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二章 未及风起,柳舞乱如絮(1)(选秀圣旨)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022 2017-01-24 02:18:47

  不一会儿,我,爹爹,娘,还有哥哥和妹妹一干人等,皆赶到正厅接旨,听得内监宣道:“右丞相夏远清十三岁女夏婉莲,聪慧温婉,贤良淑德,举止有度,七月九日皇家选秀,适龄待选,钦此。”

我心头一紧,忽然间想起爹爹刚才急忙要我离开的话,心里迷迷糊糊明白了些许爹爹要我离开的原因。不过也罢,如今,我又能逃到哪里去呢?选秀女,选秀女,其中涵盖着多少寓意我如何不明白?

我静静地接旨谢恩,待内监走后,我捧着圣旨站在那不知所措,只得转身看向爹爹和娘,刹那间,我隐约中好似看到爹娘的眼底突地闪过些许莫名的情绪,稍纵即逝。望着满屋子聚着的黑压压一片人,我忽地感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恐惧,我几乎带了哭腔喊道:“这是怎么回事,谁来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我已表达不出此刻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只觉这一切的变化,都让人始料不及,似乎仅仅是一道圣旨,我的世界我的人生已被划成了天埑。惘然不觉中,我已泪流满面,跌坐在旁。圣旨从手中滑落,明黄的颜色,折射出刺目的炫光,晃得人眼前一阵恍惚。

爹爹几欲张口,最终却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

接下来的整日里,我总觉心烦意乱,便早早地回房歇下了。

迷迷糊糊睡去,待醒来时已是深夜。我微微翻了个身,手触到了脸,才发觉自己已经不知流过了多少泪,冰凉的泪渍沾在脸上,发涩地疼。低头一看,枕头也湿了大片。月光透过窗子上的镂空雕花斑斑驳驳地落了进来,清清冷冷地洒了我一身银白。我再也没了睡意,便披衣起身。

我猛地推开房门,惊醒了趴在桌边打盹的尚香,她揉了揉眼道:“小姐,那么晚了,是要出去吗?”

“嗯。”我淡淡地应了一声。

“那我这就去为小姐点灯。”她“呼”地擦亮了手中的火柴,一抹跃动的光团就这样映入眼眸。我只觉那火光太明亮,太耀眼,与屋外的黑暗形成鲜明的对比,竟让人一时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人间还是在地狱。

我从她手中接过灯道:“你去睡吧,不用跟着了,我一个人走走就好。”

“可是……小姐这怎么行呢……”尚香急道。

“我只是心太乱,出去散散心罢了,没什么别的事的,你不用担心”

满院的漆黑孤冷,我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漫无目的地走着,心中尽是茫然,不知怎的已来到了爹爹的书房前。夜都深了,怎么还亮着灯呢?我透过半掩的窗向里面看去,爹爹正坐在桌边,仿佛是在沉思着什么,一盏幽幽的灯火明灭不定地落在爹爹的脸上,映照着爹爹深锁的眉头。

“莲儿,进来吧。”爹爹抬起头来,发现我在外边,招手道。我依言上前,走至爹爹身侧。

爹爹紧皱着眉头,微微轻叹:“历代后宫都是是非云集之地,人心险恶,纷争不断。爹爹我虽是百般无奈,但皇命又不得不尊,只是你这一去,我实在是放心不下。”

“爹,您不必担心,我此番进宫去又不会受多大的委屈,我会好好保护自己的。别忘了,爹爹您可是赞过我女中诸葛的呀!”我见爹爹面色凝重,心下虽也是悲喜难言,却仍开口劝慰道,“再说,或许女儿选不上,或许有天女儿还会出宫来。”

“选不上,即便是选不上又当如何?”爹爹却未放宽心,沉吟道,“三年一度的皇家选秀,承载了多少女子的欢笑和泪水。若一朝中选,说不定就是圣恩浩荡,恩宠不尽,但终其一生便只得困于碧瓦红墙的华丽牢笼中,而若是被搁了牌子,便会充为宫女,侍奉各宫,直到二十至二十五岁方得放出宫,虽得出宫,可终究是耗尽了一个女子最璀璨的年华。”

我不知如何作答,又听得爹爹道:“况且这十多年来,我们夏家的权力日益增大,不但势力遍布朝堂各处,甚至手中还握有整个国家三分之一的兵权,现在朝堂上人心惶惶,唯恐我们夏家会以此夺取皇权。再加上前些日子左相李彦云长女被指婚给二皇子,李家的势力不断见长,我们夏家在朝堂上的地位已开始变得微妙起来。如今又恰逢你参选秀女,你可知朝堂上有多少人,多少双眼睛只巴巴儿地瞧着这边的动静,你选上与否,牵动着的可不仅仅是我们夏家的兴衰,更是一个朝堂上的风雨变化。”

我听得云里雾里,摇摇头道:“爹,女儿不明白。”

爹爹说着,摇头叹道,“臣子臣子,说到底,也不过是帝王权术中的一枚棋子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