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一章 默默莲语,婷倚清池畔(3)(莲华)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158 2017-01-24 02:14:07

  碧池岸边,柳枝荫荫低垂,伴随着夏日的来临,池间的白莲越发的茂密,一改冬日寒风里的颓败,更显生机。碧绿的莲叶间已见有些许花苞的影子,躲于莲叶背后半遮半露,亭亭含羞。想必今年的这一池白莲,会开得比往年开得更盛吧!

我思绪游移,喃喃道:“爹,这一池白莲又要开了呢。”

爹爹望了望这一池白莲,感叹道:“是啊!《妙法莲华经后序》中曰,‘诸华之中,莲华最胜。’莲华有花有实,花落莲成,在世间最为纯洁超卓。”

我登时大悟,如恍然初醒:“那么说,我名字中的‘莲’,便是应此而来?”

爹爹看定我,认真道:“嗯。不过,我们更希望你能如莲一般,‘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无论在何时都不应该失去本心,失去气节。”

我不由低低念道:“气节……”

“对,气节。”爹爹点点头,肯定道,“那是一个人一生,哪怕是抛尽了一切,都不能失去的东西。”

我望向那一池白莲,“看取莲花净,方知不染心”,也许就是这样的意境吧!爹爹的这一席话,也许就是在这一刻,永远地印在了我心底的最深处。

许久,我与爹爹都沉浸在了各自的思绪中。

“莲儿啊,”爹爹突然开口叹道,“你以后还是别总是没事跟着哥哥们溜出去瞎胡闹了,就在家里多做些女孩子家该做的事吧!”

“爹……我……”我转过脸去,有些虚心道,“原来爹爹您一直都知道的呀……”

“你去做了什么,我这个当爹的,能不知道吗?”爹爹朗声笑了起来,可忽然又转过头凝视我,“这也都罢了,可刚才那些政事,哪是你一个女儿家能够言及的?虽然论起才干与谋略,我敢肯定,你从不输于任何一个男子,若有朝一日能入朝为臣,那必定是国之栋梁。可你到底是女子,刚才那些话要是被有心人听去,可是要惹祸上身的。况且你现在还太小,这些政事都还离你太远,多说也无益。”

“爹,女儿已经不小了,”我仰起头,看定爹爹道,“女儿已经十三了。”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那么多年都过去了,数十年的风雨,就这么一转而逝,了无烟迹。”爹爹遥望着远方,忽然有些怅然若失,像是在回忆着什么深沉的往事,可仅仅是一瞬,他却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脸的惊慌失措。

“爹,怎么了?”见爹爹突然紧张起来,我不解地问。

爹爹一脸的急切,匆忙道:“莲儿,你快去收拾一下,让尚香和清吟与你一起离开夏府,离开京城,走越远越好,再也不要回京城来了,知道吗?要快,再不快些就来不及了。”

“爹,为什么?是女儿做错了什么吗?”我听爹爹一说,突然也跟着慌乱了起来,忙跪下道,“爹是不是在怪女儿总是不听爹的话,以后女儿一定不会再和爹闹脾气了,也不再贪玩溜出府去了,女儿会乖乖的,再也不惹爹生气了。爹,不要赶女儿走,好不好?女儿求求爹了!”

爹爹的眼眶里忽地涌上了些许泪意,缓缓伸出手将我扶了起来,伸出的双手竟有些颤抖:“爹怎么会怪莲儿呢?不是爹要赶你走,而是……”

爹爹的话还没说完,庭前突然响起了一声高呼,打破了夏府长日的宁静:“圣旨到,右丞相夏远清之女夏婉莲何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