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日光濯濯绿清溪

舌战“妖孽男”

日光濯濯绿清溪 zhangzhang18 1549 2010-11-22 14:13:24

  我毫不客气的盯着妖孽男看,还真别说这妖孽男长的不错,又大又圆的眼睛,看着没啥城府,笑起来极阳光灿烂的那种,让人看着他心情不由自主的跟着飞扬,典型的娃娃脸阳光型帅弟弟啊!我口水滴答了一下,听见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

妖孽男顶着一副天使的面孔盯着我看,我推开他坐起来,口气中约有些火气,“小样,你做什么?没看到女人睡觉么你?不知道非礼勿视吗?”

“唉,以为是个多美丽妖娆的女人,让我宇哥哥带回来,结果就这么个丢人海里都不见的女人啊?失望……失望啊……宇哥哥太让我失望了,”边说还边叹气,脸上的表情随着动作变幻,拧着个眉,眉头成了川字形,口气里尽是惋惜。

切,这个死娃娃脸男人,看着跟堕落人间的天使差不多,说出来的话却那么恶毒,真是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容颜。而虽然他攻击的是女人最在意的容颜,不过我一向很庆幸自己不是祸国殃民的绝代女人,平凡有时候反而是最好的伪装,可以好好的平凡的生活一世,可惜,貌似现在这平凡的愿望已经离我远去了,想到这里我就憋屈,那个该死的滕浩宇。

看到我对他这话的无视和平淡,妖孽反而眼里闪现一丝惊愕,这让我大笑出声。男人啊男人,愚蠢的永远以为女人最最在乎的是容颜,虽然这于大多数女人来说是事实,可是,某些时候他们从来没想过,美好的容颜会成为杀死和迫害女人最锋利的刀。

他看着我笑也跟着傻笑起来,我们就这般肆无忌惮的笑着,尤其是我,在外人眼里是极张狂极不符合大家闺秀的形象的。不过没有人看到那也就没有人来提醒,而唯一目睹这一幕的妖孽男,正笑的莫名其妙。

笑过之后,妖孽男倒是对我的态度和缓了很多,“你有点意思。”

“谢谢”。

看到他态度好转了些,看来我已经消弭了他的遗憾,敌强我弱,敌弱我强,既然局面逆转,那就该轮到我来释放我的怒火,你个小P孩攻击本姑娘的容颜没关系,我可以很大度的原谅小盆友的无礼,可是我没忘记这家伙未经本人许可擅自闯入我的房间,而且在我睡着的时候不知道那恼人的“蚊子”是什么,是可忍孰不可忍,有些事情得坚持自己的立场,鉴定的表明我的态度,毕竟我自己的隐私是不容许别人侵犯的,如果什么阿猫阿狗以后都可以随意来我休息的地方撒野,那我还混个P啊!

“你个混蛋,随便乱闯女人的房间,就是为了挖苦我的容貌吗?难道你亲爱的爸妈没有教会你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或许,你还需要返回你妈妈肚子里重新修整,把那些个劣根褪毛了才出来见人。”我歇了口气继续骂道,“如果你爸妈觉得保修太麻烦,我不介意出手帮他们毁掉你这个残次品,等教会了你什么是尊重,什么是隐私再出来见人。还有,你老实交代刚才什么玩意在我脸上骚扰,今天不给我交代了,别想出这个门,我会大叫非礼,让他们把你开祠堂进猪笼,淹死你个王八蛋,TNND。”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想必是没想到我说话如此生猛和狂野,不好意思,我本就不是个淑女,尤其是对于让我恼怒的人,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是我以为最好的方式。

“二哥,你原来在这!”滕浩宇走了进来,语气中微带了一丝不爽。

“老三,我这号称无所不知的江湖百晓生听说你带个女人回来,不挖点内幕岂不是对不起自己,这不,先来挖点料,谁知道……这么彪悍的女人,你从那里找来的?你打算做河东狮的相公?”妖孽赶紧讨好的解释到。

“切,说的那么好听,说来说去就是个混狗仔队的,八卦男。”我鄙夷的说道。

“她,可是我的救命恩人,至于我是不是要做河东狮的相公,这也是我自己的事情,不是谁都可以来质疑的。”我的声音才落下,便听到滕浩宇很严肃的说道,找不出一丝勉强的迹象。

滕浩宇叫了紫焰进来帮我梳妆打扮,自己则和百晓生絮叨着什么往外走去。不过没过一会了,又折了回来,丢下一句:晓生是女人,就飘然离去。

闻言我直接筐瓢,傻楞当场。

——————————————————

不知道是不是这2天去取包裹太冻(湖南西部已经到处都是冻雪,冷的够呛)导致的,头晕晕的全身无力,总算码好了一更,大家多支持,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