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腹黑帝王:暴走囧妃要翻墙

结局

腹黑帝王:暴走囧妃要翻墙 磊蒙 4001 2009-12-29 17:29:10

  此时,头顶的阳光将徐若轩的背影映衬得温暖起来。

五王爷眼睁睁地看着希晨向他跑了过去,对于徐若轩,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了。但是这次,徐若轩的神情明显和上一次大不相同。

徐若轩的嘴角在不断上扬,他右半边的脸已经近乎狰狞。

希晨飞快地扑到了徐若轩的怀中。

徐若轩将希晨抱紧,他的手指伸进希晨的发间,温柔地轻拍两下后推开她。

希晨问道:“若轩,你怎么来了?”

徐若轩一笑后说道:“我知道你今日要来血洗苍翝派,特来助你啊。”

他们身后的厮杀声越来越大,也不知是苍翝派的人占了上风,还是这五王爷带来的人数占了上风。

“你不必担心,五王爷已经带着他的兵将前来。相信今日,我的大仇一定得报。”希晨笃定地说道。

徐若轩看了她身后的五王爷一眼,正好对上他那不算是很和善的眼神后,又迅速偏头看向希晨。

上下打量一番后,徐若轩突然问道:“你的乾戟呢?”

希晨手一扬,召唤出乾戟,送到徐若轩面前,说道:“在这儿,有何不妥吗?”

徐若轩的脸色明显发生了变化,他向着乾戟伸出了手。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禀五王爷,不好了,苍翝派的正明诈死,他又活过来了!我们的人快要顶不住了。”

希晨迅速收回乾戟,飞身赶了过去。这正明竟然诈死,可是就算他没死,也定是受了重伤!她要立刻去杀光苍翝派的人,况且,她还要救出五王爷带来的犹国的人。这些人为了她,不能白白的牺牲掉。

“我去支援他们!”希晨留下一句便跑了过去。

徐若轩还没缓过神儿来时,却见希晨等人将战线从远处拉到了这里来。

希晨跑的时候身体不稳,仔细看去,竟然是受了伤。她左臂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横贯于上,此刻还在不住地向外汩汩地喷着血。

希晨将乾戟于胸前一横,对着正明怒吼道:“正明师叔,没想到你竟如此卑鄙,堂堂苍翝派一届长老竟然会用诈死这样的招数!你这样无情,也莫要怪我无义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身份么?”

正明惊悸得瞪大了眼,颤抖着声音说道:“你……你知道什么?莫要诳我。”

希晨将乾戟背到身后,此刻全然没有了刚才受了重伤的模样,她像是一位至高无上的神,俯视着众生一般的口气说道:

“你当我不知道炎师兄是你与掌门的孩子吗?我装作男人这么多年,你不也是吗?”说完,希晨仰头大笑起来。

正明在阵中愣住,苍翝派弟子面面相觑,竟然小声议论了起来。这一向令人敬重的正明师叔……她竟然是个女人而且还与掌门生下了炎师兄?这听起来多么不可置信啊。

正明怒吼道:“你莫要血口喷人!”

希晨笑着说:“那你可敢对着苍翝派的列位祖师爷发誓?”

此言一出,苍翝派弟子皆看向正明,他们相信正明师叔是敢发誓的,然而他们看到的是正明那慌乱的眼神。难道她说的是真的?

正明双掌施法,竟然将阵法收了回来,拍了拍手后用她的女声道:“好好好,真是报应不爽啊,炎儿已去。我便要与你在此同归于尽!”

语毕,在苍翝派弟子的惊呼声中,正明双掌再次结印

希晨的身后,竟是正明布下了血祭,无数苍翝派弟子变幻着队形。眼看着此阵越结越大,此阵若是成功启动,后果不堪设想。

这法阵通体闪着五彩斑斓的光芒,耀眼夺目,下一刻却通体化为血红色。希晨的身体位于阵中央,里里外外围了数圈的人,皆手持利器,只等正明长老一声令下了。

希晨冷眼看着正明,她将乾戟抛到天上,闪身移动到正明面前,在红光中闪出一道银光,随着“噗嗤”一声,只见乾戟径直穿透了正明的前胸,随后正明在她眼前倒下,这次,正明真的必死无疑了。

而倒地正明的脸奸笑着,笑得诡异,笑得渗人,临死前的整张脸都是狰狞变形的。

正明含糊不清地吐出几个字:“会……会有人替我报仇的……”说完她便咽了气。

希晨已经近乎冷血,她环顾四周的苍翝派弟子,这些人,曾经是她的师兄弟,可是,在她被送上祭台的那一刻,就再也不是了。

希晨看了一眼远处站着的五王和徐若轩,随后转过身,背对着他们。因为她准备继续启用血祭了。

却在下一刻,希晨的背后,徐若轩拿着剑越过五王爷,正向希晨的背后奔袭而来。

“不要——”划破长空的一声怒吼,发自受伤的五王爷。他知道徐若轩心底打的是什么算盘,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徐若轩伤害希晨。

五王将手中的剑向着徐若轩掷出,却只打掉了徐若轩的剑。

与此同时,希晨正在阵中,她手持乾戟,威风凛凛,仿佛是天上诸神下凡。

随着正明师叔一死,苍翝派弟子躁动不安。他们互相示意了个眼神后,绝对杀了希晨为亡魂报仇。

而希晨却冷笑,她等的就是这个。苍翝派弟子在重新布阵,而希晨却在缓慢地举起乾戟,随着银光一闪,她将乾戟插进了自己的左肩。随着她身体一抖,乾戟再次拔出,伤口处顿时血流如注,鲜血撒了满地。

地上的血不向外扩散,而是自动汇成个圆,将希晨包围起来。她竟然接着正明的力量继续启动了血祭!

苍翝派弟子知道她要做什么,而此时,血祭已成。

希晨脚下的血河在不住地翻滚,竟然凭空悬浮起来,自下向上移动,将希晨包围起来。

苍翝派弟子中有个大喊道:“你疯了吗?你也会死的!”

这句话像是个惊雷,在人群中炸响。

“你……你不要命了吗?”有人质问着希晨。

希晨嘴角不断上扬,她冷笑着,无非是个死,况且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了。这次的死,能带着这么多人陪葬,怎么算都是值了。

血阵在扩散,像是一道结界一样,将在场的苍翝派弟子都包围起来。然而就在希晨眼角不经意地一扫时,她竟然看见徐若轩也混了进来。

他进来做什么?他会有危险的!

就在希晨想要抽出一道真气将徐若轩送出去的时候,就见五王爷也冲了进来!

他们会死的……希晨不敢再想下去。

然而下一刻,她却没有想的机会了,因为徐若轩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徐若轩迅速对着她的心口连打四掌,掌掌皆灌足了真气。此时此刻的希晨,她为了继续启用血祭,已经损耗了大半灵力,她勉强抽出一只手准备抵挡之时,却突然一口血从口中喷了出来,她竟然一时心脉错乱,反噬了自己。

希晨受了重伤,血祭停下,她重重地倒在地上。

就在她惊悸的目光中,五王从人群中冲出挡在了她的身前,他正好被徐若轩的四掌打中。随即撞了希晨一下后,旋转着飞了出去。

“五王——”希晨大喊一声,这下,她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的真气。她的真气像是被点燃一般,一个火苗便窜上了天,在天空中猎猎燃烧,仿佛要将这天空烧出个窟窿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害我!”希晨抱住五王的身体抬头质问徐若轩。她泪流满面,她怎么也没想到,徐若轩竟然骗她。

徐若轩冷笑着:“你可知我和炎师兄是什么关系?”

希晨看向正明,她仿佛明白了。

“原来你和炎师兄……”

徐若轩接过去说道:“我和炎师兄是双生子,而你,却杀了我们的父母,此仇岂能不报!”

就在徐若轩准备伸出手来的时候,突然,一阵耀眼的红光遮住了所有人的视线,仿佛眼珠被溅上了血,眼底尽是猩红。

周围所有人都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像是大风刮过草原,将一颗颗树苗吹倒。

最后,场上只剩下了希晨一人,她冷笑一声,空中的血珠向地上落去。她身体一抖,半跪着倒在地上。乾戟从空中落下,在离地还有两寸时,“啪”的一声化为粉末,随风散去。

血祭已成,希晨毕生的修为都散去了。

希晨一边咳着血一边抱紧五王的身体。

徐若轩一条命没了半条,现在也没有几口气了,他咳着说道:“我……我要你的能力,你却……却自爆了……让我落了一场空啊……一场空啊!”徐若轩说完先是大笑几声,随即大哭起来,他算计了一场,最后什么都没得到。

徐若轩那苍凉的笑声在身后响着,希晨不去看他,她已经无法正视徐若轩了。徐若轩在她的印象中可是一只温顺的小白兔,就在刚刚的那一刻,这个形象已经崩塌了。原来他接近自己就是为了得到自己的能力,那现在好了,自己什么都没有了。

希晨将满地的尸体扔下,自己踉跄着脚步抱着无妄正欲离开之时。

苍翝派部分弟子却又从地上站了起来,皆拿着剑指着希晨。

“你杀害这么多人,今日难道还想这般全身而退吗?”

希晨却慌张了下,她现在能力尽失,怎么会打得过他们呢?

面前的苍翝派弟子却也小声地嘀咕着。

希晨依稀能够听见他们在说什么。

“师兄,正明师叔和掌门的事,万一传出去,以后我们苍翝派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

“是啊师兄,师弟说的对,我们以后还要修复门派,这个女人和五王的关系不简单,今日我们放她一命,反正她也构不成威胁。我们放她全身离去,让她不说出门派丑事,如何?”

其实一个弟子点了点头,看向希晨说道:“我放你们走,日后,江湖将便没有我苍翝派的丑事,如何?”

希晨点了点头,抱着五王离去了。

苍翝派受到重创,元气大伤,开始修整。

五王一直昏迷不醒,他嘴角的血迹正在干涸,希晨用尽办法也无法叫醒他。希晨又走了半日,终于因为体力不支加上能力尽失,虚弱的她倒在一条清澈的小溪边,失去了知觉。

待到她再次恢复知觉的时候,身下传来一阵颠簸感。她不敢睁开眼睛,因为她还无法断定自己现在的处境,毕竟现在的她和之前的她,已经大不相同了。

突然,一只温暖的大手握紧了她的小手。将她那冰冷的,沾满鲜血的手,握紧并给予温暖。那温暖不仅暖了手,也暖到了她的心。

希晨睁开眼,她微微一笑,果然是五王爷。

此时,他们正在一匹马上。希晨失去了能力,五王失去了军队。

这样想来,他们头顶一天,脚下一地,胯下一马,身侧一人,倒也活得自在。

马跑了很久,最后在一片深山中停下。

希晨放走了马,马也有它的归宿,更重要的是,她不希望自己再拖累谁,哪怕是一匹马。

这片深山没有名字,仿佛从来没有人来到过这里。这样更合了他们的心意,倒也是落得个清闲自在。

至于后来徐若轩去了哪里,希晨和五王也没有兴趣知道。他当时也中了血阵,若能侥幸留下一条命来,是他的造化,但是他也一定是已自己所有的功力作为代价了。这样想来,徐若轩就算是想报仇,他也断断是没有这个本事了。

深山中树木茂盛,草木繁荫。正是避世的好去处。

一晃已经过了数十年。

希晨没有了往日年轻少女的风采,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此刻的她正坐在院中生火,五王爷坐在树下劈着柴。

这样娴静的画面像是一幅画,也不知他们是在画里还是画外。

“晨儿。”五王爷轻声唤道。

希晨拍拍围裙向着他身侧走去。他们的日子虽过得清贫,却也乐在其中。

“跟了我,你后悔吗?”五王爷抬手将希晨鬓角散落的碎发掖到耳后。

希晨低头莞尔一笑,随即将脸贴到五王爷的胸膛上,用心听着他的心跳声。

“不后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