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情缘之俏王妃

第158章 龙希儿的到来2

穿越情缘之俏王妃 saem 3039 2016-03-23 13:54:31

  雪儿,其他不用说既然你能受得了这些伤痛我马上去准备工具马上动手术,但你也要有个心里准备好吗?龙希儿对上欧阳雪的眼眸。

学姐我懂欧阳雪弱弱地点点头……

樊宇炯见龙希儿走出去,也跟着走。

王爷,还有其他要吩咐吗?龙希儿看着樊宇炯他这个时候不是更应该陪在雪儿身边吗?

冥王妃,手术时可不可以尽量不要让雪儿受到痛苦行吗?樊宇炯担心地问道。

王爷,但你也要明白雪儿她怀了小孩子说不痛苦不受罪那是假的,不过我会尽量小心。

那就只保大人行吗?意思是小孩孑在不得己的情况下可以放弃。

雪儿知道会不高兴,龙希儿也明白樊宇炯所说的道理。

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只要不伤及到雪儿就行了,麻烦你了冥王妃樊宇炯现在把所有希望都押在龙希儿身上。

王爷,我救雪儿并不需要你的感谢,我一直都当雪儿是妹妹看待,感情自然不会比你少也希望你明白。

谢谢你,樊宇炯从亲走回帐篷内……

付卫你能帮我打下手吗?龙希儿温柔地问他。

“嗯”,付卫点点头,不论是何事只要你开了口,那怕是天上的月亮我都会替你想办法。

那麻烦你了以后也别在说这样的话,月亮我就不会要啦,但帮我打下手那是必要的,龙希儿把所需要的工具都放台一旁小桌子上再向另一旁的樊宇炯道:炯王爷麻烦你点了雪儿的麻穴,这样在手术中她就会感觉不到那么痛。

樊宇炯按照龙希儿意思把她的麻穴点上了,他也不想让雪儿这般受罪。

龙希儿接过绿儿,刚才照她吩咐去煎熬好的消毒草药,喂欧阳雪喝了一些剩下替她擦了二处伤口,再麻利用针线把脖子上的伤口逢上……

樊宇炯不敢相信地睁大双眼,这样也行吗,他以前只知道针线可用来逢衣服可从来没想到过还可以用来逢伤口,还是说雪儿她们那个世界真的科学那么先进。

而立在一旁的付卫,每当龙希儿需要什么他默默递上,也打从心底佩服着这个从小就离开龙炎国的小公主,另一手拿着块锦帕替她擦了擦额上的小汗珠犹如是在热恋中的男女。

樊宇炯把这俩人默契的动作看在眼里,在心底替樊宇冥捏了把汗,看来以后宇冥有得烦了有如此强劲的情敌。

付卫你把那个夹子,钳子递给我,龙希儿把视线放在欧阳雪小腹伤口上对着替她擦额头的人道。

付卫熟练地把她所需的工具递给龙希儿,(这也是付卫与龙希儿接触后产生出来的默契,只要他们任何一个动作就明白对方需要什么,就像是个双胞胎。)

樊宇炯这位见惯战场上血腥的男儿再看见这一幕幕心底还是有一种控制不住想吐的感觉,心想就是以后得罪谁都不能得罪眼前这位龙希儿,她手上那把刀可毫不留情一刀下去内脏全都会蹦出来,但也奇怪看见龙希儿那把刀在那中弹地方划过,再把那个夹子把肚子的肉涨开,小钳子往里头探下去一搅一搅地在动了,这一切都好像是弄在他自己的身上,痛得他冷汗直飙。

付卫也把樊宇炯全部动作看在眼里,这位肯定是爱妻一号,否则怎么会抖得如此夸张,现眼世上可问有那个男儿像他一样对自己妻子,想着想着把眼神放到龙希儿身上,这个女人何时才会懂他的心呢?(他是不会介意她以往的过去,再说以前的事情也不是希儿能控制,会发生以前一切事情都要怪他是他没能保护好,才让她走失了要是真正严格说来也是他的不是与其他人无关。)

龙希儿才不管他们是怎么想,(若然知道付卫此时想法的话绝对会对他说兄台是你想多了。)不小心才动了一下手上那小钳子,把欧阳雪痛得啊,啊叫。

冥王妃,可不可以请你别那么用力,雪儿她受不了樊宇炯看着龙希儿那手还在那里动,他肉体的感觉痛得不能再痛。

炯王爷不用那么紧张这点小痛是避免不了的,看这是什么龙希儿把钳子上往旁边碟子一放,溜出一个小弹珠在碟子上面,再迅速地在伤口上擦上煎熬出来的破伤风草药且把伤口逢上。

樊宇炯再次看见小弹珠时热泪在次流下,中这弹珠是多深他是知道的。

当龙希儿再次从床边挪开时,樊宇炯上前紧张地问她还好吧!

王爷雪儿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且弹珠也成功地取出来,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以前的状态放心吧!这孩子也没有意外恭喜你们龙希儿。

那雪儿她什么时候会醒来,他那颗揪住的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

王爷,这手术很成功在十二个时辰内她会醒过来,但在这十二个时辰内你们不得将她移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明白吗?另外有什么事马上通知我,这里还是让绿儿照顾吧!龙希儿看了樊宇炯一眼。

不用,有我在这里就行了,樊宇炯固执地说。

王爷,你应该也二天一夜没有休息了,雪儿暂时还不会醒过来,你想她醒过来时看不见你吗?满脸胡孑双目无神。

樊宇炯还想说些什么,但被一旁的付卫打断了,王爷,希儿已经很累了你让她休息下吧!炯王妃应该很快就会醒过来。

此人不说话,樊宇炯还真把此人给忘记了这人到底是谁啊!眼光扫向他阁下是——

在下龙炎国付卫将军,脸无表情地回答着樊宇炯,(付卫可是在穿越情缘之替嫁王妃里另一位重要人物)

你跟冥王妃是什么关系,你知不知道她是谁樊宇炯指了指龙希儿,他可不想在宇冥不知道的情况下让宇冥的王妃跟他人有关系。

这个可不是炯王爷要关心的,请允许在下扶希儿去歇歇付卫才懒的去理会旁人是怎么想一切与他无关。

你,樊宇炯看见龙希儿那累得几乎睁不开眼的样孑,最终还是把到觜边的话吞回去,改为吩咐着大牛替本王带冥王妃还有付将军下去休息吧!

是王爷,请冥王妃,付将军随属下来,大牛领着龙希儿和付卫离开樊宇炯主帐篷。

清风,替本王修书一封给冥王爷,让他加快速度来到关边的军营把冥王妃迎接回去,樊宇炯看着龙希儿他们一行人远去转过身对清风吩咐着。

属下马上就去,清风退了下去。

银虎,你们把秋红押上来,本王要好好审一审要把这个差点让雪儿伤亡的人。

王爷你休息好了再审也不迟,银虎也知道樊宇炯为了昨天的事二天一夜都没有休息过,他看的心里都难受死了。

银虎本王那里睡得着,趁雪儿还没有醒过来,绝不能把这个人在留下啦。

王爷这人再也没有活命的机会了放心好。

银虎你不能小看她,受了那么重的伤都死不了,由些证明她是拥有多么顽强生命力。

那只不过是没有打中要害而已,但她全身经脉已经被打断了一时半刻也还死不了,你去歇歇吧不然属下来审可以吗?

不行这事本王一定要亲自审,她为何这么狠心要至王妃而死。

王爷,别忘记了女人最容易是争风吃醋。

本王早就把她给休掉了,再说本王从来就没有把她们放在眼里,一直以来爱的人也只有雪儿一人。

王爷,你是这么想但是她人的想法你能控制的了吗?

银虎你的意思她也喜欢本王,别开玩笑你知道她昨晚怎么说的吗?

怎么说,可不相信秋红会不喜欢他,不喜欢的话怎么会如此伤害欧阳雪呢?

她是为了老王爷手上的兵符还有雪儿手上的鸳鸯阵。

想要得到老王爷的兵符可想像的到,但是要王妃手上的鸳鸯阵法,连我们都没有见过,她又是如何得知呢?

所以,她才会想杀雪儿,逼她交出口诀。

那王妃交了没有,银虎也担心着。

雪儿手上也并没有什么鸳鸯阵法口诀,所以才会被她伤得如此重,这一切幸好冥王妃来得及时才能逃过一劫。

银虎眼转了转,要不要等王妃醒来再作打算怎么罪她呢?

不用,本王就是要在王妃醒来之时把这事处理解决好,你明白么!

王爷——那你想打算怎么做。

让她说出幕后主使。

还用说除了骆路还会有谁啊!银虎有点鄙视着自家王爷,他是不连王妃受伤后自己也跟着变笨啦!这还是不是他们当初的门主王爷啦!

本王知道你想说什么!还是去把人押到办事厅去吧!

银虎不再说什么退了下去。

樊宇炯目送银虎离去,转过头对绿儿说,你在这里照顾好王妃,有事马上通知本王。

是奴婢知道,这些不用他说,她都明白欧阳雪对他的重要性,她是知道的。

在这期间内不得让任何人进来打扰到王妃。

是,要是青青郡主来也不行吗?

都不行,除了冥王妃之外,樊宇炯可不想在欧阳雪还没康复情况下被其他人骚扰呢?这样对她康复不好,听本王的话做不会有错。

是王爷,绿儿站在一旁等候他下一步的指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