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情缘之俏王妃

第163章 欧阳雪醒来4

穿越情缘之俏王妃 saem 3010 2016-03-23 13:54:31

  学姐,你真的打算离开蒙朝吗?打算离开多久欧阳雪看看龙希儿说道。

傻瓜,就算是离开也不会是现在啦!我离开了谁帮你治疗。

那准备什么时候离开,欧阳雪知道龙希儿是个说一不二的人,说了要离开肯定会离去只是时间上罢。

放心吧!暂时不会离去龙希儿给欧阳雪先打个预防针,怕到时她真蹄去的话她会受不了。

我知道,但是你离开蒙朝要上那去呢?番邦去嗎?欧阳雪紧盯着龙希儿想从她眼神中寻求到答案。

其实我也不是番邦之人,天大地大总会有一个可容下我的地方。

学姐那你意思是想去找原身的父母,你有没有想过当时他们为何会不要你。

也不能说刻意去寻找,可是前段时间付卫告诉我一些事情也想去弄明白。

付卫,付卫是谁啊,怎么之前没听何起过你调皮喔为何会没听过。

付卫是一个我新认识到的朋友,是在来军营路上认识的所以还没来得及介绍给你们认识,谁知你就先挂3,这可不能怪我的吗?

不怪你怪谁,这么久才来到军营欧阳雪嘟起嘴。

你身体好些后我把付卫带来让你们认识。

你跟那人已经那么熟悉啦!已经到了互相叫名字的地步,看来你那位付卫先生没少把你的心搋住喔!

那有你说那事,我们可是清清白白的你不相信可以问绿儿,她可以给我们作证是真的,龙希儿生怕欧阳雪会把此事当真忙着解释。

学姐看来你们俩个是有戏喽,是不是很快会有新姐夫可叫欧阳雪调皮地向龙希儿眨眨眼。

这是不可能之事,在我跟前说说即可,别在他人跟前也这么说,别人还以为我龙希儿嫁不出去呢?

这可是你说的,我没说过,你有没了解过他怕不怕……

他是龙炎国人。

是他告诉你的,欧阳雪真越来越好奇对那位叫付卫的男人。

雪儿,他还先诉我很多有关于龙炎国之事,龙希儿说着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嘴巴己经开始往上扬。

你对龙炎国很感兴趣吗?欧阳雪把龙希儿的话从新重复一遍。

也不是很有兴趣,反正趁现在我是自由身时多走走也好,免得老了以后才来后悔。

他说了什么让你对龙炎国那般有兴趣,或者是说你是那人感兴趣对不对,但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那有你说得那么夸张,只是不想让自己后悔罢了。

学姐你非去不可吗?我可会舍不得你,欧阳雪说着说差脸色全黑了下来。

傻瓜,不论我到那里,你生孩子时我都会赶回来看看我的干儿子们。

真的吗?你这么确定我怀得这个就是儿子,欧阳雪听到龙希儿这么说之前不开心一扫而空,我会等你回来。

是啊!还是多胎喔!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啦!欧阳雪听得高兴及了。

真搞不懂你这有舍好激动呢?不就是个多胎而已。

就是感动吗?多胎呢能不激动么!能不能等到我生了之后在走似是在等龙希儿答案。

又没那么快离开你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身体养好,早上可为了你我都快累死了现在得回去补睡眠。

怎么能不激动呢?说不定他已经看上你喔!

其实他跟我提过一下,我很有可能是他们龙炎国皇室的公主,所以到你身体好些时我会跟付卫去龙炎国一趟,明白不以后别本乱说。

要是真的话也是一件好事,只要他对你好就行。

她跟你说什么这么久,樊宇炯有些吃醋不满地说。

那有说什么,我累了陪我睡一会儿好吗?欧阳雪向樊宇炯撒娇着,其实不用说她也知道这二天来他根本就没有睡合过眼,所以才会跟他说让他陪她睡一下。

可是你还受着伤呢不方便。

樊宇炯你脑袋净想些什么,想到那里去了,满脑都充满不健康的思想,欧阳雪故作生气样子。

好,好,好,是为夫不对这样总行吧,樊宇炯把俩手放到头上张着投降的样子惹得欧阳雪轻笑不己。

你不累吗?看你那熊猫眼都长出来了,欧阳雪心痛地说。

就知道我家娘子会心痛为夫,把外衣脱掉躺在欧阳雪身边,但那手却不敢去抱她怕会弄痛她的伤口。

秋红有抓到吗?她记得晕过去之前樊宇炯说过一定会把她抓起来。

嗯,抓到了也已经审问过,但并没有多少收获,她所说的跟我们猜想到差不多。

谁是主谋,单凭她一个人绝对不可能准确无误地找到我们的住所,军营里头一定有他们的内应,你觉得呢看着樊宇炯。

我也是这么想,可惜她并不愿意说。

主谋她说供出来了吗?是骆路还真没想到他那么怕被我们打败,樊宇炯说到此眼眸光沉了一沉。

你相信秋红所说的话,欧阳雪意外地看着樊宇炯,她没想到他竞会相信秋红的话。

并没有什么相不相信,否则你能有其他不同的看法吗?樊宇炯不新欧阳雪会这么问他。

宇炯你有没想过秋红也许是是拖延时间,她是在等那人救。

你说得不错,不过她若是这么想就大错特错了,在牢里面我已经安排人全天十二个时辰都有人在把守,让她们的人竖着走进来横着送出去。

是不是真那么有信心,欧阳雪看到樊宇炯那么信心十足也不愿意打击他。

连你也不看好我吗?

不是,只是觉得军营里面随时都会发作的毒瘤没有揪出来有些不太安全。

雪儿,不管怎么样这次秋红绝对不能活着离开这个军营。

你说这些我都知道,还有再过几天马上又要与西域的人交战实在是有些担心。

不用担心,初一很快就来到我们军营,樊宇炯其实也是在等初一这张黄牌的到来。

是啊!你不说我都忘记了,初一他上那了都二个月啦还不见他呢会不会出了什公意外。

初一他没事,这二天也可以到,且还带着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樊宇炯得瑟地跟欧阳雪卖了个关子。

是什么能让你这般的得瑟呢?欧阳雪微笑看着带着幼智的樊宇炯。

明天你就能看见是什么收获。

樊宇炯你和初一俩个人在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同时你个人有几个身份。

你不是早就己经知道了吗?还要问睡吧!你还在受着伤呢?其他校给我吧!

可是我现在还不想睡,我在看你睡好了欧阳雪撅着嘴。

不要这么看着我,否则我会以为你想……

宇炯,别乱说欧阳雪被他说得脸上火辣辣,红了一阵又一阵。

还这么害羞,孩子都这么大。

你还说我不要理你了,欧阳雪想转过身不知却扯动至伤口,嘶,一声。

雪儿,樊宇炯看见欧阳雪额头上布满密汗,来人大声叫道。

宇炯不要紧没事,樊宇炯刚一出声欧阳雪已经知道他想干什么?

怎么会没事呢?你都痛成这个样子了,不行还是找冥王妃过来安全点,你这个样子让人看得还真是不放心。

是真的不用叫她过来,我只不过是拉动一下伤口而已没什么要紧的。

好不叫她过来,让我看看总行吧,说着他已经伸手把她的衣服拉下,看着小腹上的伤口,幸好那布条并没有染有血,他才松了口气,再看看她脖子上的伤口证如她所说不要紧。

现在可以放心了吧!欧阳雪翻了翻白眼有些无语。

嗯,樊宇炯替她把衣服拉回原位,睡吧明天还有很多事等着咱们呢?

青青,你怎么在这里站呢风大注意身体,塔伯文特看着枫中不动的人,红红你也不关心群主吗?

你别怪红红,是我自己心情不好才会在这里站着与别人无关。

怎么不开么呢?发生了什么事能不能说说,塔伯文特站在青青身旁。

文特,你知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青青显得有些唐突。

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吗?塔伯文特不明青青为何会这么说,难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事他是不知道吗?

昨晚大嫂受做你不知道吗?你可是大哥的副将。

王妃受伤了为何他点声音都没听,且那几个家伙一点不妥也没,还有他们也太会张了吧,你怎么知道的塔伯文特惊讶地看着青青。

今天,本来我是耍去找大嫂玩谁知大哥不让我进去说怕吵着大嫂,你真不知道吗?

我是真的没听说,或许是王爷封锁所有消息不让信息传出。

我还以为你知道大嫂为何受伤呢?

不用担心既然王爷不让你知道就当不知吧!也许只是个小伤而已别伤神,塔伯文特安慰着青青。

是喔!这么简单的事,我怎么会想不到呢?若然大嫂有事的话,大哥怎会如此笃定呢?也许文特说得正确也许是大嫂真是受伤不大重,所以设有人知道也不奇怪,想到这里青青袖自主地松了口气。

终于想通了,塔伯文特好笑地看着青青。

经过你说想通了再也不烦恼了,用手推了推塔伯文特的手。

想通了就好,不用再钻牛角尖,塔伯文特微微一笑,这才是我所熟悉的青青。

我只不过是在担心大嫂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