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侠少英豪之逍遥醉

第二十五章路人狂傲誓言御天

侠少英豪之逍遥醉 萧水灵钟 2098 2013-02-04 15:18:15

  一阵清风,树叶哗哗作响,一股幽香沾染身上,郁心仰头看着这飞花的景,前世无缘得见樱花,但想必与这相差无几吧!

如今已误梨花约,何处滞归鞍。待约青鸾,彩云同去,飞梦到长安。

如今无长安可寻,无家可归,无人可念,林白鹭身上有母亲的气息,让她不舍离开,他不记得父母的样子,却记得这种感觉,“林教授……”

林白鹭伸手轻抚郁心的秀发,不觉有些伤感,若是她的孩子还活着,也这般大了,心中伤感,放柔语气,“还叫什么教授,我们既然如此有缘,便称我一声林姨吧!”

郁心起身,抬头看向她,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姨母?她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而已。

似是看出郁心的疑惑,轻笑,“我今年已四十有八了,只是我所练的天媚功有驻颜功效,这才看不出年岁而已。”

“可前世里,我们只相差不到六岁。”

林白鹭看着远处,漆黑一片,却亦有微弱的月光,压抑诡秘,“这我也不是很清楚,也许这里与我们的世界不一样吧!我已来这里二十九年。”

……

记得当年有次愚人节时,郁心被同学耍,迷迷糊糊地闯进正在上课的澈明的班级,当时正是林教授在上课。

那时所有人都有一瞬间的错愕,而后哄堂大笑,她也被闹了个大红脸,“哟,我们管理系的儿媳妇怎么来了?”李教授热情的拉起郁心的手交给走过来的澈明。

……

何曾想过她们会有这般的境遇,是缘是祸,俱都不重要了。

“何人在做梁上君子?”林白鹭身影忽动,将郁心护在身后。

“哈哈哈……师太好生厉害,在下无事出来转转,打扰到二位真是抱歉。”这时一个全身玄衣的男子从暗处走了出来。身体伟岸,脚步轻盈,郁心刚见他时竟想起“狂野”,这种人有野性的直觉,很可怕,这种危险却不是如潇浪那般。

离穆昕本已歇息,却听见庭院里有声音,便起身前来,岂料还未听到什么,便被人发觉。可见那尼姑武功在自己之上,但那个纤弱的男子却无武功,不过他却有些许眼熟。

“公子,天气还微凉,奴家拿了件衣服出来。”此女柔桡轻曼,妩媚纤弱。

“蝶儿有心了。”离穆昕走过去将那女子搂在怀里,却将她拿来的衣物,披在那女子的肩上。

郁心并无心思欣赏别人的浓情蜜意,真真假假俱都让她不适,走过去扶住林白鹭的胳膊,“林姨,我们回去休息吧。明日我带鎏儿去见你。”

林白鹭虽然武功高强,却受了内伤,又在夜里与郁心聊了半晌,自是有些体力不支,“好,穆公子,佛门圣地望好自为之。”

看着相携离开的两人,离穆昕放开了搂着的女子,暗自思索。而那女子也不敢打扰他。她本是南望境内离京城不远的城镇的一个青楼头牌彩蝶,当初夜被这穆公子拍下后便一直被他包着,这人的霸道她自是知道。

“影,”回到房间,离穆昕便喊了一声,一个如影子般的人随风出现,“马上去查那个尼姑与那个男子,不,或许是女子的全部底细。”

那个男子太过娇弱,虽平日女扮男装之人,一眼可辨,可这人却没有任何媚态,他的脖子遮着,看不见喉结。

风过,烛动,无人。

青纱作帐,曲水作床,白云作被,鸟语添香。

天已大亮,郁心昨晚因心中有事,未安微入睡,便有些赖床,起身时鎏儿已不在身边,许是外出练剑了吧!在谷中两年,鎏儿从来没有间断过,便是下雨下雪,亦是坚持至今。

没过多久,当她收拾妥帖时,鎏儿端着水进来,“姐姐,我给打了水来,洗把脸后我们便去用膳吧!”

出屋时已近巳时。

郁心拉着鎏儿的小手,她很喜欢与鎏儿亲昵,平日搂搂抱抱都很平常,所以鎏儿也不会觉得尴尬,“鎏儿,你可识得天媚宫的宫主?”

鎏儿扒着碗中的饭菜,哼了一声,郁心不觉好笑,从前还不觉得,原来鎏儿亦是个贪吃的小家伙,“那宫主原是我的长辈,一会儿你陪我去拜见她可好?”

“嗯……”鎏儿张口接过郁心喂来的甜汤,曾经师父说过姐姐身世离奇,便是他亦看不透,因此听闻此话也不觉得惊奇。

“辛施主。”这时一个小尼姑走个过来,郁心帮鎏儿擦干净嘴才起身,合掌行礼,“小师傅何事?”

那小尼姑似乎没有见过这般清俊的男子,他笑起来很风度翩翩,让她红了脸颊,“师父早上有事离开了,她让我把这个玉佩与这信笺交予施主。”

郁心伸手接过,“多谢小师傅。”

“哥哥,让我看看。”鎏儿好奇的拉下郁心的手,却看见有人走进膳堂,忙把手中的玉佩和信笺收起来。

原是昨晚所见之人,郁心暗自蹙眉,不知为何她不愿与这人有什么联系,那人近前,看着郁心的双眼“不想江湖辛家小公子回来此处,辛公子,幸会。”

郁心轻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出谷前,绝颜便帮他们安排好身份,就是查亦查不出丝毫不妥,郁心并不担心。

离穆昕不觉有趣,按说便是他被人这般道出身份,亦会有些吃惊,可这男子竟无任何神色波动。

“在下穆御天,到南望国内走商,不知辛公子是有何事啊?”

郁心眼微闭,这人好大的野心,御天?“游山玩水,随处乱逛而已。”

离穆昕轻笑,只是他的眼睛太过暗沉,让人无法直视,“辛公子好雅兴,只是这天下纷争,世道会乱,辛公子还是小心别玩掉了性命的好。”

郁心暗自压下心中的不妥,这人的眼睛很犀利,或说是阴鸷狠绝,“穆公子的告诫在下记住了,只是小生行走江湖也不是一两日了,对些别有用心的人自然有应对之策。”

离穆昕这才认真打量眼前的男子,眉目清秀,身体纤弱,双目平静,若是男子,那就是个翩翩佳公子,可他身上有股女子的处子清香却极淡,不是他身边女子众多他是不会发觉的,可是有哪个女子女扮男装时,可以这般不引起人的怀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