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灵者传说

第六章我是谁

灵者传说 西南洛神 4092 2013-05-31 09:28:57

  洛神回过头向门外走去,龙战也穿上鞋子,跟着洛神走了出去,尽管他的手传来阵阵的疼痛,但是看洛神那一脸严肃的表情,他知道肯定有重要的事等着他去做。洛神带着龙战来到了他们进入轮回之树的地方,龙战这时看见,来的时候那个向着他生长的轮回树的那分枝,那枝干已经有了半米来粗,在他此时的不远处还结着一个花骨朵,四五瓣花瓣紧紧的裹在一起,洛神从袍子里拿出来了一个绿色的水晶石有一个拳头大小,这应该就是洛神在轮回树那时炼制的那一个水晶石了。

“拿着,不要怕”黑衣人厉声说到。

龙战拿着水晶石,,绿色的光点顿时散开,将龙战包裹起来,只见那花骨朵慢慢的打开了,龙战双脚离开了地面在光点不包裹下飞向了那展开的花瓣,龙战飞了进去,花朵紧紧的闭了起来。此刻花瓣却变成了透明,可以清晰可见龙战在里面的情况。只见龙战漂浮在里面,而那根轮回树分下来的枝条此时在慢慢的带着龙战往上升空,最后淹没在了树顶中。

龙战待在那空间里,他现在知道了那些果实是不能吃的,那都是一个个跟他一样的人,龙战看见周围变成了金色,自己却是悬浮在半空中,周围的墙壁上幻化出了一幅幅的画,密密麻麻的排满了整个内壁。这些画自己都是那么的熟悉,因为这些都是他的记忆,看着每一幅画,他都能想起那天的所有事。龙战仔细的看着一幅幅画,当他看到母亲为他做饭的画他就充满快乐,看到做错事爸爸教育他的画面,他顿时也感到惭愧,他就这样将自己融入这一幅幅的画中,而黑衣人此刻向着黑暗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龙战在里面累了就睡觉,醒了就继续看着自己的回忆,然而他的在他右眼余光中的一幅画突然碎了,他马上看过去,可怎么也想不起来那幅画画的是什么。

不知道过了几天,龙战正在睡觉,突然他听见了洛神的声音,听见他说“你一定要看吗?”

“嗯,我想看看他先在变成什么样了。”紧接着传来紫夜的声音。突然在那碎掉的几幅画的位置变成了透明,就像开了个窗户一样。他看见外面洛神和紫夜站在那里,紫夜看见龙战出来了,立马堆满了笑容,“龙战哥哥,别害怕我跟洛神说了,我每天都可以来看你了哦!”紫夜笑着说到。龙战也笑了笑,“好啊,反正在里好无聊,每天都看着自己的回忆,但是好像他们正在消失,可无论我怎么回想也想不起来。”龙战疑惑的望着洛神说。

洛神看着龙战,刚张开嘴准备说话,就被紫夜抢了过去,“想不起就不要想了,怎么饿不饿啊,哦忘了灵魂体是不用吃东西的。”紧接着一直一个人在哪里说了一大堆的话,洛神也只好,笑了笑作罢。

过了大概一上午的时间,洛神若有所思的看了远方,说道“明天我在来看你”说完,身边升起绿色光点将他包裹在内,然后向远方飞去。洛神的离去好像对紫夜没什么影响,她继续和龙战说话,龙战也细细的听着,听到感兴趣的地方便会插上一句嘴。过了好大一会,紫夜听见他的爷爷传言给她,她起身离开,走的时候还笑着跟龙战说,我明天在来陪你。说完她就向着家的地方纵身一跃,接着消失在了众多的树枝之中。龙战也有了困意变闭上眼睛开始休息,与此同时,轮回果内壁的画面也碎了好几张。

又这样过了三天,龙战的记忆已经在轮回果里几乎都破碎了,而且他的身体也在变小,他以前穿的衣服,此时已经极为的大,这天紫夜有来了,看见龙战便笑着和他打招呼,可是龙战迷茫的看着紫夜他只觉得这个人好眼熟,但是又忘了她是谁,随后便问道“你是谁啊,我好像认得你啊,我妈妈不让我跟陌生人讲话。”紫夜脸上浮现了阵阵哀伤,他尽管知道龙战的记忆会慢慢的消失,但是真的面临的时候心里却很难受。紫夜勉强的笑了笑,“我叫紫夜,因为我爷爷见到我那天天上的月亮是紫色的所以就叫我紫夜了,现在你知道我的名字了,我们就是朋友,不是陌生人了哦。”

“哦,我叫龙贝贝,名字听爸爸说是妈妈取的,你要进来玩嘛,我妈妈不让我出去。”龙战也笑的说。

“呵呵,龙贝贝怎么这么向女孩的名字啊。”听到龙战说他叫龙贝贝,顿时笑了起来。龙战这时就不高兴了,嘴里嘟囔到,“你这取笑我,我就不跟你说话了。”此时龙战在轮回果里早已分不清现实和记忆碎片了。每到中午的时候,也就是轮回树的光芒略有所减的时候便是代表中午时刻了。这时洛神便会来看龙战,今天也没有例外。只见洛神戴着面具从远处飞了过来,落在了紫夜的身边,紫夜的眼睛一下就有了泪水,嘴里带着哭腔的对洛神说“洛叔叔,你不要把龙战送去灵界好不好,让他在这陪我好吗?”

洛神取下面具,摸了摸紫夜的头说,“他还有他肩负的使命,如果你真的想和他在一起,那你就要听爷爷的话,每天多多练习对自身力量的掌握。”

“嗯,我一定会很快掌握那股力量的,到时候我要为爷爷报仇,还要去帮龙战完成他的使命。”紫夜语气坚定的说。同时眼睛里好像有火焰燃烧一样。洛神看着龙战,笑了笑,“怎么还认识我吗?”龙战眼珠转了转回答到“记不起来了,但我看,肯定认识你,你在我梦里出现过,你脸上还有个印记。”

“呵呵,是吗,那你好好休息,我有事就先走了。”说完拍了拍紫夜的肩膀,示意她不要难过,然后带上面具化为一道光走了。龙战眼中闪过一道光,自言到“他好像洛神吧,不对好像叫洛青吧。”紫夜看着龙战这样心里十分的难受,陪了他一会变像猴子一样蹦了几下就消失了,只剩下龙战在轮回果了,一次次陷在记忆里。

第二天,紫夜早早的来跟龙战打了个招呼,就走了,紫夜心中充满了失望,他昨天才跟龙战说了她的名字,今天龙战她又忘了,尽管她知道这不是龙战的原因,但是她心里还是感到很失落。

中午洛神来了,他面对龙战而站,看了龙战一会,便说到“你还认识我吗?”龙战的身体已经变得很三四岁的孩童大小,身上就穿了件衣服,裤子和鞋便浮在了空中成了龙战的玩具。龙战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说,“你是谁,我不认识你,快走开笨是会传染你不知道吗?对了我又是谁来着。”本来现在龙战是不会这么快就忘了自己是谁的,但是由于洛神和紫夜天天来看龙战造成龙战的记忆开始出现了混乱,这才使得代表名字的那个记忆碎片破碎了。

“我叫洛神,你的名字叫龙战,记好了,明天我还要来问哦。”洛神面带微笑的说到,然后和前几次一样,又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第二天,洛神却没有来,紫夜也没有来,龙战只是听见外面有很大的声音,便把他早早的吵醒了,他呆呆的望着外面,他记得今天有人要来,可是等了好久也没有来,龙战便又闭上眼睛熟睡了起来,这几天他的睡意十分的大。

五天过后,洛神踉踉跄跄的的飞了过来,在他的手上还几道伤痕,他站在外面,呆呆的看着,不时还露出笑容,此时的龙战已经变成几个月大的婴儿,衣服而鞋子漂浮在他的四周,龙战看见洛神站在那看着他,他也小嘴一列,露出了笑容,好像在说我还记得你。

洛神站在外面,双手飞快的打了几个手印,嘴里喃喃自语,“还有两天你就可以去那边了”。做完这些事后再次化作长虹飞走了,不知怎么的,从上一紫夜来看了龙战后,就再也没出现。

两天过后,洛神裹着光点飞了过来,此时他的一头白发,脸上也苍老了很多。他缓缓的将手印在了轮回果上,只见轮回果上光芒大作,随后光慢慢的减弱,最后光消失了,伴随着轮回果也消失了。洛神看着上空大笑一声边又化作长虹走了,此刻轮回树上掉下了几片叶子,落在了地上化作了一滩金色的水。

在另一个地方,天上的云是彩色的,空中有三个太阳,但是温度却不是很高。下面密密麻麻的屹立着几座大山,在山谷外一跳弯弯的河,它从山谷里流出来,在河的的中部,住着许多人家,他们沿着河流修建房屋,充满了宁静与安详,所处见的野花,阵阵不觉的狗吠之声。

“孩子他娘,你要加油啊,快给我生个大胖小子吧,嗯女儿也行。”一个中年男人在一个房门外面左右踟躇的说道。

“你看把你三叔急的,这不是在里面给你生吗?男人要稳重点,不要着急。”说话的是个四十左右的女子,她此时正看着两个小女孩,目光斜着看着那个中年男人。两个小女孩抿嘴一笑,嘴里吆喝到“哦,哦,老婆床上卖力生,老公外面干着急,拜神拜仙不管用,还得急的团团转,团团转啊团团转。”这时那中年男子生气了,向那两个小不点怒骂到“滚,滚,小屁孩子懂什么。”说着便把两小女孩丢了出去。这时坐在屋正中的一位老者说话了“小孩子你计较什么,安心坐在这吧!待会就会把你的儿子抱出来的没人要你的。”

“说别人,你以前比老三都还急,一听见小孩的啼哭声一下就冲进来了,连门闩都撞断了。”看见老人说这话,旁边的一位老妇人不满的说。

这时那老者露出了尴尬的表情,缓缓的说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你还提他做甚。”

“爹,娘,你们就不要说话了,我都够着急了,我实在对你们的那些事不感兴趣。”中年男子抱怨的说道。

此时屋里坐在五个人,面对门而做的正是那一对老夫妇,而沿门靠窗而坐的是那四十来岁的女子,还有一青年正坐在门槛上,嘴里叼着一根竹签,大概有二十七八岁,他看着那中年男子,嘴里懒懒的说道“我说三哥,你就放心一百个心吧,三嫂一定给你生个大胖小子。”说完脸上还带了一点嘲笑的表情。

可那被称呼为三哥的中年男子不满了,看着那青年,嘴里恶狠狠的说“你也老大不小了,等你三嫂身子好些了就给你说个,省得你一天到处乱跑,给你收收心。”

“我看可行,是该给你说个媳妇了。”老者这时也笑了笑说到。那青年脸一下就变了,嘴里辩解到“我不取,女人是种麻烦的动物,我才不要。”

“放屁,如果你这么认为当初娘就不应该把你生下来。”中年男子向那青年怒骂到。

“哎,老幺啊,你就别给你三哥心里添堵了,这孩子出来不也把你幺爹吗?”那老妇人拉长着声音说道。

此时被中年男子赶出来的两个小女孩,她们正在外面离房屋的不远处的洗衣台上玩石子,突然一个趴在台上的女孩用手一指天上,对旁边的小女孩说“小乖,你看那是什么?”

另一个小孩此时正站在地上,他随着那个小女孩的手指看去,嘴里奶声奶气的说“什么东西啊大乖。”

只见一个金色的光团,迅速的向着他们飞来,一下咂到了中年男子他们的那个房顶上,同时在里屋传出了婴儿的啼哭声。外面的两个小女孩,瞪大了双眼,嘴张得大大的,嘴里还出了惊讶之声,然后马上向屋子跑去。

“生了生了”这时一个四五十的老妇人,抱着一用布裹起来的婴儿,从里屋走了出来,显然她就是来接生的,她的脸上挂满了笑容,嘴里不停的说到“恭喜恭喜是个男孩。”

所有人都一下涌了过去。围着小孩,一会你摸摸小孩脸脸,一会他逗逗小孩笑。嘴里的笑呵呵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