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侠少英豪之逍遥醉

第三十一章世事难料

侠少英豪之逍遥醉 萧水灵钟 2109 2013-02-04 15:18:15

  今日南望使者前来,郁心却无心去探究那个人是否是曾经见过的那个人,她此时正陪着鎏儿练功呢!郁心慵懒的倚在石椅旁,看着不远处舞剑的鎏儿,放下手中的医书,不觉轻笑,此时就如回到了绝尘谷中的光景。

“姐姐。”

“嗯,练完了。”看他额头都是汗水,便伸手想为他擦去,却不想被他闪过。郁心怔愣片刻,便拉过鎏儿,看着他的眼睛,鎏儿的眼睛很漂亮,琥珀色的眼睛与旁人不同,“鎏儿,这几日你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鎏儿想把头撇开,郁心却伸手扶住他的脑袋,“嗯?没什么?是吗?”

“真的没什么,姐姐……”

“鎏儿,看着我的眼睛。”鎏儿扭不动脑袋,只得看着郁心的眼睛,“告诉姐姐到底怎么了?”

“那些人告诉鎏儿,男女六岁不可同席,不然……”

郁心明了,看来这后宫还真不是可以久待的地方,不过见鎏儿红红的脸颊,便起了戏弄的心思,“不然?不然鎏儿须娶了姐姐?”

“姐姐……”看鎏儿面红耳赤,郁心便不再逗他,她早该想到的,这后宫是是非最多的地方,对鎏儿必会有影响。

“鎏儿,你可知为何姐姐这般宠鎏儿?”

“……”

郁心搂过鎏儿,与以前一样,让他躺在她的腿上,轻抚着他的丝发,“鎏儿与姐姐虽不是亲生姐弟,但我们之间的羁绊纵使那些亲生之人也无法胜过,这些世俗看法,我们自可不必去理会,你可知对姐姐来说鎏儿是唯一?换句话言江湖儿女不拘小节,许是鎏儿年幼,会被这些说法左右,但姐姐只愿鎏儿今生尽兴潇洒,这浩瀚江湖间煮一壶清茶,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雁过无痕,观天际云卷云舒即可。”

“姐姐……”鎏儿不觉感动,姐姐的话让他轻松不少,愿困扰自己的那些事,仿似一下解开了,原只要姐姐不在意,便一切都无所谓。鎏儿倾身靠进郁心怀中,姐姐的身上有他迷恋的味道。

“辛姑娘,太后传见。”郁心回头看见,这个女子是瑾太后身边的项姑姑,听宫里人说她是太后的本家丫头,太后进皇宫后便一直跟在太后身边。

“恩,多谢项姑姑,可知太后何事?”

“奴婢不知。”

郁心看看怀中的鎏儿,鎏儿也是满眼的疑惑,她不禁轻笑,伸手轻抚鎏儿脑袋,她知今晚会是为北离使者准备的宴会,她依旧记得那日,那个人的眼睛,阴鸷,危险……

因此她才与鎏儿来到此处,却不想还是逃不开,不过若自己只跟在太后身边,不引人注意即可。

……

“九哥,今日为何南望挂起了免战牌?”枫羽从城头下来,进入帐中,而枫逍正在研究兵法。

枫逍没有抬头,随意答道,“据探子回报,近日不久南望皇帝望莫离会亲征,而南望前些时日国事动荡,边疆这些武将大多都不服这个年轻帝王,现在停战定是想给那个皇帝一个难堪,我们且静观其变,不必太过紧张。”

枫羽走过去,坐在案桌的一边,喝了口茶水,“羽听说近日有北离使臣前往南望,可是真有此事?”

“恩,你消息道灵通。”枫逍轻笑,放下手中的书。

……

痴情不改少年郎,我辈风华那岁殇。万里思愁平宙宇,千年怨雨乱苍茫。残风吹起枕边梦,暮雪降来席底霜。一曲相知何岁里?琵琶声断故人肠。

看着眼前华丽的琵琶歌舞,郁心不禁陷入思考……

这些女子都这般美貌妖艳,看那高坐的皇帝,就算英明,却依旧会朱门酒肉,这便是这个时代的特点吗?为何她会觉得有丝厌恶,这样的生活不是她所想要的,好想洗去这一身繁华……

不其然间回头,撞进一双眼中,那眼危险阴鸷……郁心不觉全身紧张,虽刚才已知那人是在寺庙前见到的人,却一直在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可为何他还是会发现?且现在自己还是一身女装……

离穆昕进入这大殿,并没有什么刻意的谈论国事,之前这南望皇帝已被他说动,两国已准备正式建立盟国,这夜间的宴会也是为此而准备的,他本一直未注意到郁心,只是他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会习惯性的观察四周,当眼睛扫过瑾太后时,不其然看见了那个有点熟悉的女子……

离穆昕沉思片刻,便恍然大悟……

她果然是水郁心……

女装的她不是绝色,却也不是无盐,最让人注意的是她的双眼,幽深冷静,这为她增色不少,竟可比下自己后宫中的娇艳妃子,看来轩辕枫逍的女人,果然不凡。

“穆公子,这些女子可是我南望最好的舞姬,个个美貌如花,娇小可人,听说北离的女子大都很是强健,你即此次来我南望,那我们自当诚心款待,穆公子若有喜欢的可带回几人,想必北离皇帝会喜欢的,您说是不是啊,皇上?”这人好似是南望的丞相,在前朝的权利可使他一手遮天,自望莫离即位以来,很是不安分,想必望莫离也很是烦心此人。

望莫离随意敷衍,“自古以来有江山便有美人,若穆公子有喜欢之人自便便是。”

“恩……喜欢之人吗?美人虽易得,江山却不易得,这些女子我便不强求了,只是……”他猛回头看向郁心,郁心虽未抬头却依然可感觉得到那股压力,双手不禁紧握,鎏儿伸手轻抚上郁心的手,那个人他也认了出来,师父曾查过此人,他亦见过他的画像,只是自己志不在此一直未留意,他便是北离皇帝离穆昕,“瑾太后左边的这个婢女我看着很是亲切,可否让我带走?”

当所有的目光聚集到水郁心身上时,她反而不那么紧张,抬头看向那个人,她已确定此人是谁,虽那些画像……她很是郁闷画画之人的画技,几乎所有人都是差不多的样子……

“辛语自知姿色平平,亦不善歌舞,却不知穆公子为何垂青?”

“水郁心……”郁心震惊,他怎知?“我曾认得一个女子名为水郁心,很得东轩大将军轩辕枫逍的喜欢,辛语姑娘可知你与那人甚是相似?”

“呵……相似又如何?”

“不如何,只是……深得我心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