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情缘之俏王妃

第47章 一府渣渣3

穿越情缘之俏王妃 saem 3294 2016-03-23 13:54:31

  在场的人都被眼前那俩个晒恩爱的人弄糊涂了,老夫人不得不出声,她今天可不是想看到他们来府里秀恩爱,而是想尽办法让她最爱的孙女过上万人敬仰日子,咳,咳,咳……

“奶奶,你没事吧!”欧阳雪上前帮她摸摸胸口。

“雪儿,刚才都说是你错了,又不相信现在相信了吧!”都成亲那么外居然也不告诉本小王爷说相府里头还有个大姐未出嫁,

“姓樊的,我,我这不是怕你……欧阳雪带着低泣的声音。”

唉,“怕什么呢?”我们即然是夫妻了难道你是怕我……樊宇炯故意不把话说完。

这时老夫人与欧阳晓珠心里美美的,心想欧阳雪一定是怕樊宇炯知道她还有一位美貌如花的姐姐未出嫁,想一起接入王府所以才不敢说罢了,现在知道也不晚,俩人同时都把事情想歪了。

樊定炯继续他的毒舌,“你是怕我取笑你吗所以才不敢告诉我。”

听到这样的话老夫人与欧阳晓珠头上闪着无数的黑线,这是人说的话么?

“你都知道还要问我,我不理你啦,你好坏喔!听在他人耳朵里全是撒娇,”但是听在樊宇炯耳朵里却是那满满的警告,示意他别得寸进尺的。

“怕什么,你大姐没嫁又不是你没嫁,再说了你已经嫁到了王府,就算是大姐没出嫁这也不是你的错啊,这通通都是相府的事情,”这俩位还真是不腹黑不走到一起,一个腹黑已经够了还要俩个一起足以气死人不偿命啦。

奶奶,欧阳晓珠被气得凸起一双金鱼眼,转过身哼了一声跑着离开了大厅。

“雪儿有你这么说大姐的吗?”老夫人口气有点不佳地指质着欧阳雪。

“奶奶说得是,是我不好不应该说大姐还没出嫁,”装着红红的双眼对着老夫人。

这时,大门外传来声音,相爷回府啦。

“雪儿见过爹爹,近来身体可好,”欧阳雪也向狄相爷行了个礼。

哦,是小王爷陪雪儿回来了,你们随便坐坐,拉着樊宇炯的手小王爷你能亲自到相府来真是令本府逢荜生辉不少,小王爷听说前段时间你受伤了还好吧,欧阳相爷问都没问一声自家女儿,反而问女婿。

“有劳相爷关心,本小王爷现在全好啦。”

“好了就好,”这都怪雪儿没能照顾好你,这样实在不行,王府里没一个像样的女人。

“爹,”怎么能说王府没有像样的女人呢!有娘在她们可都……

话都还没说完欧阳相爷摆摆手示意欧阳雪别再往下说,“这是男人在说话你插什么话,难道在王府也是这个样子不成,面无表情地训着她。”

“相爷这你大可放心,雪儿对大家都很好,”且王府里的人都挺喜欢她的樊宇炯把所见所闻的说出来。

小王爷,你与她相处日子还是比较短不了解她,以后就会慢慢明白了她那小性子,(试问一下这些话那里是一个作为长辈说的,这个人真得有把欧阳雪当成是女儿么)身边还是要一个体贴些的好,欧阳相爷摸摸那八字胡子。

“是吗?那相爷请说来听听,”樊宇炯故作不知情。

小王爷,依你看她如何,刚才跑出去的人不知何时又走进来了指着站在一旁的欧阳晓珠说。

她,樊宇炯笑笑,相爷你是说大姐啊,很好啊!

这就好,这就好,欧阳相爷开怀地笑了,“她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皆通,骄傲地对着樊宇炯说,若娶妻能娶此女真是人生一大快幸事。”

“相爷说得极是!樊宇炯也相继笑了起来。”

这时一旁的欧阳晓珠听见了,两眼放青光的射出二道光芒,心想乐得很,哼你这个小样的,刚才不是一直嫌我年龄大吗?现在好啦只是爹爹才略提一下就像只哈巴狗似的,看来她的幸福已经离现在不远啦。

“相爷,不知道大姐许配人家了没有,”樊宇炯依然脸不改色地问。

呵,呵,还没有,“不知道小王爷有没有人选呢?”欧阳相爷眉开眼笑着说。

“不过本小王爷怕说了出来相爷你会不喜欢,”樊宇炯弹了弹衣袖上的细灰。

“怎么会呢?只要你说出来我们都会喜欢的对不珠珠,欧阳相爷宠溺地看了欧阳晓珠一眼。”

欧阳晓珠红着脸对着欧阳相爷道全依爹爹的。

“嗯,”欧阳相爷再次点点头,小王爷不会怪你的,但说无防。

相爷是真的么,雪儿你还记不记得上次我们去南门大街时碰到王大妈,她说她家的儿子还没娶亲你说大姐行不行。

“你是说那个跛了一个左脚,缺了一个右眼那个王大妈吗?”欧阳雪用着掩饰的表情。

不错,就是说她啊,你看吗?王大妈的儿子配大姐是足够了,再说大姐是遮女配王大妈儿子可是嫡子啦。

唉啊,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都给忘记了,王大妈可是十多年前失去了丈夫,也不知道爹爹喜不喜欢,扯扯樊宇炯的衣角。

欧阳相爷没想到樊宇炯居然会说那南门王大妈而不是他自己,谁不知道那王大妈穷得连吃饭都成问题,他可不是想他女儿随随便便找个人嫁了,他是想他的女儿嫁到樊王府去,珠珠是他最心爱的女儿啦,这俩人今天来绝对不是回来看他而是来找查的,真是把他气得够本了,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像今天这么气过。

“小王爷,你就是爱开玩笑,”欧阳老夫人忙着打圆场,来,来,坐好一会儿可要开饭呢?

欧阳雪看着欧阳晓珠那囧囧的表情真很想大笑起来,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打姓樊的主意。

是啊,小王爷你都不曾到相府来过今天我你翁婿俩人好好喝上一杯。

好啊,但我的酒量可不行喔,相爷请别见怪。

那里话,命令下人去张罗午饭,欧阳相爷还是一副很热情款待样子。

在用膳期间,欧阳晓珠母亲,朱琴即是欧阳相爷夫人(续弦,由继室抬起来原是欧阳相爷青梅竹马),也借着酒意与樊宇炯说,好女婿啊,你觉得男人若然身边有个知已会怎样。

“欧阳夫人,很好,看着欧阳雪略有所指。”

呵,呵,我也是这么觉得,你看这些年来相爷就知春风满脸的,朱琴继续发挥她的最拉手好戏。

欧阳雪全程当听不到他们的对话,因为有个毒舌的樊宇炯就够了不需要她参于其中。

你看我家的珠珠如何,朱琴这次更是大胆直接问……

喔,原来欧阳夫人是说大姐啊,我还以为是在说雪儿呢,因为经常有人对我说小王爷,你家小王妃与你真相配喔,你都不知道我们让多少人羡慕喔,说着还不忙拉着欧阳雪的手。

朱琴看到这种场面差点没跳起来,好女婿我不是说她啦,她从小就娇蛮横行,要多多教讨才行不然会让樊王府有损颜面(这个欧阳雪怎么能与她女儿珠珠相比)。

欧阳夫人,这可说错了,少天此生可娶到雪儿是本小王爷最大幸事,这可要谢谢在座的每一位,樊定炯说出有违良心的话。

欧阳雪在台下面踢了樊宇炯一脚,因为他们俩人被安排的位置隔了二个人,她这么一踢坐在她身边的欧阳晓珠活生生捱了一脚,却还要装作大体没坑一声,心里却把这欧阳雪骂了不下几百次。

欧阳相爷像那酒不用钱买似的拼命灌樊宇炯,可他错了樊宇炯是谁啊!大名鼎鼎的夜游神喔!有着千杯不醉的称号,狄相爷这算盘还真是打错了。

而这时在另一端坐着的欧阳虎看到欧阳相爷有些微醉之意,想替他找个下台阶,爹你拿错了我的酒杯啦。

有吗?小王爷来评评理是不是我拿错了,我们坐的位置那么远,欧阳相爷拉着樊宇炯不放,因为他知道若然这次错过了机会,再也不会有这么好的机会啦。

相爷,本小王爷眼抽没看到,樊宇炯也装醉着,雪儿我怎么看见你老在摇来摇去的,别动行不行。

“是吗?那你一定是醉了,我可没动呢?奶奶你说对不欧阳雪问题丢给欧阳老夫人。”

小王爷,雪儿自是没在动,不过?呢她这人就是坐不住的,请你别怪罪以她才好。

到了这个地步老夫人依然还要排斥她,这人怎么能偏心成这样,欧阳雪不是替她自己感到不值而是替原主感到不满。

小王爷,你喝多了我安排人送你回房吧!欧阳相爷继续一往情深地表演着。

相爷谢谢你的好意,本小王爷不习惯在他人府中休息,坐一会儿就没事了,雪儿过来让我靠一靠行吗?

他那样子像是醉了的人吗?说出去谁信,要骗人也选其他人吧!可她还是在他旁边坐了下去,暗地里用手捏着他的腰满脸笑容,你没事吧!我让人去煮个醒酒茶。

哟,樊宇炯强忍着那疼痛,我的小王妃叫你让我靠一靠,你干吗推我去碰石头啦。

姓樊的,这里是欧阳相府并没有什么石头,一定是你的错觉,欧阳雪还是微笑着,她要看他装到何时,借酒想趁机揩她的油,门都没有她欧阳雪是何许人也,再不济也是二十二世纪新人类啦,老被一个来自几千年的老妖精欺负也大不像话了。

没有吗?他用手摸摸可明明刚才就是有个石头敲在我的背上啦,你一定是以为我醉了对不所以才会骗人,雪儿你也大不厚道了,樊宇炯扯扯她那好不容易才扎好的头发。

“靠”还来这一套,简直就是搞报复,现在不是内斗时候,好暂且先把他那点小心思放下吧!你想靠就靠吧,不过不能把力都压在我这儿,承受不起的似是在撒娇。

本小王爷就知道你最好,突然把嘴对准她的唇瓣吻了下去,“哗”这味道好好喔!就知道你就是欧阳雪本小王爷的小王妃,语无伦次地说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