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情缘之俏王妃

第166章 误会

穿越情缘之俏王妃 saem 3057 2016-03-23 13:54:31

  文峰,怎么不吃菜,青青看到文峰几乎都不敢夹菜,再次想替他夹菜,以为是他受伤了不方便夹。

“哦”不用,不用,今晚我有点不大想吃油腻的,这样对伤口复原不大好文峰推挡着。

有这么说法的吗?青青自然不大相信,看向塔伯文特有这样说法的吗?

“嗯”,没听过,岂能只有他一人受茶毒,可不理身旁这位是不是他的亲兄弟,要看他的笑话那就一起吧!

大哥,你还真是我的好大哥喔!文峰咬牙切齿地从嘴里吐出几个字来。

文峰,你的牙齿也痛吗?不然怎么说话这般的,青青也觉得今晚文峰有些怪怪的。

是啊!最近有些上火,所以牙龈肿痛塔伯文峰脸不改色地说。

这样啊!既然是牙龈痛就不能喝这么多酒还有这“满星浪月”,青青还不知道文峰原来是故意的。

青青,我想喝点茶你能替我去倒一杯过来吗?塔伯文特只能把她支使开。

好啊,但茶在那喔!看向文峰。

在厨房——

“咦”频儿你怎么在这里吐,不舒服吗?青青走向频儿那。

喔!不知为何近来老想吐,频儿心虚虚地扯了个大话,不想让青青知道其实她是因为她那个什么“满星浪月”才会吐的怕她自尊会受伤。

最近老想吐,青青在脑海里面排了一圈,你会不会是“有了”小心翼翼地说。

哈,你说什么?她还真意外青青一个姑娘家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我没听清楚频儿惊叹地看着青青。

我意思是说,你是不是怀孕了,这次青青怕频儿又再次听不到所以说得有点大声。

我,频儿刚想解释——

怀孕,另俩个不该出现的人齐齐出现在厨房门口。

是啊,我刚才看到频儿老在吐,问她怎么啦但她却告诉我近来老是这样子想吐,再看她的样子好像是怀孕了呢?

青青别乱说,塔伯文特看着这位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频儿——塔伯文峰用着可疑的目光看向她。

我,频儿内心一惊,不是文峰郡主她想错了,低着头不敢再看文峰知道他听见青青的话误会了。

若然平时的话,文峰只要一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事,频儿一直跟他在一起,且他们又没有睡在一起过怎么可能会怀孕呢?但现在不是平时所以文峰并不了解,刚才他也看见频儿脸色有些苍白跑了进厨房。

文峰,也许频儿姑娘她是受了风寒吧!要不要请胡大夫过来看看。

不是啦,我听娘之前说过女人怀孕了会像刚才频儿那样干吐的青青还是没眼力地说。

青青,塔伯文特有些大声地呦断她继续说下去的话。

频儿,你没事吧!这时文峰想了想还是冷静下来。

没事,大家都出去吧!厨房这里脏了。

嗯,大伙也没在讨论刚才的话题……

塔伯文特与青青离开后,频儿开始默默地收拾桌子。

频儿,刚才青青说得是真的吗?文峰有些不大高兴地问一直以来他们都是规规矩矩,但不代表她没有其他想法刚才他不好意思当着大哥的面问,等到现在他们离开了才说。

文峰你为何会这么说?频儿心里也有不高兴,她就这么不值得他去相信吗?她可是千里迢迢跟着他从西域跑到蒙朝呢?

我没有不相信,但是刚才那种情形你也知道,样子真是跟怀孕没有区别,文峰也希望能得到她的解释毕竟这是他所爱的人。

文峰没想到连你也是这么想我的,我是怎么样一个人你会不知道吗?频儿真是越想就越生气凭什么她说什么他都不相信,别人只是说一句无关紧要的事他就相信十足。

频儿我没有,只不过是想弄清楚一件事罢了。

你这是在怀疑我,频儿有点带着抽泣的嗓子。

频儿对不起,是我不好,不应该怀疑你文峰想上前抱着她,却被她躲开了。

文峰,你也不认真想想我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过,又何来会有小孩子呢?你这不是在怀疑我的人格吗?

我没有,频儿,那只是我刚才不经大脑所说的话,不可为信对不起,其实只是一时失口而已文峰这时拼命想要解释是啊刚才他怎么就不多想想呢要把局面弄成现在这个样子,这不能怪别人只能怪他自己不够信任频儿。

一时失口就可以乱说吗?你这是极度不相信我,我们还在一起干什么,大家分开算了吧!频儿想着想着眼泪也掉了下来,他们这么在一起算什么吗?一点名份都没有且还被人家质疑。

频儿,我不准你这么说听见没有,你是知道我的心是怎么样,也了解我的为人刚才只是我说错话罢了,对不起你原谅我吧可以吗?

“哼”,原谅你——

频儿,我刚才真的只是惊讶而已,因为你想想吗?作为一个男人听到自己的女人怀孕了,且他们还没有同过房他会怎么想,肯定会有疑问。

那是因为你不相信的表现,其他都不用再说了。

频儿,怎么就不能听我解释吗?

不想再听——

那你想怎么样才能原谅我吗?

不想怎么样,也没有那个必要频儿也非常生气,这个就是她所喜欢的人,连一点都不相信她。

频儿——文峰还想说什么,却得来了“碰”关门的声音——

再说另一边离去的塔伯文特与青青,文特你怎么走那么快啦,等等我吧!我都追不上你啦!喂你听见了没有,怎么越叫就越走呢?青青生气地跑到他跟前,你怎么啦!

我怎么啦!问你自己怎么啦吧!塔伯文特都郁闷死了,她还敢问他怎么啦!不知道从小她学些什么,一点眼力也都没有。

你不说我又怎么会知道你发什么神经,青青呶了呶嘴表示不满。

塔伯文特没有理她,继续往前走。

喂,你就算判我死刑也要让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吧!总不能无然无故地宣判我的死亡对不。

青青你是猪吗?你从来都不带脑袋吗?真不知你是怎么长大的塔伯文特看到刚才文峰对骆频儿那质疑的目光就知到这次青青惹祸了,虽然他也不大喜欢那个什么频儿,但有什么办法呢她可是他弟弟喜欢的人,即使再不喜欢也要试着去接受,只要是明眼的人一看都知道刚才骆频儿为什么会吐偏偏她就是无知。

你为何要这么说我,我从小不就跟你一起长大吗?这个你不是最清楚了。

我真是被你气死了,老王爷及老王妃怎么可能生了你这么笨的一个女儿,跟宇炯相关湛远他是那么聪明你却这般的糊涂明明是同一对父母所生。

你是在说我蠢吗?青青双眼通红地说。

对,你就是蠢笨出门不带脑袋,不明白我是怎么看上你的,塔伯文特狠狠地一拳打在旁边的一棵大树上,同时也在生自己的气为何刚才要跟青青去文峰那里喝什么酒,他才是最蠢那个人吧!

你说我蠢我笨,那你还喜欢我,不就证明了你更蠢更笨,青青也来气她都不明白他是在发什么神经。

不错是我蠢我笨才会看上你,刚才明明是看见频儿姑娘在吐,还死说人家怀孕,在没出阁的姑娘家能说怀孕就怀孕的吗你也不用脑子去想想。

可真的很像吗?我娘是这么说的。

你娘说的是那些已婚妇人吧!笨蛋,塔伯文特真怕那天被眼前这人给气死了都不知是何事反眼望天自叹。

喂,我却实是不知吗?再说现在他们不是没事吗?你就不能当没发生过吗?

樊雨青,我能不能打你一巴,再跟你说句对不起,你能当没有事情发生吗?

当然不能啦,你可是打我啦,怎么能跟我说句对不起就算了呢?再说你也舍不得打我对不对,青青用着无辜眼神看着塔伯文特。

我是说比如,比如你懂不懂,樊雨青你还真是猪啊!塔伯文特真是被她打败了。

我都不知道你想说什么青青更是无辜地看着他。

天呐,这大半个晚上他都是白搭了,跟她说了那么多基然跟他说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这人还真不是普通蠢吧!脑子真是锈逗了,这人没救没救啦!

塔伯文特你怎么一会儿摇头一会儿摆脑的,分明是瞧不起我吗?

你都不知我在说什么,能瞧得起你么姑娘?

你,你是在生我的气我当然知道啦!今晚的事真不是有意的,对不起啦!青青在被塔伯文说了这么多的情况下也有所反醒,是她不好不应该说那么多废话。

问题是你跟我说对不起又用吗?我又不是当事人,再说了你就算现在去跟他们俩道歉又有什么用,伤害就是伤害了永远平息不了那口气。

他们没那么小气吧!青青偷偷地看了一眼塔伯文特。

我怎么知道他们有没有那么小气,我又不是他们。

那我明天再去探探他们的口风算了,青青万万没想到因为她一时无心之举让那俩人误会了,还真罪过。

现在知错在那里了吗?塔伯文特看见青青有所悔改,才悄悄把那怒气平复了些也没有那么难受,毕竟文峰还是他亲弟弟有时候并不能做得大过份。

我明天会向他们道歉的,你说好吗?

随你便塔伯文特停下脚步等着青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