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情缘之俏王妃

第159章 审秋红

穿越情缘之俏王妃 saem 3021 2016-03-23 13:54:31

  银虎把手上的人扔在地上,拱手向樊宇炯说着:“王爷犯人已经带上来了。”

“嗯”,做得好,想不到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来冒犯本王的威严,到底是谁指使你的严厉地瞪着地上的人。

“哼”,需要有人来指使我吗?对付像你这样的人还需要谁,我西沙秋红一人就够了并不把眼前这人说的话放在心上。

西沙秋红你最好就说实话不然,你是不会见得到明天的太阳。

哈,哈,哈是吗?怕什么反正有欧阳雪陪着我怕什么?秋红无畏地抬头看着樊宇炯。

你错了,秋红,雪儿她现在还是好好的,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樊宇炯走到秋红跟前蹲下与她平视笑着说。

樊宇炯别在撑着,欧阳雪脖子上的伤可是带着剧毒在这个军营里有谁能替她那么快解得了,秋红才不会相信呢?她对曾伟行的毒可是非常有信心,那怕只是沾了一点点也会要人性命。

不错她是中了剧毒可惜你的算盘还是打不响,偏偏就让人给解了那毒,其实你那毒也并没什么了不起的,樊宇炯反唇舌问。

不可能,这毒不可能那么快被解,且想解这毒蒙朝里还没有那个大夫能解更别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解掉,秋红还是不相信地看着樊宇炯,别为了骗我联这种谎话也说得出来。

不错,也许在蒙朝里并没人能解得了那种毒,可是在龙炎国呢?

龙炎国,秋红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的话,龙炎国她是知道,而那种毒始祖来源于龙炎国,随后一想他们根本没可能见到龙炎国的人樊宇炯一定是骗她的,想在她身上找出解药的下落,哈,哈看来还真是小看欧阳雪的魅力,别想再骗我在军营里那些大夫根本不可能解得了那种毒。

很奇怪吗?偏偏就已经解了。

“哼”解药我是真的没有,杀了我也没用。

本王说过了也没指望你会有解药,识相的就把幕后策划之后供出来可饶你性命。

樊宇炯别在给我饶圈子,你想要解药门都没有,就算有你也得拿东西来换秋红更是直直盯着他,更何妨这能解这毒药的药根本就不在我的身上。

本王不会拿任何东西或物品作条件更不会要你那所谓的解药,还是留给你自己吧!你只要乖乖把幕后之人供出即可。

你真不打算救欧阳雪或者说欧阳雪已经死掉了,要不然就是那欧阳雪在你心目中也不怎么样?秋红鄙视着我还真是替她感到悲哀喔!

秋红别在耍嘴皮,雪儿的毒已经解了不需你的解药本王更不相信你会有解药。

你,连续二次听到说那毒药已经解了也不得不让秋红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是谁替她解了,不可能,不可能……

刚才不是才说过了吗?龙炎国之人现在听懂了没有识相的就快点——

龙炎国人,也不可能这药只有药仙能解,其他人就算能解也不可能这么快才一个晚上而已就没事秋红更是摇摇头,没有三五个月根本不能见效。

你当然不可能,但有人能呢?不想再受皮肉之苦,快点把幕后之人供出,是不是骆路,樊宇炯锐利的双目瞪着她。

秋红摇摇头,唐突倒坐在地上,不是他并不知道我昨晚前来蒙朝军营。

那是曾伟行,樊宇炯试着问毕竟之前欧阳雪告诉过他说秋红与曾伟行有来往。

秋红的脸变了变颜色,随即恢复原色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还有曾伟行是谁。

曾伟行是谁你不说本王就不知道吗?樊宇炯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那王爷能告诉我曾伟行是谁吗?秋红虽然心里已经在打个鼓却一点也不退缩。

这时从外面走进来几位人,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很快地走到另一边,大哥,我知道曾伟行是谁青青并没有跟大秋走到一边,而是站在帐篷中央指着秋红,他就是半年之前与她在树林中幽会之人,后来看见我与大嫂还谎称说是她表哥呢?你不相信也可以问问大嫂,当时大嫂也在场。

青青郡主饭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讲,秋红全身上下都是伤趴在那里,但嘴还依然不饶人。

秋红你还想在狡辩吗?当时我大嫂还因此伤神呢?后来略施小计才跳跑掉呢?青青继续把当时的事情说出来。

是吗?那可否让你大嫂出来凭证呢?凭你说一句话就要判我死刑吗?秋红盯着青青。

秋红你明明把雪儿伤得那么重还故意说让她出来指证你,明显就是你强词夺理。

王爷,我并没有像青青郡主所说的那样,就算现在我不是你的侧妃,可也不能这么冤枉我。

是不是冤枉你还是言之过早,二个月前欧阳雪告诉他说曾伟行在路上拦劫她们时,他就觉得奇怪为何曾伟行与他们无恩无仇的为何要与他们为敌呢?现在终于明白了。

被你们抓住了我还有什么好说,可想要把罪名强加在我身上也不可能,我死都不会承认的,更不认识什么曾伟行。

秋红,你还在嘴硬。

我如何敢在王爷面前嘴硬呢?王爷可是高高在上的喔!我只是个无依无靠的小女子。

既然你不肯承认是认识曾伟行的没关系,本王可以拿出证据来让你承认,把一份发黄的纸丢在秋红跟前,你好好地看看那是什么吧!

哼,这是什么我看不懂,秋红更是无视那份发黄的纸张可心里还是没由来的一惊,这份信函他是怎么拿到手,当时她可是浪费了很多时间都没能找到。

秋红你不敢看对不,因为那上面是可以指证你跟西域人有密切的来往,没想到这信函偏偏让柳香给截到了所以出现在柳香手上。

王爷,你就凭这样一张纸就断定我与西域人有来往,你刚才不是才说了这信函可是出现在柳香的手上谁知道是不是你们合串起来呢。

好一个能说会道的人不过在本王面前你什么都不是,你不但是与西域人有来往且原本还是个西域之人。

你,你满口污蔑我,这时秋红口齿有些不灵。

是不是污蔑你自己心知肚明,还有你是刺杀老王爷与杀害柳香之人。

王爷,你这故事说得还挺动听的吗?还有吗?秋红迎上樊宇炯的目光。

秋红到了此时此刻你还想在狡辩些什么,你敢说并没有刺伤老王爷及杀害柳香。

我有在狡辩吗?你说我与曾伟行有不可告人的密密能否举出例子,但我曾经是你樊宇炯的侧妃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宜,你一定是想强加在我身上的罪行罢了,还有刺伤老王爷及杀害柳香的证据呢?

你想要什么证据本王一一替你传上。

就是刺杀王爷及杀害柳香的证据秋红理直气壮地说。

秋红,难道本郡主也污蔑你不成,青青在一旁听都火大了。

这个是不是就只有郡主你自已知道啦!再说当时你在场吗?还有现在我已经被你们抓住了说什么都由你们啦!

不错,秋红你确实是个有材之人,不过你却跟错主子以为这么说本王就查不出你们的罪行了吗?

王爷不知我有什么罪行呢?别把所有的罪都强加在我的身上,我不会承认的。

当日你可还记得杀了柳香之后你做过什么事。

我没有杀柳香,秋红一口咬着。

有没有杀柳香可不是你这嘴巴上可以抵赖得了,再给你看一看这个……

这是什么?秋红不可置信地看着地上的东西。

是不是有些眼熟呢?樊宇炯厌恶地看着地上的人说。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秋红死都不会承认认得此样东西。

不用这么快否认,这信函是本王从柳香那里找到的,也就是说那天柳香去逝那天,你在她房间里头没找到,你一直都在找这份信函本王说得没错吧!也就是因为这信函你才把柳香杀死。

不是。

不是因为这信函,那是因为什么?樊宇炯不给她狡辩的时间。

我是不会告诉你们是为什么,强忍着身上带给她的痛。

既然你现在不说,那以后都不用再想说话了,来人把她拉下去砍了冰冷的语言响起。

你确真要杀我,秋红没想到有一天樊宇炯真的会要把自己杀掉,虽然她知道以前他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她,但也没想到他会这么狠心,把她休了不说还要杀她。

既然你都想死本王没有理由让你活着对不,来人——

不,不,王爷你别杀我,别杀我,把我所知的事都告诉你,求求你别杀我行吗?虽然她全身是伤可到了此时她并不想死,之前他不说是在赌樊宇炯不会杀她,可是现在看来他也是个心狠手辣之人,说杀就杀一点情面也不留。

最好别挑本王的耐性,在等着她的下文。

王妃所中的毒只有西域骆路大将军手里才有解药,将军以前跟我说过他师傅是龙炎国药仙,他师傅是怕他会碰上对付不了的人所以才把此药和解药一起给他的,想要解掉这药一是直接去救将军,二就是去找药仙但是要去龙炎国最少也要一个多月才能到达根本就是行不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