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情缘之俏王妃

第214章 狼心的一课2

穿越情缘之俏王妃 saem 3037 2016-03-23 13:54:31

  你还真没搞清楚,夫妻那点事咋能说没有的呢?再说有那只猫不偷腥的,我也是男人好不也会有需求刚好你在,欧阳楚把唯一那点纸也给戳破了,说真是不给方素一点颜面。

你就看在雪儿的份上不要把我赶尽杀绝吧!最多以后我都不走出这个大门口行吗?方素放下所有的傲气苦苦乞求着。

不行,我不能让你还留在府里头污了琴儿的眼睛,同时还让琴儿受到不必要的气所以你还是得要消失。

你真这么容不下我们俩母女吗?方素绝望地看着欧阳楚。

不是容不容得下问题,而是你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我的视线内,还有请你好好记住我爹现在已经死了,这个家是我欧阳楚说了算,你识相的带着你这个下贱女儿一起滚,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欧阳楚一脚恨恨地踢到方素身上去。

不,相公,我可是你名门正娶的妻子,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呢?你当时是怎么答应老爷的,方素依然乞求着。

你不用再拿我爹来压我,他已经死掉了欧阳楚一点伤心也没有提起自己的爹,恨恨地看着方素要不是你的话琴儿早就是我欧阳楚的正妻,这一切都怪你这个不择手段的女人。

他可是你的爹啦!怎么可以这样说他的,方素想不到欧阳楚会这么说自己的爹,却不把他污蔑自己的话放在心上怎么说这个人也是她的丈夫。

爹又怎么样,他不是已经死了吗?死了就死了还能作什么,以后别的人也会只记得有我这个欧阳相爷,不会再提起我那个穷鬼爹,每次有人提起欧阳楚的爹他都是气的痒痒,因为他强逼他娶了一个他不爱的女人这一切都是他爹及方素的错。

欧阳楚,你做人不能这么没有良心,方素想不到他是这么一个人。

我就是这么没有良心,还有你给我把你的那个女儿一起滚更是冷言道。

雪儿她可是你的骨肉啊你就这么狠心吗?让她也要离开呢?

我欧阳楚才不稀罕你生的那个孩子,今生有琴儿替我生孩子已经足够了,你那个是多余听明白没有,有她的存在根本就是我人生的一大污点。

你好狠心啊,连自己的女儿都容不下,方素再次落泪。

你的意思是想还赖在欧阳相府不走喽,你可别后悔欧阳楚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不,老爷说过这个府里头永远都有我一席之位,方素还是很没眼力地说了一句。

你不愿意离去那就别怪本相爷无情喽,来人给本相爷狠狠地打,打到她愿意离开为止。

不,相公我生是你的人,死也是欧阳家的鬼,我不要离去也不会离去的,方素苦苦乞求着。

你还真是下贱,一旁的朱琴向她吐了口口水说道。

都是你,不然相公不会对我这样的,方素把怨言转向朱琴。

贱女人请你要明白一个道理,你是自己贴到楚这里来的,他原本就是与我青梅竹马,是你硬从我手中抢过去,夺走了相爷夫人这一个称呼,现在还回给我也是应该的朱琴更是恨恨地瞪了她一眼。

朱琴你错了根本不是这样的,方素哭着且我也爱楚。

我朱琴错了又怎么样只要楚还是爱着我心向着我就行了,你还以为像以前有老爷替你撑腰吗?我呸,你以为你方素是谁吗?方家大小姐吗?打从你跟你那爹要了二十万两之后,他们再也不理你啦!现在你也可以死了这条心吧!朱琴狠狠地又踢了她几脚才懈心头之恨。

相公,不是这样的对不,这一切都是朱琴在说慌是不是,方素还是在哭过不停。

方素以前你不是很拽的吗?动不动就用武功来打人,现在怎么不用啦!说到这里朱琴又似不够懈气再踢躺在地上的人几脚,以前啊因为欧阳老大爷没死时,朱琴妻进门是个妾氏所以处处都要受到方素压力,欧阳老大爷什么事都帮方素出面,所以现在老大爷死了,欧阳楚成为相爷,朱琴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加上又是欧阳楚心爱的人,所以吗这一切的罪都归功到了方素的头上,且方素的脾气比较硬不会转过弯子,在欧阳府里也不怎么讨人喜欢才会弄到今天这个田地。

朱琴,这不都是你早就准备好的吗?一大清早朱琴端了一大碗灵芝汤说是欧阳老夫人让她端过来的,因为她们都进门这么久还没替欧阳楚生下一个儿子,所以要她们俩人好好补一补,谁知才到下午就出了这一出戏,令她的武功一点也发挥不起来,还全身软绵绵任人宰割。

对啊!对付你这种粗人只能动用这种法子,不然这院子里还没几个是你对手的喔!相公你说对不偏偏朱琴连声问着欧阳楚。

对,这也是本相爷的意思,现在该死心了吧!

想不到你会是这么狠毒的人,欧阳楚,方素失望地摇摇头,为何当时你要娶我为妻呢?

你这人怎么老钻在那个死胡同里面,要本相爷说几次才会相信说过了娶你,那是我爹的意思,与本相爷无关,本相爱的人一直以来都是朱琴。

那你为何还是娶了我呢?难道是说我可以帮助你成为相爷,方素这时脑子才转过来。

对啊!娶了你也是爹的意思,爹还跟我说了许多道理让我不得不娶你,现在爹不在了,你也该是时候功成身退了不但不感激本相爷还成天哭哭啼啼实在大不像话。

欧阳楚你真的就那么恨我吗?连一个容身之所都不愿意留给我。

要怪就怪你自己吧!既然不愿意离去——欧阳楚向身后的人再次挥手……

下人打了好一会儿后,看见平时毫无主人架子的主子被打成那样也不忍心往下打,而是对着欧阳楚说相爷再打下去会出人命。

不错本相爷就是要让她看不见明天的太阳,再次下了一句更恨的话,你们有谁不敢打她的,给本相爷记下。

没人理会那撕心裂肺的声音,全当没听到,最后连一点声音也消失了。

那俩名家丁开始时畏缩了一下但后来听到欧阳楚的话后也不敢怠慢使尽全力地打,因为他们知道他们今天不打死方素明天死的人就是他们俩个了,虽然依心不忍但还是继续抽打着方素,最后方素没有禁得起打断气了,回相爷这个贱人没气了。

好,很好,你们俩个负责把她拖到深山去扔掉,你们替本相爷办事自会重重有赏。

是相爷,俩名家丁把死去的方素用草席一圈丢到废水车上去。

相公,你说会不会有事,朱琴这时柔弱地靠在欧阳楚怀里,我突然感觉到好怕啦!

怕什么,万大事情都有我在。

怕方家的人会来找我们麻烦,朱琴小手摸向欧阳楚的胸口上。

怕什么,我一会儿就跟方家的人去封信让他们知道他的女儿是个什么样的人,敢偷人偷来府里来。

相公你真是要这么做吗?

为了你跟珠珠,我不得不这么做,以绝后患。

谢谢你为我做那么多,朱琴嘴巴微微上扬,可惜她还生了个扫把星的女儿,你说那个败门风怎么处理才好用手指了指还躺在摇篮里头的小婴儿。

不理她,就把她丢在这个府里头最角落一个地方,不要让她饿死就行,再怎么说也是我欧阳楚的女儿,不能做得大绝知道吗?让人落下诟病我的好琴儿明白不。

是我知道,我知道你这么做一定也很心痛对不,都是琴儿不好让你为难了。

你都嫁给我了,还说什么为难呢?要说为难也是我为难了你不能名门正娶把你娶过门,不过不要紧很快我欧阳楚就可以把你扶正。

真的吗?朱琴再次高兴地笑起来,可是那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琴儿,那天很快到来,你放心好了,我让人看过了下个月十二是个好日子就那天,你看怎么样。

真的吗?那不是还有十多天。

嗯,以后你就是这个相府唯一的女主人啦,再也没有人说三道四。

相公,大谢谢你,你让我感动朱琴眼眸闪着泪花。

就只有这样吗?欧阳楚完全已经忘记了这里才刚刚丢了一条性命。

相公,你说的我都懂,以后这府里头的大小事情都交给我吧!我定会办得妥妥当当。

你辛苦了,琴儿,欧阳楚极爱抚地抱紧朱琴……

欧阳雪看着方素不再吭声,那你怎么现在还——指了指方素,不是说死了吗?现在怎么还好好站在这里呢?

是啊,那时确实是窒息了他们把我丢到深山去,后来,是哈曼尼救了我,这就是以前所发生的事方素拍拍欧阳雪的手你会觉得娘以前很没用吗?

确实有些懦弱,一点也不懂得为自己谋略,也难怪会被朱琴这么打跨了。

是啊,现在想起确实是自己的大过于懦弱、胆小,怕事,不然也不会有那个下场,假若再有机会我定然不会再放过他们,方素恨恨地说她是不会让那害她之人好过。

“哦”,其实欧阳雪也不知道该说方素什么好,最后只能吐出一个“哦”字来。

你恨你爹吗?方素看着欧阳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