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情缘之俏王妃

第206章 胜利的钟声

穿越情缘之俏王妃 saem 3040 2016-03-23 13:54:31

  主帐篷里头的人睡得正香突然被吵醒,心里非常都不爽谁有什么事吗?

报告大帅,蒙军突然来击,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要让那一队人马迎战,暗一说着。

暗一这是否真实,曾伟行还是有些不怎么相信,因为前二天他们派出那么多个地方去分别攻击蒙军,就算他们没有中毒可也会受伤啊!更何妨他也听闻了蒙军有不少士兵也中毒,还是说樊宇炯根本就不把那些将领们的死活硬要他们进攻呢?来者有多少人。

大约有三万人,且他们已经攻进我们军营大门前了。

不会吧!真是欺人太甚了,他完全没有按规矩出战曾伟行气得痒痒的,正俗语说得有气无地方出,我军派出了多少人马去迎战现在。

大门前有五万兵在抵抗,不过好像并不理想,暗一低声说着。

什么五万人居然打不过人家三万人这是怎么回事曾伟行更是惊讶着。

蒙军确实利害,那个盾牌阵就已经把我们将士们牺牲了不少。

那个鸳鸯阵真那么利害吗?曾伟行暗暗地吧了口气。

大帅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做,暗一征求曾伟行的意见。

还能怎么办,马上派人出去抵抗。

可是还有很多受伤的士兵还没有康复呢?暗一不得不说。

暗一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顾得上受不受伤,那怕重伤者也要披甲上战明白不。

大帅不然我们先退离吧!留得青山在那怕没柴烧呢?暗一不想把军队那些士兵们白白牺牲掉了,他们好不容易才得到西域这么多士兵的拥戴。

这个时候我们还能往那里逃,没想到樊宇炯确实有二把刷子,现在只能硬撑不没有机会让我们后退了,照我的话去做曾伟行让暗一下去。

是大帅,暗一退了出去,立刻派出上不少人马反围着樊宇炯派出的盾牌团,可是这些西域的兵那里是盾牌团的手脚呢三几下功夫已经倒在血流成河。

曾伟行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是这么狼狈不堪的,双眼带着满眶的怒火盯着眼前的人,若是说眼神能杀人的话眼前的人死不下百次,“哼”你用不着嚣张。

本王从来都是这么嚣张,怎么你曾大帅看不顺眼啦!用着气死人不打草稿的语气。

樊宇炯,真没想到你这也是这么卑鄙,趁着我们元气大伤还没有恢复过来你就打过来了曾伟行恨恨地说着,二天前他们西域军中的毒还没有全恢复过来,现在一大早却接到被蒙朝军队攻打过来了,这可胃是元气大伤。

这是当然的喽,难道还要等你们喘过气来再跟你们说,本王要向你们下战书吗?

但你这不符合规矩啊!曾伟行真恨,怎么前天自已的手下会这么不小心着了他的道。

曾大帅这个可是你教本王的喔!你若不想再战也行免得再伤更多无辜的人喔!随即话锋一转不过你却要答应本王签下几个条约否则……

否则怎么样,曾伟行连气都在打结。

否则本王今天不介意血洗西域军营,这是回报你之前的所做所为。

樊宇炯你想要血洗西域军营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喔!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樊宇炯并不把曾伟行的话放在心上。

樊宇炯,本帅是不会放过你的,曾伟行自逞武功高强,一跃向樊宇炯飞去,因为他急着想要把樊宇炯擒住,正所谓擒贼先擒王,他把蒙军的主帅抓住了还怕他们嘣哒不成,可不曾想过自己是不是樊宇炯的手脚。

曾大帅还真是机智过人,樊宇炯讥讽着曾伟行。

樊宇炯你就别在本帅跟前舍嘴皮了,你从来就是一个无所是事的人突然来到军营中,还真以为自己真是主帅。

谢谢你的跨奖,本王若不听你这么说还真以为自己就是主帅喔!什么叫做杀人不用刀就是这样。

你,好个樊宇炯,你想不想知道为何秋红会背叛你而跟随本帅呢?

是吗?也许是因为你曾大帅的魅力大吧!樊宇炯无所谓地回答他一句。

什么?这话不应该是他曾伟行说的吗?怎么对白能给他抢过去了呢?嘴上却笑着说原来你还有自知之明,本帅确实比你有魅力。

所以秋红才会跟你臭味相投啊!樊宇炯根本就不把秋红当一回事,现在是他自己要凑上来给他羞辱的,这可不关他的事喔!

“啐”樊宇炯你就这么一点本事吗?

本王还不知道什么叫这么一点本事?你是指秋红吗?你那位联络人难道没有告诉你不成,本王已经下令把秋红给砍了不过尸体并没有送回给你罢了。

什么?你把她给杀了,难道你真的一点旧情都不念吗?曾伟行可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杀秋红,原来他也想过樊宇炯若是抓住秋红的话应该不会真的要杀她,但现在看来樊宇炯并不像是在开玩笑,难道他真是一点情义也不顾。

怎么啦!听到本王说杀了她觉得很奇怪吗?樊宇炯可没有把秋红那件事放在心上喔!

原来你真如外面所传那样无情无义,曾伟行看了看樊宇炯。

曾大帅本王有情还是无情好像并不需要向你交代吧!再说你跟秋红那点小动作本王岂会看不出来呢?你把她指到本王身边来作卧底也不想想她有没有那个资格,这个账都没有好好跟你算算呢?

“哼”你想要怎么算法,现在你不是一样好好站在这里吗?她都已经被你杀掉还想要怎么样,曾伟行从来都是把事情撑控在自已手中,想不到这次却在阴沟里翻船了。

怎么算法,一开始时你就派柳香,秋红到樊王府去做内应可想不到那俩位都不是你想像中那么得宠吧!想不到你竟然会派出自己心爱的女人去作卧底真是牺牲不少啊曾大帅。

樊宇炯别在得瑟,秋红的仇本门主今天非报不可曾伟行恨不得些时能把他扒皮拆骨再剁成八大块丢去喂狗。

难道曾大帅就没想过棋子一旦被发现了下场是什么吗?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反而变本加利要谋害樊老王爷,这该当何罪你来说樊宇炯眼光锋锐瞟向他。

哈,哈,原来你是说这个,樊洪不是也还好好的活着吗?曾伟行毫丝不为所动。

是啊,不好的话岂不是称了你们的心,曾伟行没想到你也是个吃了狠心豹胆居然想称霸到蒙朝来,可惜打错算盘。

是不是打错算盘还是个未知数呢?樊宇炯看招,曾伟行狠狠地发出一个绝招。

想把本王治之死地没那么容易,樊宇炯轻松地拔开曾伟行打过来的那一招,并迅速地回了他一招。

二人来来回回过了一百多个回合,曾伟行感觉到自己慢慢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心想他的武功怎么这么厉害且武功并在他之上,你不是樊宇炯些时曾伟行只能悟出这个答案,(其实之前他就从秋红及柳香那里得来的消息说樊宇炯会武功但并不高,就是前二天与他交手也只是过了十来招而已,但万万令他没想到的是才二天时间不见他的武功却高出那么多,唯一的答案就是眼前这人不是樊宇炯。)

本王不是樊宇炯那又会是谁啊请问?樊宇炯好笑地看向曾伟行,犹如是在看跳梁小丑似的。

你是谁?但是在武功修为上看极像江湖中人传闻中的夜游神,你是夜游神曾伟行呐呐地说。

算你有眼光,这样也看出来了樊宇炯也并未直接说是或不是。

你真是夜游神,不是樊宇炯,曾伟行后退了数步抚着胸口说。

你说是就是吧!樊宇炯并不在呼,但是你今天别想能逃得出这个营。

好大的口气,就算你真是夜游神,本门主也不会怕你。

有谁敢说你怕了本王呢?在说话的同时樊宇炯又已经向曾伟行发出好几招,更是令他无法招架节节后退。

曾伟行抚着受伤的胸口,吐了几口血抹掉血迹,恨恨地瞪着樊宇炯,你用不着神气本门主是不会输给你的那怕你真是夜游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手往外一扬发出几支带毒的飞镖打向他。

樊宇炯一时没想到曾伟行会用暗剑伤人,但还是避过去了并成功拦下准备想逃的人,曾大帅还想逃吗?二天就用过这个法子,今天想旧技重施吗?迅速地点了曾伟行几个大穴位。

樊宇炯本门主落在你的手里要杀要剐随你便,曾伟行其实真是有点恨死自己,怎么能这么大意呢明知对方能够杀到这里肯定是有备而来,而他却还是上当了。

本王不会杀你,不过却会把你毕生所学的武功废掉,让你再也不能遗害人间。

那你还不如动手杀了本门主吧!曾伟行知道樊宇炯是不会杀他所以才这么说。

杀了你这不是便宜你吗?本王是不会做这个无用功,本王暂时是不会真的把你杀掉,但是既然你一心求死的话也是可以破例一次,樊宇炯似笑非笑地盯向曾伟行。

被他这么一看反而有点心底不足,他不会真的是想要把他也杀了吧!但嘴上却说樊宇炯本门主是你说杀就能杀的吗?也不看看西域簇长愿不愿意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