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异爱

李亦,你知道什么叫乱伦吗

异爱 GAOGUESS 2039 2012-06-01 10:39:24

  七月的约堡冷的刺骨,今年确也奇怪,竟然下了一场雪.这到真是非洲的第一场雪了.不过这雪下的大却也化的快,断断续续下过一阵,路面也没见积雪,一大群人不分人种都在那看雪,看着中国人在堆雪人,黑人也在学着堆,做出来的确怎么也没有中国人的好看....

看着漫天的飞雪,李亦兴奋的像个孩子.是有十几年没看过雪了吧..正想着,一个人影站在了他眼前,今天的陆雅瞳到是很素净,淡蓝色的风衣搭配白色平跟靴子,头上带了一顶白色毛线帽.许是刚刚也在玩雪,身上也落了一些雪花,就连睫毛上也沾了一些,她对着李亦笑,李亦也回敬了她的笑脸....

陆雅瞳来到他的面前,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个纸袋...

天气冷,请你喝热咖啡,说话的时候手也没闲着,边说着边拉着李亦往店里走.走到才发现,李亦是关着门.

我的天,你为了看雪连生意都不做了,你就那么爱雪啊.说着往李亦手里塞了一杯咖啡,李亦打开一个电暖宝,这是她们在这边唯一的取暖工具....

两个人坐在一起烤着电暖宝,喝着热咖啡,身上一会就暖了不少,下雪天客人自然不会上门买东西...

我都有十几年没见过雪了,即使是在我的家乡也没见过那么大的雪,李亦先打破沉默...

怎么会,你是说在你的家乡雪还没下的那么大,陆雅瞳一脸的不可思议....

是啊,在我们那种沿海城市,真的很难见到那么大的雪...

你知道吗?在我们那里,雪下的大,可以到我们的脚踝,甚至淹没它,那时候大家一起打雪仗,堆一个比我们大好多的雪人,经常脸蛋和手都冻的通红,确一点也没觉得冷,现在想起来,那是多么美好的一段时光,只是一去不复返了....

以前,我可爱玩了,像个男孩子一样,有时候一整天不回家,晚上回去的时候不免就是一顿臭骂,可是那段时间我是那么的快乐.陆雅瞳一直沉醉在其中,手上的咖啡凉了也不知道,这样的她与平时截然不同,脸上的落寞是怎么样也掩饰不了.

现在呢,现在不快乐吗?许久不说话的李亦开口了....

现在,说到这里的时候,陆雅瞳苦笑了一下,现在的我就像是一只金丝雀,外表光鲜亮丽,疲惫的是心.金丝雀都是生活在鸟笼里的,自由对于它们来说是奢侈...

李亦笑了笑.或许它们有自己的快乐呢,那里虽然少了自由,确多了一份安逸,即使外面再怎么天昏地暗,它却是一样的生活,不用想太多,不要担心什么,或许它们更喜欢那种生活呢...

也许就像你所说的吧,曾经我想逃离那片安逸,去追寻我想要的生活,可是后来才发现,那一切都是徒劳,最后又乖乖飞回来了,过着一切被安排好的生活,现在才明白,金丝雀永远只能生活在鸟笼,因为它已经不能适应外面的世界了....

看着李亦,陆雅瞳笑了,但她知道,此时她的笑一定比哭还难看,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李亦吐露她的心声,但这样一说完,整个人似乎轻松了不少...

等她发完了牢骚,才发现手里的咖啡早已凉透,她对着李亦再次笑笑,李一接过那杯咖啡放在微波炉里热热,顿时飘香四溢,他又拿出奶精和一包brownsugar放在一起搅拌后递给陆雅瞳,喝吧,乱费可是最可耻的事情,陆雅瞳就热喝了起来,发现今天的咖啡好像加了蜜似的...

看着这样的素净的陆雅瞳,李亦忽然就想起了竹贝,可是竹贝不爱喝咖啡,她说那种苦涩的滋味她不喜欢.为这事李亦没少笑她,因为他不知道一个苦惯了的人是有多么渴望甘甜....

陆雅瞳边喝咖啡边用眼睛瞄李亦,对于她的小动作李亦并无注意,只一心想着自己的事...

‘洛竹贝‘陆雅瞳试探性的叫了一声,谁知李亦马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上呈现少有的恐慌,最后发现上当受骗了,而罪魁祸首就坐在那里喝咖啡,看着这一幕,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这又是发哪门子的风,咖啡喝到脑子里去了吧...

陆雅瞳也站了起来,眼睛直视着李亦.;我疯了‘她自嘲似的笑了笑,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她故意加重了语气,这句话似乎是正中李亦的要害...

不知道你胡说八道鞋什么,李亦心虚的说着..边说边坐了下来...

可是陆雅瞳并没有要放弃.李亦,说起中文,我们都不差是不是,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个词叫‘**‘如果你不懂,我倒是不介意给你解释解释,,就是.....话还没说完,李亦已起身甩掉了它手上的咖啡....

你有完没完?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教训我?啊?李亦的声音带着极力的忍让,一连用了几个问号,说明他此刻的愤怒.陆雅瞳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手里的咖啡早已不知去向,而就在离他们不远处,那支漂亮的杯子与咖啡早已身首异处.....

陆雅瞳不怒反笑‘你跟洛竹贝一起回的国,回来的确只有你,这其中发生了什么,我想你最清楚‘.‘哥哥‘真是好笑,你以为你看她的眼神是一个哥哥该对妹妹有的吗?李亦,到底是你傻还是你觉得我们都是傻瓜.她死死的盯住李亦,生怕错过了他一个眼神.一个表情....

她知道,她这是在挑战李亦的极限,说她多管闲事也好,自掘坟墓也罢,今天她想要把事情说通弄透,好給所有人一个交代,这是她欠大家的不是吗,这是李亦欠他门的....

这时店里来了一个客人,李亦借口招呼客人便没在理睬陆雅瞳,等他忙完后便没再见她的身影....

对不起,李亦说了一句,只是这一句说的太轻,轻的如空气....

陆雅瞳走出来的时候雪还在下,一片片的雪花轻轻飘落在地上,不一会儿就化成了水,无人问津,就像她此时的两行清泪无人知晓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