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一章 默默莲语,婷倚清池畔(1)(风波起)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448 2017-01-24 02:03:52

  弘宣二十一年的六月,夏府的庭院里,花团锦簇,草木葱茏。临窗而望,繁枝幽草交叠掩映,滤去灼热的艳阳,在窗扉上投下一道阴影。檐下多植花树,在这个入夏时节,石榴花已开得恣意,纷扰簇拥了满枝如滟滟流火。

随着春日的消尽,午后的日头是一天比一天高,虽不是盛夏,但屋子里仍是出奇的热,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昏沉沉的。尚香和清吟不住地在我身旁猛扇扇子,屋子四处也都摆上了冰雕,用以降暑,可是汗珠还是浸透了纱衣,紧贴在背上,一阵腻黏黏的难受,人也随之慵懒起来。

“烦死了!”我心里没由来的一阵烦躁,忽地猛一拍桌子,把尚香和清吟吓了一大跳。

“小姐,怎么了?”尚香和清吟异口同声地问。

“没什么,只是这屋子里也太热了,让人烦躁不堪。我出去透透风。”说完,也不顾她们二人的阻止,径自走了出去。

前脚才踏出房门,抬眼便看到了二哥的身影,出现在了碧池边的亭子中。

夏府内有个很大的院子,院子中央有一碧池,池中种满了白莲,莲叶底常有锦鲤躲藏其中,平日里,池中静得仿若无物,可一旦投以鱼食入水,便会有数百来条锦鲤浮上水面,相互争食,竞相跃出水面,场面极是壮观。在碧池的边上有一小亭,名曰“环翠亭”,亭中有一张石桌和数张石凳,我们兄妹几人便时常在那亭中品茶下棋,吟诗作赋,琴箫相奏。

此时二哥便立于亭中,池边的柳梢在春风中沐浴了两个多月,尽显绿意,斜斜垂于亭边,倒成了一帘天然的帐幔,映着二哥的身影时隐时现。他一身朱红的官袍还未换下,似乎是在想着什么心事,眉头微皱,却煞是好看。他的手中还捏着一只茶杯,杯里的茶已有些微凉,却依旧满满的,未曾饮下一口。

我站在他身边看了他许久,换了不知多少个动作,已有些不耐烦,可他竟然定如磐石,似乎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我玩心忽起,不禁抿嘴一笑,悄悄走上前去,伸过手捂住他的眼睛,整个身子往他身上一靠,用娇媚到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声音道:“哟!我说这位公子啊,你知不知道你大白天的在这里闲坐,要危害多少痴情的女子啊!”

“莲儿,别闹。”让我没想到的是,二哥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配合我,与我开玩笑,而是转过身来将我推开,一脸凝重地望着我。

我不禁有些扫兴了,转过身去不理他,嘟起嘴,故意与他耍起了脾气。

原以为他会好好的哄我开心,谁知他用很严肃的语气对我说:“你知不知道爹爹在生气呢?”

我一下子愣住了。在我的印象中,二哥虽是大将军,统帅三军,但和我在一起时一直都像一个“坏哥哥”,总是耍我,逗我玩,常常哄得我大笑不止。我也只有在二哥面前,才会放下大家闺秀的样子,只是一个爱缠着哥哥的妹妹,与他闹作一团。

一愣过后,心里又偷笑起来,莫非你是在耍我玩,骗我的不成?于是继续装出没心没肺的样子道:“我不知道啊,是不是你干的好事?”说着,继续往二哥身上靠。

谁知话还没说完,便听见书房里传来“砰”的一声茶杯落地的巨大声响。再看一眼二哥还未换下的一身官袍,回想起他刚才微皱的眉头和严肃的神情,我才意识到真的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我与二哥相视一眼,不约而同转身向书房疾步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