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最是隔江听雨时

最是隔江听雨时

隔江听雨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3-05-29上架
  • 14113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初见

最是隔江听雨时 隔江听雨 2060 2013-05-30 22:14:03

  上卷·第一章

许多年过去了,孟听雨依然记得当年对许隔江的第一印象竟然是很想冲着许隔江说,许隔江你就是只狡诈的老狐狸!

天哪,她现在真的是又饿又渴又累,哪里像娘说的,嫁人是件幸福的,嫁人是件最苦的差事才对,就知道娘的话不能信。幸好,刚才满屋子的婆子丫鬟都退下去了,没人看到她们的少夫人如此的不庄重。扯开头上的新娘红盖头,眼光四处扫啊扫,不远处的桌上貌似还有几盘糕点,反正趁着没人,吃几块应该没事吧。孟听雨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大厅的喧闹一直蔓延到新房里,宾客们的嬉笑声更是催的肚子咕咕叫起来。孟听雨小跑到桌前,完全不顾娘亲不久前的训导,完全没形象的吃起来。

“嗯嗯,到底是大户人家,连小点心都做的这么好吃,哎呀,怎么没茶,快噎死了啊,哎,这杯水从哪来的,刚才怎么没看到啊……”“茶好喝么?”孟听雨猛地一惊,刚喝到嘴里的水都喷到某个不知名的物体,哦不是,是某个人。

“真是要命,你知道这可是用上好的湖州冰蚕丝绸,百年才养出十只红蚕,这套喜服你们家估计是赔不起的吧……”

孟听雨一个字也没听到,眼睛直勾勾得盯着说话的人,满脑子想着世上怎会有如此好看的人。

俊秀灵动的五官,精瘦却不单薄的身材,一身红艳的喜服,一般人穿上可能显得俗气。在他身上确有一番别样的味道,如遗世独立的谪仙,张扬恣肆的气息充满整个空间。相比。孟听雨就有点自愧不如了,长相平凡,勉强说上清秀可人,性格确是一等一的刁钻古怪,自家的娘亲早就发愁女儿如何家嫁人了,与眼前这个人比,好比一个天一个地,这个人是天边的彩云,金光熠熠,孟听雨好比落入污泥的枯叶,了无生趣。

“哎哎,你有在听吗?不会,我娶回来的是个傻丫头吧?”

孟听雨稳了稳心神,迅速地踢了来人一脚,气呼呼的回到喜床。

“哎呦哎呦,不是个傻丫头,是个疯丫头啊!”来人揉了揉自己的腿,真的很痛哎。

“你再说话,我就对你不客气啦,许隔江!”

许隔江听完笑嘻嘻的来到喜床,蹭上孟听雨的胳膊,“好娘子,不生气,相公给你赔罪啦。”

“谁要你赔罪,许隔江,你最好离我远一点,不然我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脾气,伤了你金贵的手啊腿啊什么的,我可不负责。”孟听雨厌恶的拨开许隔江的手,象征性还去拍拍肩头的灰尘。

“哎呀,好娘子,今天洞房花烛夜,就想给为夫一个下马威么?”许隔江依旧不知脸皮的,作势就要强吻他的新娘子。

孟听雨一记漂亮的反手,顺势抓住了许隔江的手,“放开,我可不是你温柔乡里的女人,小心,弄折你的手!”

许隔江心里暗暗叫苦,怎么摊上了这么个小娘子,“松开,松开,女人家家的也不知道个矜持,你娘是怎么教你的?”

“我娘怎么教我的,你不用管。”孟听雨放开许隔江的手,得意的看着他。许隔江不满地活动了下肩膀,这小女子力气还真大。

“别说我我不知道,我爹之所以把我嫁给你,不就是因为我爹欠着你们许家的钱,拿我抵债么?既然你不愿娶我,同样的我也是一千个一万个心不想嫁给你,我们就好聚好散,互不勉强,不然,哼哼本小姐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孟听雨对着面前的人,挥了挥拳头。

“你想威胁我?”许隔江仍旧笑嘻嘻的问。

“是,你最好离我远点。”孟听雨全身每个细胞都竖了起来。

许隔江冷笑了一声,坐在八仙凳上,看着孟听雨,低头转了转大拇指的玉扳指,良久后徐徐吐出,“你真是想威胁我了。”

孟听雨突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但是还是逞强的点了点头。

“那你不知道,我许小爷是最不喜欢受人威胁的吗?威胁我的人只有一个下场!”许隔江慢慢地抬头,神情冷峻的看着孟听雨,哪有前不久嬉皮笑脸的样子,一双眼睛像是狼一般锐利,像深潭一样不可预测,审判一般直视着孟听雨,这感觉就像狼盯上了猎物一般让人难耐,恐惧害怕满溢心底。

孟听雨看着这双眼睛,有那么一瞬发觉那双眼睛发出了可怕的绿色光芒,一瞬过后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是孟听雨看错了一般。在这双眼睛前,孟听雨竟被威吓住了,竟不知如何说话。

“你以为你能威胁我的筹码是什么?该死,你别过去?”

但也就在那么一瞬,孟听雨一个箭步冲到了窗边,拔下头上的簪子,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眯着眼对着许隔江,“能威胁到你的筹码,我想只有,我的命了。”

“我知道,我的使命是什么,我只是我爹还债的工具,若不是那批白窑出了差错,我们俩可能这一辈都不会有交集,但是现在在这里的是我,不是我爹,我要为我自己负责。我知道你娶我的目的不仅仅因为钱,你从很早就想知道我们家烧制素胚冰裂纹窑的秘诀了吧?我爹不肯告诉你,但是我可以。”孟听雨清晰的看见许隔江眸子一紧,这是个好机会,“只要你放了我,不碰我,我们大可以给外人做出亲热的样子,我们以半年为期,半年一过,你假借我病故,放我离了你这许府,我自然可以告诉你,这对你可是有利无弊的。”孟听雨终于说完了想说

“小娘子,新婚之夜这么不好玩,小爷我走了,还是去广寒殿,我的月灵姑娘还在等我呢!”

许隔江挥挥衣袖,扬长而去,留下呆如木鸡的孟听雨。

这许隔江到底是个什么样人啊,忽冷忽热忽暗忽明。孟听雨气的摔了手里的簪子,好个老狐狸,许隔江,你等着,终有一天你会败在我的手里。

注:冰裂纹窑是我国古代著名的白窑,自宋代失传,于当代失而复得,因其独特的纹理而受大众的喜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