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日光濯濯绿清溪

早就不想活了

日光濯濯绿清溪 zhangzhang18 1752 2010-11-22 14:13:24

  最后滕浩宇率先笑了起来,大家也就跟着哄笑开来,而我,比起在场的MM,笑的肆无忌惮的毫无淑女形象,谁看我我也不理直接瞪了回去。

在大厅内那一道道近乎恐怖的笑声中,我大刺刺的在就近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上去,瞥见眼滕浩宇。淡淡的道:“说说吧,你们商量的到底是什么?这么神秘?别搞这些玄虚,咱们现在坐在一个屋檐下,别人看,我们也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炸了你也少不了我,所以我们要共同进退。老想离心离德,南辕北辙,胳膊肘往外拐,这样的话国将不国,世风日下,明白了?更何况,你似乎还没到可以忽视女人的地步啊。”

听到这略带有些提醒和警告意味的话,滕浩宇嘴角的笑容变成了讪讪的笑,沉默了一会。苦笑道:“也没什么,只是把我的猜测说出来,兄弟们打算出手。你女孩子家家的,血腥的事情少理。”

“猜测?那也就是没证据了,没证据的事情你们就这么干了?不怕冤枉了无辜吗?今天如果今天我猜测你,明天我猜测他,后天觉得你来害我,而我有实力我就干掉别人的话,那是不是就凭借自己的实力可以灭掉任何比自己弱的,同理,别人也可以不经证据就干掉你?OMG,一群……”对于他的话语实在无法苟同,我指着他说了几句,又想到最后这句把大家都得罪了,所以急急的掩口不语。

从门外进来一个人,抱着一只竹筒,进来匆匆说了句,收到新的线报,结果一群男人全部移步书房,连饭都不吃了。有点小帅那个男人经过我身边时,盯着我看了一会,目光中有丝火热。

对着这个对我有着稍稍敌意的女子,吃饭起来实在没啥意思,我拉下紫焰非让她陪我吃完,迅速闪人。紫焰带着我逛完了整个别院,到一处优雅的竹林时,我再懒得走,坐在竹亭里对着竹子发呆。

这么雅致的别院,这些忠心追随他的人,处处昭示了他不是寻常人家。这个芋头,究竟是什么人物?有什么来头?为什么一回来一帮人就窝在书房里,讨论什么呢?我突然很想找出这个秘密,知道他为什么受伤,可是有些时候,知道反而不如不知道来的幸福,我又很犹豫,知道了秘密,或许芋头就仅仅是滕浩宇,而不再是她救的芋头了。可是,我什么时候开始,会把他认成了我的芋头呢?

芋头从天之骄子变成了受伤无助的弱者,再又回到现在,中间的过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啊~~~~我突然给吓了一跳,之前小帅的那个男人,居然在我眼前放大,非常近距离的在我面前。这混蛋,不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吗?我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盯着他。

“小姐,小生这厢有礼了。”

“啊~~,”我继续惊讶,这次是受不了他文绉绉的话语,忍不住做出想吐的动作。

“小生卢西奥,久仰姑娘大名。”他继续无视我的表情和动作,更加酸哄哄的说话,我晕了我。

“你和滕浩宇他们商量什么?”我决定拿回主动权,不让这个酸气冲天的家伙继续恶心我。

“小姐最好自己问滕三公子。”不料卢西奥面色一整,这样回答到。而且似乎怕我问更多的问题,匆匆告退。

我敏锐的感觉到这个卢西奥应该不是他的属下。

自此在这住下,每日在别院中与紫焰相伴,无事钓鱼采花做花环,下棋则搞了五子棋教紫焰玩,却不想其他人也渐渐加入战圈,我这个师傅因为本就不甚精通,被滕浩宇某天心血来潮玩了几把,结果几把后就被杀了个片甲不留后,正式变成了死在沙滩上的前浪,再也翻不起波澜。或刺绣画画,因为本身我就对十字绣这些玩意儿也还喜欢,所以跟着紫焰做的不算太差,还能有一丝奇思妙想出来,但是后者,确实学起来很头疼的,先得学会毛笔,再来作画,我怕麻烦就懒得学,但见到一幅幅自己生动的表情从他笔下跳跃而出时,我感慨的很。

古代的生活,貌似这样过一两天没问题,悠哉的要命,我的好奇心随着时间的增长越来越甚。拣了一个不是太忙碌的午后,不由开口问芋头:“你这么厉害,怎么不去玩转一把天下,考个状元什么的试试?”

芋头冷笑两声:“玩转天下来做什么?还没玩就已经成这幅鬼德行了,难道真要成为败家之犬了吗?”他笔一搁,狠狠的溅起一滩滩墨汁,本已经很漂亮的画登时成了一团垃圾,他揉成一团,丢在屋角。

一时惊怔,见到芋头双眉紧蹙成了川字形,而脸阴沉着,我不由一阵心疼,伸出手指来划着他的眉宇,轻轻的抚摸,希望能够平整。他将我的手抓着,按在自己的心间,低头,轻轻叹了口气,默默的感觉着我身体散发出的温和的气息。

许久,许久,芋头低声道:“悠然,如果不是你,我给人那般折辱早就不想活了。”

————————————————————————

瓶颈,文写不下去了,工作不顺利,好在已经做好打算,等都忙完,估计会更新勤快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