最护着你老婆了。”

“护老婆的才是好男人呢。你要是敢不护着菲菲,我第一个不饶你。”张父对自己护老婆这点很是自得。

“我都恨不得把她捧手心里才好呢,哪会不护着她?”张璃笑着说。

张父白了他一眼,这儿子明明比他还能疼老婆,还好意思来笑话他?

“说正事,你打算啥时候带我们去见菲菲家父母?”喝了菲菲家的茶,张父就一直想着赶紧见见这位了不得的亲家公呢。

张璃想了想,说:“明天下午就去吧,上午我想带菲菲去把证领了。”

“哪有你这么猴急的,也得双方父母见过面才行吧?”张父对儿子的这种猴急样很是不满。

“没办法,盖了章才保险。”张璃耸耸肩,对自己的猴急一点都不觉得可耻。

“本来我都想今天就把证领了的,是菲菲不同意,非得见过你们,征得你们同意才肯领,我才勉强宽限了一天。”

“嗯,菲菲这做得对,比你考虑的周全,也比你懂道理。”张父对这个媳妇愈加满意了。

厨房里,菲菲挽起袖子开始洗张母收拾进来的碗筷。张母见她主动劳动,也不阻止,笑嘻嘻的拿了个围裙给她,自己便站她边上,帮忙清洗她洗过的碗。

两个人配合默契,但一时间都没有说话,毕竟第一次单独相处,还都有些尴尬。

张母偷眼打量菲菲,看着安安静静洗碗的菲菲心里也有一些触动。菲菲的五官长得并不出色,可是组合在一起却让人看着分外舒服,而心无旁骛专注做事的样子,不得不说,真的很吸引人。

“你做事一直都这样专注吗?”很突兀的一句话,连张母自己都吃了一惊。

因为尴尬而只能尽量专心洗碗的菲菲更是吃了一惊,以为是自己光顾洗碗不陪她聊天惹她不高兴了,手足无措的答道:“不,不好意思,阿姨,我光顾着洗碗了。”

张母看她的样子,知道她是有所误会了,心里无奈,却也不能表现出来,这孩子到现在都还怕着自己。她拍了拍菲菲的肩膀道:“菲菲,你专注的样子很迷人。”

菲菲被她突然的跳跃弄糊涂了,哎?这是什么情况?一时更不知道要做什么反应。

张母无奈,只能直接的说道:“菲菲,等你和张璃结了婚,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要一直这么怕我吗?”

“不,不是,阿姨,您误会了。”菲菲听到张母的话,更是手足无措了。

“那你还叫我阿姨?”张母微笑着反问道。

菲菲看到她微笑着带着鼓励的表情,难道她是在鼓励自己改口叫妈妈吗?可是有不敢贸然真的叫妈妈,毕竟张母之前反对的那么激烈。

“该叫妈妈了,孩子。”张母善意的提醒她。

菲菲怔住了,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张母,她是真的接受自己了吗?

张母对她点了点头,回答她用眼神提出的疑问。

看到张母肯定的表示,菲菲眼角的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滴,却怎么也喊不出那一声“妈”。

张母看到她的样子,走上前来,将她脸上的泪拭去了,伸手将她搂住了,拍着她的背道:“孩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应该把我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张璃,更不应该还没了解你便贸然拆散你们。”

菲菲听到张母真心实意的道歉,这十年来的委屈便再也藏不住,全化作了奔腾的泪,再也止不住。

张母看菲菲的样子,自己也心疼了起来,这孩子是真的受自己太多委屈了。对于菲菲的哭泣,她也不阻止,她知道菲菲需要一个窗口来宣泄这么多年的委屈。待菲菲的哭声渐渐止了,她才拍着菲菲的背说:“乖,孩子,不哭了,咱以后好好过日子,好不好?”

又把菲菲从她肩膀上扶起来,扶着她的肩膀,认真的看着她,在向她保证,也是在等她一个肯定的答复。自从丈夫回来她答应不再干涉张璃的感情之后,丈夫也会时不时的告诉她一些菲菲这十年的情况和为人。

从丈夫的讲诉中,她也慢慢的开始了解菲菲,也开始慢慢的在接受她了。到今天,第一次真正有了接触后,她是真的开始真心实意的接受她了。一个知书达理又努力奋斗,又是自己儿子认定的女孩子,谁又会不喜欢呢。

菲菲听到她的话,又看到她略带期待的表情,用力的点了点头。过去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只要未来过得好,就好。

张母又帮她擦了擦眼泪,道:“孩子,今天就住这边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去你家见你父母,既然你们决定要结婚了,两方父母总是要见面的。”

菲菲点了点头,又说:“我去问问张璃。”

张母看着她,更是喜欢了,凡事不自作主张,知道要征求丈夫意见,不错,比她强。

两人洗完碗回到客厅,父子两人正聊得欢,张母走到张父身边,往他沙发扶手上坐了,笑着问道:“聊什么呢,聊那么开心?”

“张璃跟我说菲菲家开的农家乐呢,说是弄得可漂亮了。菲菲,你说是不是?”张父抬头问菲菲,见菲菲还站在边上,赶忙招呼,“菲菲,你还站着干嘛,赶紧坐下陪我们说说话。”

菲菲这才答应了一声在张璃边上坐了。张璃一把搂过菲菲,笑着问她:“你和我妈在厨房干嘛呢,洗碗洗那么久?”话还没问完,便看到菲菲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的样子,忙转头问自己妈妈:“妈,你又欺负菲菲?”

张母看着儿子的样子,有些哭笑不得,这儿子摆明了是护老婆的了。

菲菲见张璃问张母忙拦着,说:“不是啦,我们就聊天,有些感触,我才掉了些眼泪。真没事,你别冤枉阿姨。”

张母听到菲菲还叫自己阿姨,不满的叫道:“菲菲?”

菲菲这才想起厨房里张母让自己改口的事,有些不好意思,犹豫了会才轻声说:“你别冤枉咱妈。”

张璃听到菲菲肯叫自己妈妈做“咱妈”了,知道这两人肯定是把隔阂消了,虽然不知是怎么消的,但总算是好事,瞬间狂喜,抱住菲菲脑袋就在她脸上吧唧了一下,惹得张父张母哈哈大笑。

过了会,张璃又突然有所悟般对张母说:“不对,妈,菲菲都改口叫妈了,你的改口费还没给呢。”

“哈哈,凤仪,你这儿子比你还精。”张父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

张母瞪了儿子一眼,道:“还能少了你不成?”起身走进书房,一会便回来了,手里真拿着两封厚厚的红包,道:“我早准备好了。来,菲菲,拿着。”

菲菲没想到还有这一出,反倒不好意思拿了。张璃看她不好意思,便笑嘻嘻的替她接在手里。

“菲菲啊,你今天连妈都叫了,总不至于不叫爸吧?”张父笑眯眯的摸着下巴等菲菲叫爸。

菲菲看看摆在自己面前的大红包,反倒不好意思叫,憋红了脸就是说不出那个“爸”字。

张父知道菲菲是碍着那红包反倒不好意思了,也不拆穿她,只佯怒道:“菲菲,你不叫我可要生气了?”说完还故意做出个吹胡子瞪眼的样子来。

菲菲看张父是真要动气了,便只能轻轻的叫了声“爸”,张父听了开心的不得了,哈哈哈笑个不停。

张璃看菲菲已经叫了,忙一把就抢过了张母手里的另一封红包。

张母瞪他一眼:“有你这么见钱就急得不?缺钱呀?”

张璃嘻嘻笑着说:“我缺钱您又不是不知道?”

“缺钱还不赶紧回公司来?真打算跟你妈我分家累死我?”

“这个。。。。。。”

“还废话,近期就给我回公司来,你外面那公司你愿意让他在外面就在外面,愿意归并我们集团的就归并,但是你这个人,必须的给我回公司来。”张母斩钉截铁的说。

一会,见张璃不说话,又对菲菲说:“这小子现在就听你的,你给我把他弄回来。”

菲菲无语的看着这对母子,这火咋就烧自己身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