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情缘之俏王妃

第114章 年宴6

穿越情缘之俏王妃 saem 3087 2016-03-23 13:54:31

  欧阳雪,懒得再理会那俩个在争吵个不停的人,甩开高定的手往里面走去。

莫言看着欧阳雪离开了更是放肆地大声说着,高定,你还是不是人,居然在别人面前这么说自己的妻子。

“哼”,妻子这字你也配,妻子这名堂是你骗来的,高定用着通红的双眼盯着莫言。

难道说你就是为了她而这样对我,你也大不厚道莫言也红着双眼。

“神经病”,高定大步上前捏着莫言的手。

是,我就是神经病,不过也是你逼出来的,当时娶我也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的,我莫言并没有强逼你。

你没有强逼我!对,是本世子自己瞎了眼睛没能把你看清楚,你这样的人还真够虚伪,本世子算是看透你了莫言。

高定,难道你以前说爱我那也是假话吗?莫言带着仇视的眼光。

以前会那么说,是因为误以为你是救我的人,所以才会跟你说我爱你,可惜——

高定,你好狠心还以为你是真心爱我,原来你才是真的骗我最惨的人,莫言再也控制不住哭了起来。

别哭了,像什么,高定心情也并不是很好,但他还是有点理智在,这里是皇宫,就算有再多不是也不能在这里胡来。

是不是,因为欧阳雪所以你才不喜欢我的,可你也要想清楚她已经嫁给了小王爷,不可能再嫁其他人这辈子你都死心吧!

这是本世子的事,不用你来教育,高定脸色也不大自然。

好啊,那我莫言就放长眼看你能否得到美人心,态度更是不好。

这时有几位来往宫女往他们这边看了过来,进去吧!高定换了种口气,他也不想把自己家事搬到皇宫里头来,让人看笑话,不过这账他还是会跟莫言算的骗了他这么久,一点悔改之心都没有。

话还是说回到樊宇炯重新进到正殿时,就看见那云落在皇上耳朵旁不知道在说什么,皇上时不时看向樊宇炯。

皇上像是很赞同云贵妃所说的话,频频点头,时时嘴角不停往上翘,让人看到无不是觉得此时皇上的心情是什么令他龙颜大悦,(并无人知道究竟云落跟皇上到底在说些什么)

云贵妃也笑笑,语毕坐在属于她的位置上并它语言。

皇上,把视线放到樊宇炯身上停了下来,炯弟朕知道前段时间皇叔在樊王府遇刺一事,深表同情。

谢谢皇上的厚爱,爹他已经康复了一些,相信再过不久他就可以下床了,樊宇炯虽然不知道皇上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他还是见招拆招。

嗯,话虽是这么说没错,可军营里也不可总是缺了主帅对吧!你也是知道在皇叔受伤以来这段时间西域是多么的猖獗如今还再次来犯,令我们蒙朝不断受到阻碍,唉!也不知是如何才好!偷偷打量着樊宇炯。

我们蒙朝在皇上英明的带领下一定可以拦住西域来犯,樊宇炯虽然不喜欢皇上但这马屁他还是需要拍的。

嗯,单靠朕一人力量是有限,皇上像是在想着什么,眼睛突然一亮叫道,樊宇炯上前听封。

樊宇炯走到大殿中央,跪下接旨(心知自然不会是什么好事)。

朕现任命你为炯王爷,不知炯弟有没感觉到意外呢?皇上直直看着樊宇炯,虽然他年几远要比樊宇炯大很多,可他还是很嫉妒他,以前是云落之事,现在他又有一个欧阳雪更是令皇上抓狂。

臣弟是非常感觉到意外,臣弟何得何能现在就封为王爷,樊宇炯相信这事并不会如此简单。

不用感到意外,朕是想让你接替樊老王爷之职,明日起程抗拒西域。

西域,樊宇炯再次看着皇上,皇上臣弟从未带过兵打过仗怕会——

你是想抗旨,皇上话锋一转严厉地说着,炯弟,你也要为我朝想想,西域边关是一大突口,皇叔现在重病在身不能远征,一时之间又找不到其他将领上前,而你是最好人选目前并无任何封命在,其实皇上是刚刚听云落提意后才临时受封樊宇炯目的只是想他远离京城,(这样一来樊宇炯离欧阳雪远了,他就有机会可以接近美人,二来假若樊宇炯没有带兵打仗经验,失败那是尽早之事到时他再定樊宇炯一个罪名,可以轻松铲除了心中一大情敌,这么吗美人自然而然投怀送抱)。

臣弟绝无此意,只不过从未上个战场怕有个万一——

这些你都不用担心,朕早已经替你安排好了,塔伯文特将会是你的副将,其他皇叔的部下也都归你去管,你也不可能一辈子活在皇叔的光环之下对吧!通过这一次去出征西域就当是对你自我提升的一个好机会,别人想要都要不到~!皇上说去打仗就好像是在市场上买棵大白菜那么简单。

樊宇炯眸子闪了一下,(皇上会这么安排肯定后会有后招,他为何要把自己支开,难道是说他对,樊宇炯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不会是这样吧!回想起皇上刚进大殿时看到欧阳雪的表情,那一种强烈的占有欲……)

炯弟,还是说你真的想不顾整个樊王府的安危了,皇上脸色慢慢变了变,(其实刚才云落是跟他说了,想要得到欧阳雪就得要让樊宇炯离开京城这样才会有机会下手,再说世上有那个女人不爱虚荣呢?虽然他不知道云落是怎么知道他对欧阳雪有那种兴趣,经过这么多年了难得再碰上一位跟她长得一样的人,他自然是不会再错过,且这女子一开始樊宇炯还不喜欢,所以他才有机会。)

皇上,臣弟不敢,樊宇炯把头低下去并无人知道此时的他在想些什么。

既然不敢为何不接旨,皇上不怎么高兴地说。

臣谢主龙恩,樊宇炯接过圣旨,心也跟着沉了一沉,像是有千斥大石压在他身上令他喘不过气来。

嗯,知道自然是件好事,明天一早就出发没问题吧!

臣领旨,樊宇炯不得不接过圣旨明天一早就要离开,这个皇上还真是多凝,他离开了欧阳雪怎么办。

皇上像是看清楚了樊宇炯所担心什么,炯弟樊王府之事你就不用担心,朕会保护好樊王府,你就放心去出征吧!此战只许胜不许败,朕看好你。

谢皇上的厚爱,内心却把皇上鄙视过不停,愤愤地走到属于自已位置上坐下。

炯,这时樊宇冥向他这边走了过来,还真给你说对了皇上还真给你下绊子。

知道就好!樊宇炯示意樊宇炯跟他一起出去……

炯,你知道不知道你那小王妃是什么时候认识到那冒牌货,樊宇冥先把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

据我所了解雪儿应该不认识你那位冥王妃才对,虽然樊宇冥经常在樊宇炯面前称龙希儿为冒牌货,可他依然是叫她冥王妃且他也没有觉得那龙希儿有那里比不上司空星儿。

会像你所说那样吗?还是说你刚才没有看见她们俩个像是早就认识似的,且她们在台上配合的更是天衣无缝,就连他也有些嫉妒起来。

宇冥,雪儿的为人我是清楚的,她不可能以前就认识冥王妃,再说你那冥王妃不是番邦女子吗?怎么可能认识雪儿呢?(但随后一想会不会是她跟雪来一样都来处于未来,可他并没有把这话马上告诉樊宇冥,因为他也怕是他自己搞错了摆乌笼。)

你要是硬说她俩以前不认识,怎么也说不过去,你看她们俩刚才在台上那种默契不熟悉的人绝对配合不来,樊宇冥很肯定地说着。

对啊!樊宇炯也不得不点头,可你那位冥王妃自从嫁给你以后有没经常不在你王府里。

这倒没有,我让寒非盯住她,有什么事马上向我汇报,樊宇冥眸光闪了闪。

那寒非有没有把她的事向你汇报过呢?

这倒没有,樊宇冥也不知道是否觉得自己也有些不对,视线向龙希儿所坐那桌子望了过去,他也不知自己今天是怎么的,总是有若有似无地关心着那位冒牌货。

那就是喽,既然她嫁进冥王府也并未单独离开过,而雪儿那边我自是相信得过,这更是证明她们俩并无交集,宇冥试着接受冥王妃吧!她跟你很相配,也许你会说我多事,樊宇炯看向樊宇冥。

炯,你知道我爱的人只有星儿一人,除了星儿本王谁都不会爱的,现在本王对她也只不过是有些好奇而已并无他意。

宇冥,不知你有没想过,其实冥王妃远比司空星儿条件要好多了,不论是那一方面,这是樊宇炯个人的看法。

别把所有人都当作是你与你那位欧阳雪才行啦!那冒牌货本王是怎么都不会看上她!这辈子都要她活在那个小院子里不能离开他视线范围内,樊宇冥也不知为何会说这样伤人的话。

宇冥既然你都不想看见她,为何不把她放走呢?或许是自己喜欢上她也说不准,只是你没有认清罢了。

炯,这是男人面子问题好不好,喜欢上她这是根本不可能之事,把她放走了本王还有面子可言么!

唉!真搞不懂你,这样活得不累么?成天想着要如何计算他人,樊宇炯的想法也许是会简单些只要是自己不喜欢的人他绝对是不会让自己经常能看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