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情缘之俏王妃

第209章 军营中办喜事3

穿越情缘之俏王妃 saem 3022 2016-03-23 13:54:31

  你做了什么,这军营里谁不知道你是郡主,还敢让你做事吗?再说你能做什么从小就在别人呵护下长大。

我又不是你的属下你当然不会知道我做些什么啦,成天除了会关心你的属下们何时有关心过我呢?不说你们在上战场时,我们却在一旁默默替受伤的士兵们治疗难道这些不是事情吗?

你帮胡大夫打下手,塔伯文特不敢相信着,这可是位大郡主呢?会做那些下人做的事吗?不是还有其他人吗?为何你要去做那些事。

可这也是军营啊!且大夫不够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能帮当然帮了,再说大嫂她自己也在帮忙啊,更是说过帮胡大夫打下手有什么还可以增加我们的知识万一以后要是碰上有同样的事情发生都应付不了更会增添同伴们的负担,所以我们这几个姑娘家也全去帮胡大夫他们了,青青有些委屈扁扁小嘴。

你是说王妃挺着个大肚子也去喽,塔伯文特更是不敢相信。

对啊,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还是大嫂带头的呢?且频儿姑娘也去帮忙。

什么,频儿也去,她可是西域人呢?你们就这么放心吗?

但是大嫂说过了啊,救人是快乐之本更没有分是什么人,也没什么高低之分,难道有什么不妥吗?青青一副自自然的样子。

既然你大嫂都说了还有什么不妥的呢?万大事都有你大哥撑着,你大哥知道你们几个人这么做吗?

当然知道,大哥还赞大嫂做得好呢?会替他笼络人心扶平不少将士们的心,青青如实回答着塔伯文特,现在你都明白了还会怪我吗?

为何你不跟我说明白,塔伯文特没好气地回了她一眼。

我想跟你说啊,可是你有那个让我告诉你的机会吗?每次见面都是匆匆而别,就算见到了又怎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半年来我们真正才见了几次面,虽然他们是同在一个军营里头,可真正能见面能说上几句的也没有多少次。

对不起是我疏忽,下次再也不会这样了塔伯文特不好意思地搔搔头,别生我的气可以吗?

下次,还有下次吗?你刚才都还在凶我呢?青青转过身不跟他多说。

那里,刚才我只是不了解你的情况吗?你又不跟我说那里会知道呢?

“哼”,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青青拉下张小脸。

不正因为这样原因你会不喜欢我吧!塔伯文特小声问着。

这不关呼于喜不喜欢的问题,而是你有没有信任过我,她的心里都好难过喔。

相信啊!塔伯文特看着她,他一直都喜欢着这位与他一起长大的女孩。

你这个样子叫相信吗?刚才可是谁说的我这半年来怎么样怎么样吗?塔伯文特我再也不想理你啦!

那是因为你没有跟我说清楚原由,谁都会误以为你是不把我放在心上吗?原谅我一次吧!看在我长年累月都呆在军营当中吧!我又不像宇冥那样长年流涟在花从当中所以说话也没有那么动听。

是喔!你不说我倒忘记了,现在龙希儿都不知道怎么样,好久没有她的消息你有没听过有关于她的事情呢?青青也很想念龙希儿自从她离开后都没听到过什么。

王妃应该知道她的行踪吧!塔伯文特呐呐地道。

这可很难说喔!大嫂要是知道她一定会告诉我的,也许她还没收到龙希儿的信函吧!

塔伯文特看着青青刚才提起自己的事她好像都没有那么关心,现在提起龙希儿却那么的热情。

那有你说那回事,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冥哥哥配不上龙希儿。

你为什么会这么说,塔伯文特不懈地问,他们那俩人可说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咋到了她这里却成了不配。

你不觉得冥哥哥大花心吗?见一个爱一个,都把龙希儿伤得那么重现在还想找回她,也大不把她当成一回事啦。

冥王妃对你来说真那么重要吗?

我只不过把她当成好朋友罢了,且替他感到不值吗?你知道么!其实龙希儿真是一位很难道的人才啦!

看起来她收卖人心也挺有一手的吗?塔伯文特有些吃醋地说。

你这是在吃龙希儿的醋吗?青青咯咯地笑起来。

这时塔伯文特也似被青青感染着也笑了起来……

初一恭喜你,得偿所愿娶到娶到个如花似玉的妻子,清风有些吃味地说。

清风,你别告诉我你也是看上绿儿那丫头吧!龙啸踢了清风一脚否则怎么听你说话都是酸溜溜的呢?

那有这么一回事,只不过是我觉得王妃有点儿偏心而已清风撇撇嘴。

此话怎讲,龙啸看了看这个一起长大的兄弟,王妃好像对我们每个人都很好啊!

是很好,可惜对初一就特别好些。

有吗?初一惊讶地瞟着清风。

当然有啦,只是你自己没感觉而已。

不会啊!王妃对我们每人都很好,初一说真实话并没感觉到欧阳雪对他特别的好。

怎么会没有,她都能把身边的大丫环嫁给你啦还说对你不好?清风有些不悦地盯了初一一眼。

几人经清风这么一说,也觉得有点道理,是啊初一清风说得不错,王妃既然能把绿儿嫁给你,平时你肯定是擦了她不少的鞋了,白郁这时也赞同清风的话。

清风你这也要妒忌,以前谁叫你这么没眼力不先看上绿儿呢?龙啸没好气地剜了他一眼,现在人家要成亲了才在那里干不爽有用吗?一点都不长进以后可别出去说是我龙啸的兄弟喔!

这可不是我不先看上她,而是我根本没有这个机会好不好,还有我是你兄弟这事让你很丢脸吗?有这么损人的兄弟么?

说得也是,白郁点点头这也是初一的优势吗?因为初一一直都在王爷身边而你一直都在其他地方,有些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

谢谢你的赞同,清风也没好气地瞟了白郁一眼。

清风你这是什么意思,干吗这样看我老婆,龙啸不悦地盯回他一眼为白郁报仇。

喂,龙啸你这是什么意思吗?我那里有用什么眼神看着她啦!你这还叫兄弟么清风也不满地反抗着。

还敢说没有咧,你都用这么凶的眼神看着我老婆,你会把她吓坏的,龙啸才不会让清风好过呢?

去,去,去那你快点把你家宝贝老婆领走吧!别在这里碍着大爷我喝酒。

好啦,都别说呗,来多喝二杯后天就是我的大好日子,初一向兄弟们举起酒杯。

“唉”,清风叹了口气把酒大口地往自己嘴里灌。

用不着叹气,兄弟来干一杯,大不了再问问王妃还有没其他姐妹让她介绍给你吗?银虎也同样拍拍清风的肩膀。

谢了,清风一脚向银虎踢了过去,本大爷我可还没到那个饥不择食的地步。

你的意思是王妃身边的人你都看不上喽,银虎的好奇心也来了,到底是谁家的姑娘能让我的们清风哥哥看上眼啦!

清风一听银虎的话,分明是话中有话,不理会他而是端起手中的酒杯往塔伯文特的方向走去。

喂,清风你都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啦!银虎也追着跑上去凑着热闹。

小孩子家,这里没你的事一边去,清风继续把银虎当成是透明般的。

好小子,居然不把哥们我放在眼里对不,虽然本爷不知道你心上人是谁,可怎从来没听你提过呢?这实在是不能怪银虎别说他,就是整个五湖门里头的人都怕没听过说清风有心上人吧!他这个秘密也封存的大好了吧!

你啊,就看瞎说,那里有那么一回事,清风一脚把银虎踢开不想再见到他。

你们看看吗?这分明是在欲盖弥彰,还想骗谁吗银虎举了举手中的酒杯。

塔伯文特这时好奇心也来了,到底是谁啊能让我们一等一的帅哥清风的青睐啊!

文特,你也来了,银虎他是乱说的,别听他瞎说清风回避着他们的话。

真是这样吗?不过我怎么觉得银虎他说得像真有此事!

文特,银虎他小你也跟他一样吗?清风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

会不会你是真的跟初一一样喜欢上绿儿啦!塔伯文特有些担心地说,他可不想见到俩位好哥们为了个女人在争夺喔!

塔伯大将军你想像力也大丰富了吧!我清风会是那种专撬自家兄弟的墙脚吗?

感情这事是很难说的,塔伯文特并不敢在这事情上说大多。

唉算了吧!随你们怎么说,反正我清风又不是那种人其他的不说了,来喝酒吧把手中的杯子举起……

喂,你不满可以去向王妃申诉啊!塔伯文特一副很友好地告诉清风。

有你这样兄弟么?清风非常不爽地瞟了他一眼……

樊宇炯扶着大腹便便的欧阳雪才刚走进门就听见他们的话,欧阳雪笑着说,“哟”,我刚才听见谁说要向本王妃申诉什么啊?现在本王妃已经来到了可以说说。

没有这事,清风第一时间撇清。

宇炯你刚才有听见吗?欧阳雪把话丢给樊宇炯。

我自是听见了,樊宇炯也想看看欧阳雪的葫芦里卖些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