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最是隔江听雨时

赌坊

最是隔江听雨时 隔江听雨 3094 2013-05-30 22:14:03

  第三章

初三这天,正是林州每月的集会日,所有小贩商人齐聚在这里,到处是吆喝,到处是买卖,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公子,咱们出来好一会,我怕到时候被姑爷,哦不,少爷发现了,咱们吃不了兜着走啊”可怜的小荷左手一大包,右手一大袋的拎着咱们这位“孟公子”的战利品,表情痛苦,不,是苦不堪言。

“哎呀,小荷不要扫兴嘛,在靖州的时候咱们不是老是这样出来吗?又不是第一回了,咱们都是有经验的老手了,难道你不知道咱们在靖州的名号,靖州城哪一个不知道我孟小爷的,没事的,天还早,再逛会嘛,我的好书童!”别不说,这孟听雨打扮成男孩来,还是相当有看头的哦,整个一翩翩俏公子,有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孟听雨也会想是不是阎王老爷搞错了她的性别,又或者她有一个未谋面的孪生哥哥。而此刻的孟听雨才没有心情想这些,她现在正被一个捏面人的老头吸引住。

“孩子他爹,别再赌了,家里已经没钱可赌的了,家里不仅欠着赌债,两个孩子都几天没吃过饱饭了,婆婆的眼睛为你都快哭瞎了,真的别再赌了,别再赌了。”一个穿着破烂的妇人哭泣的声音传来,在热闹的大街上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妇人全身还抱住一个正要走的瘦小男子的腿,但那瘦小男子的并不同情,反而一脚踢开。

“哭哭哭,就知道哭,好运都被你给哭没了,怪不得最近手气不好,感情就是你这个臭娘们给弄的,走开给我死一边去,别妨碍老子挣大钱,等老子挣了大钱,就给你们买吃的,让你们享尽荣华富贵,那该死的的老婆子瞎就瞎吧,反正老不中用的,都给我滚开。”妇人的丈夫说话间,又撸走了妇人手上的玉镯,“那是我娘给我的嫁妆啊,你不能拿走啊!”妇人试图抢夺。“不识好歹的女人,这叫本,很快就会有利回来的,滚开。”男子不再废话,急冲冲的闯出人群,留下哭泣的妇人,不管不问。

人群渐渐散去,孟听雨却站不住了,她生平最讨厌如此这种对待自己娘子的人,同时又不思上进的男人,每见一次必如痛打落水狗一般。孟听雨扶起地上仍在抽抽嗒嗒的妇人,小心的擦拭她的眼泪,“大娘你放心,我一定把你相公找回来,你夫家贵姓?””民妇夫家姓钱。”“果真是掉钱眼里了,你放心,我去去就回。”说完拉着满身包裹的小荷也急冲冲的走了。

“哎,公子……多谢了”孟听雨没有听到这一句,在她的事件簿里这样的赞美恐怕已经有很多了吧。

“公子,这里是银钩赌坊,是林州最大的赌坊,咱们还是不要进去了吧,少爷知道了,真的会杀了我们的。”小荷望着赌坊的高大的牌匾,再次担忧的说。

“不,我今天一定要为那位大娘讨个公道,小荷我们进去。”

有谁说过,赌坊是全世界最热闹的地方,全年无休,时时鼎沸,同时也是世界最冷酷无情的地方,只要你没钱或者输不起,那好就用你的身体来交换。银钩赌坊作为林州最大的赌坊最有它得意的地方,那姓钱的男子也挺会来地方的。

“二位爷面生,第一次来我们赌坊吧,请问想要赌什么,怎么赌?”赌坊的伙计立刻殷勤的前来招呼。

“哦。你们赌坊有什么赌法?”孟听雨缓缓一开手中石三溪的深谷兰花的扇子,悠悠问道。

伙计是见过市面的,知道石三溪是本朝最有名的画家,能有这么一把扇子的人,一定不简单的。一看这副姿势便不敢怠慢,立马请上二楼雅厅,好茶好水端上来。

“伙计也不要你费心,就把刚不久来这的一位姓钱的,叫……”

“钱都要,他是我们这儿的常客了,林州各大赌坊都把他记在黑名单了,早就不做他的生意了就我们这还收留他,刚才我们老板还……”

“哎,打住,你只要请他上来就好。”孟听雨揉了揉额角,不耐烦的支走了伙计。

“你是谁,把我叫上来做什么?”钱不要啐了一口的痰,挠着后背,在孟听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不解的看着孟听雨。

“没什么,反正你不认识我,我也不想认识你,今天来这就一个目的,”孟听雨随手一掷一张五百两的银票,“这里是五百两的银票,如果今天你赢了我,这五百两银子就是你的了,”钱都要眼睛都快冒出火了盯着银票,“但若是今天你输给了我,你就得挖了你这双眼睛送给我,我就爱捏爆你这种人的眼睛。”孟听雨丢下了这个甜蜜的炸弹。

“好,我跟你赌。”钱都要咬了咬牙,狠狠的答应了。

“赌法,由你决定,伙计你上来和大伙一起来做个证。”

听说有热闹看,好多人冲上了二楼,将两人围了个水泄不通,“公子!”小荷被挤的快站不住了,还在担心自家的公子。“没事的,小荷,相信你家公子。”孟听雨捏了捏小荷的手,挪了挪位子让小荷不那么挤。

“赌大小,就赌大吧!”钱都要不怀好意的对着孟听雨笑着,老天这不是天助我也么?老子我最擅长的就是赌大小,几乎百试百中,这细皮嫩肉的小公子肯定是个好捏的软柿子,五百两是我的啦,哈哈哈。

“好,就玩赌大。”孟听雨猛地一合扇子,坚定的回答。

“小公子,咱们就一盘定输赢。”

“可以,伙计小爷我要用上好的牛骨实心骰子。”

“好叻,您要的上好的牛骨实心骰子来了。”

“钱相公你先来,”孟听雨礼貌的拱拱手,“我就不客气啦。”

钱都要屏住气息,聚精会神的晃动手中的骰盅,众人皆目不转睛地盯着,“开!”钱都要大喊一声,一开骰盅,“六个六!”

“混江龙啊”“好手法”“这肯定赢了”“这小子真幸运,五百两到手了”众人窃窃私语着

“小公子,你来吧”钱都要难掩满脸的得意,挑衅的叫嚣着孟听雨。

“公子,”小荷擦擦冷汗,“咱不比吧,不要丢这个人啊。”

“唉,小荷,没事,看我的。”孟听雨拿起骰盅,放在耳边轻轻晃动,仔细辨别骰盅里骰子晃动的声音。众人更是不敢出一口大气,都不知这位公子会出什么样的怪招胜过这钱都要“混江龙”,小伙计一个劲的倒茶,却不知茶早就没过了。

“开!”孟听雨小心的打开盅盖。

“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会这样,”钱都要第一个看到结果后,瘫软在椅子上。

原来骰盅里早已有了新天地,原来的六个骰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三十六个六点的骰面!宛如一朵盛开的白莲花一般,真是神奇的场面,很多赌场老手一辈子都没见过!

“这是失传已久的六叶莲花!这是失传已久的六叶莲花!”在场众人无不惊呼,伙计合不上嘴,小荷不相信的看着自家公子,钱都要早已说不话来呆愣愣的看着那三十六个六面骰。

“钱相公,你的眼睛,小弟不才,要拿走了啊。”孟听雨这才端起伙计手里的茶,轻呡一口茶。

早有赌坊里的大汉上来准备着挖出钱都要的双眼,“不要啊,这位公子,求求你不要,我给你磕头了,我给你磕头了。”钱都要额头渗出了血。

“肮脏的家伙,你也知道眼睛的珍贵了么?饶了你这条老命吧。”孟听雨站了起来,“大家,做个见证,从今天起这个人,钱都要,不准踏入任何赌坊半步。”

孟听雨令大汉拖着发了软的钱都要回到那位大娘那里,路过米店买了米,药铺买了药。

“大娘你家相公,我带回来了,”“多谢公子。”妇人望向大汉背后的自家相公,感激不已“没什么。这是米和药,回家照顾好婆婆和孩子,这男人估计会收敛一阵子,只是这后来……”“公子放心,民妇自有分寸。”“也好,我走了。”

回去的路上。“小姐,你真厉害,小荷还以为小姐你必输无疑呢?可是公子你是什么时候会那个,叫……”“那叫六叶莲花。”“对对对,什么时候啊,小荷怎么不知道?”“这是个秘密。”孟听雨狡黠的一笑。

来到许府的后门,“小姐,我先进去啊,你在外面等着啊。”小荷一溜烟的钻了进去。好久不见出来,孟听雨有点担心了,也小心翼翼的进去。

“站住,回过头来。”

孟听雨紧张的站立不动,手心里全是汗,难道今天就死在这了吗?来人是许隔江吗?他会拿我怎么办?我对他是不是没有利用价值了?早知道就听小荷的话不出去了……孟听雨还在乱想。

“我让你转过头来,听到没有。”

孟听雨想早死也是死,僵硬的转过身来。

“抬头看我。”

真的躲不过了啊,孟听雨一咬牙慢慢地抬起头。

“怎么会是你啊,真的是你!”孟听雨对着来人报以灿烂的微笑。

注:银钩赌坊是古龙小说《陆小凤》系列里出现的名字,在这里向古龙先生致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