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日光濯濯绿清溪

男人当有所决断

日光濯濯绿清溪 zhangzhang18 1469 2010-11-22 14:13:24

  已经没多少木柴了,不过我也没有再去拣的意思,趁着现在天色尚早,骑马赶路总是好的,毕竟不知道大刀男是否会继续追来?同时,这密密的树林,林中的阳光甚少,都被树枝挡了去。搁在现代社会的环保梦想,却搁在这个时代出现了。只不过,估计森林中隐藏的危险也是不小的,如果出来只老虎,只怕我与他皆成为虎口里的食物,至于是美食还是填饱肚子的玩意,这都看老虎的感觉了。

他扬眉看我,示意可以走了,我把火扑灭,同时,打来水浇熄了燃烧着的木炭。

我不知道刚才这番刻意的絮叨到底进入他脑中没有,毕竟经历了这么些事情,不知道为什么被人束缚成这样,他不主动说我也不会去问,毕竟交浅言深,只能借机劝谏而已,至于听与不听,那都是他的事情了!

还是按照之前的,他带着我骑马,这次我倒是驾轻就熟没那么惊恐了,而一些情况他就慢慢的说给我听。

虽然朝代不同,不过孔孟之道还是社会主流,天箜王朝已经建立了百年,此时社会还算稳固,东西边疆虽然有鞑虏骚扰,南方也没有完全平息。听到这些话,我暗自下了决心,我就在这平稳的地方呆着好了,在这个时代我生存本就不容易,何况乱的地方,乱世生命如蝼蚁啊!

我们身处的地方偏北,不过距离边疆还有很远的范围,距离皇城倒是不算太远,皇城偏南,所以皇城这个时刻应该更暖和才是。这样刻意的介绍皇城,让我心中一动,便笑问他是不是要去皇城?他说不去,只去皇城北边附近的一个小镇,我长吁了一口气。皇城虽然安全许多,但是,古代的皇权斗争可是很激烈的,鬼知道会不会轻易的卷入其中,我自认为胆子很小,可不想涉入皇家争斗中去。去皇城北边,那也就是向南方走了,好在他认识方向和路,不然以我路痴的程度,想必不是在原地打转,就是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远了,到了此刻我方才庆幸救了这个人。

好在,他接下来的解释让我放心很多,当今皇上继位已近十年,国力渐趋富强。虽然我也想了解下整体形式,不过,他的嗓子如果使用过度,以后怕是废了很多的,来日方长。

我又想着我们在这儿呆了大半天,没人追上来,多少有些运气的成分,只能自我安慰,也许那些人忙着砍别人去了。

我背靠着他,而他的身体早让我用衣服绑着和我连在了一起,偶尔,碰到他,都能感到他瘦骨嶙峋的身体,心里有一丝怪异的感觉飘过。等再休息的时候,我便脱了我的羽绒服给他穿上,自己则从背包里找出一件稍微薄些的抓绒衣来穿上。

当然,这过程也并不容易,我脱下羽绒服后,立马就感觉冷风嗖嗖的往身体里钻,不过想到身边这个男人的身体,便再没有一点犹豫,有良心是好,不过有时候累的也是自己。我没法对这人视而不见,那就只能苦自己了。他看着我的举动连忙摆手示意不要,我却不管不顾的直接披上他的肩头,拽着。我展开羽绒服披向他的肩膀,一把抓着他的手就往袖子里塞,成功把左手穿上衣服以后,再拽右手的时候已经不容易,他使劲挣扎着,我一巴掌甩过去,“要想好好活下去,就得听我的。一个大男人,这样时刻还推推拖拖的,你这样的身体要不要命了?今天你穿也得穿,不穿也得穿。”

也许是我的语气狠厉,他才乖乖的让我把衣服穿上。等他穿上后,我感觉身体更冷了些,于是赶紧也让自己穿上衣服。

这样走走停停,感觉已经离最初的地方很远了,马疾驰的时候风更大了些,我感觉自己的身体热了很多,预计着是有些感冒的趋势,不过,现在倒是没有办法顾及的事情。而在这期间,他的伤口也逐渐的好转了些,身上的皮肉之伤因着我敷药的还算勤快,也逐渐好了许多,只是,断腿我倒是没办法扭转过来,还得找到医生才行。

————————————————————

今天被好友讥讽说点击量太低,切~~~低就低吧,反正也就是自己写着充实些,至于是否能得到大家的好评,这是附加值,不应该是文章继续下去的动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