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灵者传说

第十章见到棺材

灵者传说 西南洛神 4322 2013-05-31 09:28:57

  龙战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收拾了些衣物和用具,还去看望了他的大姐和二姐:龙菲和龙香,他和他的两个姐姐的关系相当的好,小时村长的儿子欺负他的时候,他的两个姐姐总会帮他。

时间过得很快,还等不及龙战一一看望每个心里想去看望的人。炎日将龙战的影子拉得很长,龙战披着黑色的袍子,龙战在几颗树下徘徊,银日已近下去了很久了,但是扔不见胡说踪迹,龙战靠着一颗树上,无聊的踢着树下的一颗颗石子。

“胡大哥不会先走了吧,他说会等我的,再等等,再不来我就自己去梦城,我又不是不认识路”想到这里,龙战用力踹飞了几个较大的石子,心里做好了决定,龙战用手理了理脖子处的扣子,大步向着梦城的方向走去,刚走两步,就听见后面传来胡说的声音,“怎么不等我就走了”接着便是爽朗的笑声。

“好你个胡老,哦,应该叫胡说大哥,你早就来了你怎么不叫我啊,害得我等了这么久,你不说个理由出来,我不会就此罢休。”龙战愤愤的说道。

“哦,这个,我睡着了。”胡说揉了下眼睛,毫不拖泥带水的说。

没有比这更好的理由了,龙战愣了下,不再继续接下去,转身向着梦城走去。

胡老静静的跟在龙战的后面,过了几个小时后,龙战实在忍不住了,对胡说说“你能不能多给我说点关于选拔和灵者的事啊,这样我心里也有底了。”

胡老一脸茫然的说“其实我也是处在底层的人物,要不我怎么可能浪费时间在收税上面,作为修灵之人,没有什么比提升自己的灵力更重要的了,我给你说的那些有关灵界的事我也是听来的。”

“这灵界大陆定是高手如云啊,不知道我能不能有一天也有说话的权利啊,算了不想那些,先把眼前这关过了在说吧”龙战在心里念到。

“胡说大哥,你的师傅很厉害吗?”龙战问道。龙战打算在去之前先找个靠山,到时候出了什么事好有人站出来为他说话。

“我的师傅当然厉害了,据说他是当年可是受过梦宗的宗主指点过的。”胡说骄傲的说到。

“那他会收我为徒吗?”龙战听到这里,急忙的说道。

“这个可能就不大了”

“为什么,我相信过几年之后一定比你强。”龙战一下立在路中间,拍着胸口对胡说说。

胡说听到这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便告诉让他死心的真相,“我师傅当年本来是要成为宗主的弟子的,但是宗主有三种人不收,没缘的不收,太笨的人不收,好色好杀之人不收。”

听到这里,龙战笑呵呵的将右手搭在胡说的肩上,说“那你师傅是因为哪一条啊”

“第三条”

“好杀?那就要好好跟他说话了,万一惹不高兴了一下把我给挂了,我哭都来不急啊,我可是有志向有理想的好青年。”

“其实是好色,所以说你没希望了,我还是当初师傅在路边把我捡回去的,怕引起误会就让我当了他的弟子,我可是他唯一的男弟子啊。可能因为这样所以他才不喜欢我吧。”胡说到这,便陷入了沉思。

龙战紧紧将胡说一搂,笑的说“好了,我以后有出息了我一定会罩你的。”

胡说一脸鄙视的看了一眼,可他不知道他以后的飞黄腾达就只有靠他了。

好在梦城并没用多远,在炎日落下的时候,也就是差不多晚上八点的时候,龙战他们到了梦城,胡说将龙战安排在了一家酒馆里住下,自己便先行离开,去师门报道,而对于龙战,他只是少有几次来梦城,对与梦城仍然充满了好奇。

龙战放下行李后,穿上了便衣,腰里揣着一直和他相伴的匕首,上面刻着环绕的两条龙,龙在灵界龙是被禁止的生物,听说是龙族存在的时期,龙族的人十分残暴,于是被其他的势力给灭了。所以龙鸣多次嘱咐龙战尽量不要在人多的面前使用。

/龙战打开门,大步走了出去,以前来梦城的时候,晚上他的父母都不让他出来。

“这下可以好好看看梦城的夜市了,听大哥他们说梦城的夜市有很多有趣的东西,每次问他们有什么也不告诉我。”想到这里,龙战加快了脚步,很快他就来到了一条很繁华的街。

尽管是晚上,但是这街上的人还是很多,买衣服、买小吃等的人络绎不绝。龙战找了个卖小菜的地方点了一壶酒,要了两个小菜,龙战慢吞吞的吃着,他想寻找一处好玩的地方。

就在这时,一个面黄肌瘦的青年向他走了过来,龙战并没有理会他,继续寻找心中的乐土。而那青年居然直接在龙战的面前坐下,龙战笑了笑说“这位先生,我想一个人坐,不知你可否换个位子啊。”龙战又仔细的大量了下这个青年,发现这个青年更像是个乞丐,脸上有黑黑的污垢,本来光线不好的晚上,更是叫人看不清脸。

龙战微微的颔首,豪爽的说到,“看来你也是来这个城里某生的吧,出门在外的都不容易。”说话间,龙战拿了个碗,给那青年夹了点菜,嘴里喝到“老板,在来一壶酒。”

青年一下愣住了,他本来是受人之命,来探探龙战的口风。他没想到龙战对一个陌生人居然如此没有戒备心。他也不客气,免得被龙战发现自己有问题。

青年狠狠的喝了一口酒,顿时呛得咳嗽不止。龙战哈哈的大笑一声,一口喝干了自己酒,说道“你慢慢吃吧,钱我给过了。”说完便向远处走去,龙战刚刚看见有好多人都往走去,一定有好玩的东西,

而青年,本来是想先喝点酒,再和龙战套套关系,然后就打探他,没想到那个酒是那么的辣,喝了一口就呛住了,而龙战居然丢下句话,就走了。

青年喝了口水,嘴角微微的动了动“真是个有趣的家伙,我要不要告诉他有人要害,让他离开此地呢”青年在心里默默的想到。想到这里,青年不轻易的将酒杯放到了自己的面前,他有个习惯,想问题的时候总喜欢拿着水杯喝一口,再将水杯放到手里转几下,这样便喝便想问题。可是这次他忘了面前的是酒,顿时青年又咳嗽了起来,心里咒骂到“以后再也不碰酒了,父亲说得对,酒是害人的东西。”

远处龙战听到咳嗽的声音,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之所以请那个青年喝酒,是因为他听龙鸣说,无缘无故靠近你的人要么有求与你,要么加害与你,所以龙战给了那个青年一壶酒之后马上离开,但是发现他连酒都不会喝,龙战就确定了他是前者了。

龙战向着人们跑去的地方快步走去。没过一会,几个表演喷火的杂耍艺人出现在他的眼前,龙战小跑过去,他可是十分喜爱这类表演。

龙战看着其中有一个人,他从另一个人的肩上跃起,在空中用嘴喷出火焰,在空中形成一条火焰弧线,引得所有的人阵阵掌声。龙战此时嘴里叼着在路边买的肉串,双手死命的鼓掌。那个瘦弱的青年此刻也走了过来,站在龙战的身后,轻蔑的说“用灵术来做表演,这到是一个不错的赚钱的方法,但是这也太丢我们修灵之人的脸了,不,准确来说应该是丢整个梦宗的脸,被鬼宗的人知道了,还不笑死。”

“呵呵,原来王大公子的跟班啊,怎么今天你家主人没溜你,你自己偷跑出来的啊,当心回去的时候打断你的狗腿。”说话的是一个长着尖嘴,右脸颊处一颗大黑痣的人,此人身着锦衣,一看就知道是这些人的头。

瘦弱青年听见这人这么一说,顿时语塞,站在哪久久没说话,龙战大步上前,拍了拍瘦弱青年的肩膀说到“这就是灵术啊,也不怎么样,看来你们学艺为精啊,快回家让你爸爸再多教你几招再出来混饭吃吧。”

“哪里来的乡巴佬,连我都敢顶撞,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你知道吗?”龙战笑着对瘦弱青年说。

“哦,我对流浪狗不感兴趣,刚刚你请我喝酒,我也请你去尝尝这里的地方小吃。”瘦弱青年也相识一笑的说。

锦衣人看见龙战他们对自己完全无视,他这下火了,“我和梦宗宗主的关门弟子秦天是好兄弟,怎么样怕了吧,现在求饶还来得及!”

而龙战和瘦弱青年早就转过身,向一条巷子走去。

“我叫上官材,现在在梦宗当打杂的,你呢。”瘦弱青年对龙战说。

龙战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这么久了,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龙战,是来参加入宗灵力测试的。”

“你们给我站住。”锦衣男子大喝一身,身边的小弟们一下跑过去把龙战他们围了起来。“在梦城还没有人这么不给我面子。”锦衣人愤愤的说。

“那你是想一起上还是你上啊。”龙战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大声的说到。而上官材在旁边拉了拉龙战的衣服,小声的说“他们人多,我们还是先溜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啊。

而龙战正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解下领口的扣子,轻推了下上官材,说道“怕什么,他们都不要脸了,你还怕他们干嘛吗。”

锦衣人听到龙战这么说,下意识皱了下脸,大步向前,嘴里喝到“怎么说我在这梦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张黑,人们都叫我黑子,待会你去医馆报我的名字他们没准会便宜点。”

说完,一群小弟大笑着应和着,锦衣人接着说“别说我欺负你这个乡巴佬,你们都退下,我一个人来就行了,好歹我也是名副其实的灵者六阶。”话毕,周围的小弟纷纷向四周散开,但还是呈包围状。

龙战回头对上官材说“待会我把他轰开,然后我们向东边跑,我父亲在那边。”

龙战这次也不在执着,怎么说那也有十几号人,他虽然喜欢逞强,但不代表他是笨蛋。龙战卷起袖子,对着锦衣人大声嚷道“准备好了吗,我可以揍你了吗?”

“休得狂妄,待会不知道谁会抬你去找爸爸呢!”锦衣人也不甘示弱的说,周围的小弟也马上附和的说。

“我可不抬他,长得跟个肥猪一样。”

“黑哥要是给个几两银子,那辛苦我一样,将他拖到医馆又如何。”说到脱字还特别加大了语气。

“黑哥下手还是轻点,打断腿或者手就行了,怎么说他也认识王蒙的那条狗的,到时候人家找来了还是有点的麻烦。”一个距离龙战较近的人担忧的说道。

此时龙战眼中充满怒气的看着他,说“你刚刚说王蒙。”

“怎、怎么啊。”那人结巴的说到,看来是被龙战的气势所吓到了。

龙战也不在留心张黑,右脚一用力,将自己向着那人的方向弹起,然后左脚狠狠的踢在了那人的脸上,接着那人就捂着嘴,躺到了地上,锦衣人见此,嘴里说到“敢伤我的人,今天非得卸下你的一条腿不可。”说完便将右手盖在自己的脸上,只见手中出现了许多光点,在光点密集处赫然有白色的东西出现。

龙战看着那白色的东西,隐隐的有种威胁感,这是他在山中磨练出来的感觉不会错,他二话不说,向锦衣人快速的跑去,龙战在跟胡说打过之后他就明白了,对付灵者就不要给他时间准备,直接打,狠狠的打。

张黑的手中白色的物质越来越多,从样子上不难看出那是个白色的面具,龙战此时已到张黑的面前,硕大的拳头一下出现在张黑的面前,张黑身体向后一仰,顺势向着后面飘去。龙战见打不着,左脚狠狠的在地上一剁,右腿横空一脚。本来成形的面具,正要盖在脸上时,龙战一脚横了过来,此刻支离破碎,化作光点消散。

周围的小弟开始嚷嚷到“哪里来的乡巴佬,懂不懂规矩,灵者交战都要给别人化灵的时间,规矩都不懂,快回家去把,要不待会大爷打得你回不了家。”

这规矩龙战听胡老提起过,要不是那面具给了龙战威胁的感觉他没准会准守,而且龙战还知道这规矩是灵者与灵者之间的规矩,用来友好切磋的,但此刻没有一条满足龙战的情况。

龙战嘴角向上轻轻一扬,“过几日在来跟爷爷说这规矩吧。”话间,龙战不给张黑休息的时间,迎面又是一脚踢过去,张黑现在已经是七荤八素的,视线刚刚有所恢复,这迎面又是一脚,张黑果断的将手横在自己的面前,微微的听到骨头碎的声音,张黑此刻被龙战两米外,龙战也不等战果如何,拉起上官材就向东边跑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