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最是隔江听雨时

孟家

最是隔江听雨时 隔江听雨 2812 2013-05-30 22:14:03

  第五章

出了马车,孟听雨不情愿的由着小荷牵着自己走向孟家的前厅,一路上都在回忆关于孟家的信息,以免不知道却惹祸上身。

孟老爷不在,家里的一切是由大夫人掌管。孟老爷一共娶了四位女人,大夫人娘家是林州米行老板的女儿,很小就和自己的父亲一起打理米行,做事强硬,不分人情,手下的人在她手里是虽然工钱哪的高,却也是叫苦不敢言,事实证明孟府在她的统治之下井井有条,秩序分明,这是一个有野心又保守的女人。生有一个女儿名叫孟赏雪,出落得异常美丽,柳叶眉,樱桃嘴,白玉无瑕的肌肤吹弹可破,纯净无害的眼睛,让每个男人看到都会升起一股强烈的保护欲望,再加上温文尔雅,举止大方,这几年上门提亲的人都快把孟家的门槛给踏平了,都重修了好几次了,来人还是很多,据说大夫人有意让自己的女儿去往京城参加九王爷的选妃大会,所以当初许家来要的人时候才把她这个庶女想起来,生怕选到孟赏雪毁了她的机会。

二夫人来自林州的最大的油商——开元油商,家境也是十分优越堪比大夫人的江湖地位。生了一个儿子叫孟迎风,和宝叔正在学做生意,二夫人原本肯定自己的儿子今后能把孟家的家产继承过来,不想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多年没怀孩子的三夫人竟然有喜了!

三夫人本是青楼出身,本就是靠着狐媚功夫嫁给了孟招财,多年不受孕,一度都心灰意冷,不料天赐机缘竟让她有了自己的骨肉,经大夫检查有很高的几率是个男孩!自己吃苦不要紧,反正青楼那样的地方也熬过来了,但是孩子必须是最好的,吃最好的穿最好的家产也是必须的,于是二夫人和三夫人开始了明争暗斗。

孟听雨最讨厌那种尔虞我诈,钩心斗角,一群女人为了一个男人有什么好争的,所以争宠不过,她的娘,名义上的四夫人,一个没落的官家小姐,就只好住在外面的别院的里,每天过着等待夫君到来的日子。她孟听雨不要,今生今世若没有出现那个爱她的一心人,她宁愿不嫁,她一直坚信一句话“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或者讨厌的人又有什么意思,就好像现在嫁给许隔江一样,生活要该怎么往前?该死怎么又想起那个家伙。孟听雨甩了甩头,定了定心神,跨过门槛,淡定朝着上座的大夫人到了一声,万福。

“哟,姐姐,你看啊,听雨现在是长得越来越好看了,上次见到还是她十岁那年,小姑娘成了大美人,谁都认不出来了呢,又赶在她雪姐姐前头成了亲,竟有这样的好事。”不用说着阴阳怪气说话的定是二娘,三娘在待产不宜多走动,不然此刻也会帮衬着说几句的。“听雨给二娘请安,听雨哪有那样的福气比得上雪姐姐,听雨自知没有雪姐姐那样的福分,才被大娘请出去,嫁给了许家,哪天雪姐姐真成了九王妃,妹妹去道贺的时候,千万别忘了妹妹的功劳。”孟听雨不冷不热的说着。

“听雨哪里的话,大娘也是为你着想,你和你娘两个人单独住在外头,难免吃苦,早点把你嫁出去,也好分担你娘的嫁女的心事。许家是大户人家,与我们门当户对,又是你爹生意上的往来,不会亏待你的,你雪姐姐才没有你那样的福气呢,一入宫门深似海啊。”大娘不紧不慢的跟着孟听雨的话讲道,滴水不露。

果然是老奸巨猾,三言两语就化解了危机,看来她孟听雨在维护自己和娘亲的权益的道路上还是任重道远啊,这些女人一个比一个厉害,第一回合孟听雨败。

“听雨知道了,谢谢大娘的教导,听雨会铭记在心。”孟听雨福了福身,下去了。

回孟家就是事多,每个人都要见,每个人都要陪着说话,她孟听雨就一张嘴怎么敌得过三姑六婆的唇枪舌剑,敷衍了一会,让小荷去找杯茶来喝,找了个借口出来透透气,捶捶酸软的腿。

“雨妹妹,你怎么在这,是累了吗?到姐姐那儿去做做?”

孟听雨抬头看向来人,真是冤家路窄。只见孟赏雪袅袅而来,身旁陪着一个青衫男子,那是孟迎风,真是祸不单行,流年不利,出门没看黄历,风卷一阵香气,孟听雨闻着却想吐。

“妹妹是哪儿不舒服么?姐姐那有提神的薄荷清,还是几天前太守的小公子送来的,极好用的,你不妨用用。”孟赏雪依然不依不饶的关心着妹妹。

“得了吧,少来,你从十岁起就没斗得过我,别在这假惺惺的。”孟听雨没好气的反驳道。

孟赏雪呵斥的退走了下人,“我也不和你废话,你成亲了,过的还好么?人人都说许家是林州最有钱的人家,许少爷也是林州最风流的公子,有无数的红颜知己,啊听说新婚当夜也是在广寒殿的常月灵哪儿多的夜,被人甩的滋味不好受吧,活该你这个野杂种,和你娘一样都是丑女人,守活寡,不知礼数的骚蹄子,哈哈哈哈。”孟赏雪的笑的起劲,丝毫不理会孟迎风的阻止。人人都道贤淑的孟赏雪真实的是这副嘴脸,真恶心。

“啪”孟听雨一个力道奇大无比的巴掌扇了过去,孟赏雪的脸立刻开始红肿起来,“你……”孟赏雪抚着自己的脸,刚想说话,却被孟听雨堵住。

孟听雨一字一句道,“你什么你,你不配有资格这么说我和我娘,你们这一帮人都不配。你们知道我和我娘是怎么熬过这些年的,当你们过年过节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快快乐乐的时候,我娘一个人躲在灯下哭,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同样是爹的孩子,你们可以享受爹的疼爱,而我就得只能每天在等待和盼望中祈祷着爹能给我哪怕只是一个笑容?我娘为什么每天就只能通过不停的做女工来排遣心中的寂寞,不能同爹其他的女人一样得到爹的青睐?她是大家公认的最贤惠的女子,为什么命运这么悲惨?为什么我想方设法讨爹的欢心,他也不会多来看我一眼。丫鬟仆人都有爹,我也有,为什么别的小孩还会叫我没爹的孩子。不会了,爹不要我,你们欺负我,每个人都落井下石,不会了,再也不会了,从十岁开始我就知道,我要自己坚强起来,我要保护我娘保护我自己,人只有相信自己,爱自己才能有资格拥有幸福!是的,现在看起来你们比我幸福,你们养尊处优,你们锦衣玉食,但是你们不会知道过去的我经历了什么,也不会体会到我一样的充实,一样的满足,我无法否认你们是我的兄弟姐妹,我也不会想要和你争什么,也不想报复你们什么,那样做没意义。爹已经就这样了,对你们好或者好对我好或者不好我都不介意了,没爹疼的孩子一样可以吧生活多的很好!现在我把话搁这了,请你们对我娘和对我嘴上放尊重些,为自己积点阴德,希望下次最起码我们能至少没有冲突的见面,那时我还能认你为姐姐,不然相信我的反击你会吃不消。我知道你要去当九王妃,那好祝你幸福。再见!”

孟听雨昂着头走了,走的那样的决然,那样的刚强,仿佛天地间没有什么可以击垮她的事,衣袖清风的飘过,留下了欲哭无泪的孟听雨和若有所思的孟迎风。

“小姐,你还好吧,小姐来喝茶,小姐你怎么了,小姐。”

“小荷,快走吧,我撑不住了。”孟听雨抑制不住眼里的泪水,心里的伤疤终于揭开了,痛,还是痛,疼,还是疼。一路跑到马车里,眼泪哗哗的下来,这八年的煎熬与难受,八年想说的话终于说出来了。

“听雨,怎么走了。”宝叔刚刚才到,很疑惑听雨怎么这么早就走了。

“宝叔,我累了,我先回许家了,你帮我和大娘二娘三娘说声对不起。”孟听雨压低声音回答着。这个地方她一刻也不想待了。

“好,没事,我会帮你说的,好好休息,身体要紧。”宝叔催促着听雨回许家。

望着渐渐远去的马车,孟进宝也陷入了沉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