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二章 未及风起,柳舞乱如絮(3)(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244 2017-01-24 02:32:17

  时光如逝匆匆,弹指间,夏日已到来许久。碧池畔环绕着的柳条越发的绿,丝丝纷垂至平静无波的池面,与池中的倒影相连,映影成趣。时有鸟儿栖息枝头,放声而歌,歌声清脆悦耳。一池的白莲也愈来愈茂盛,铺就满池的雪白,宛如落入凡间的仙子在池中嬉戏。

离入宫的时间仅有一天了,我虽是万分疲倦,却毫无睡意,独自一人坐在池岸边的亭子里。

月华如水,那一轮弯月犹如一弧斜倚着的清泪。一时寂然无风,荫荫的柳条,显得有些无力,软软地垂下。

忽地听见身后有人喊我:“莲儿……”

我回过头,见是二哥,便向二哥淡淡一笑道:“二哥,陪我坐坐吧!我明天就要走了,以后再想回来看看,只怕是难了。”

月光透过树影斑斑驳驳地落在水面上,水面如镜,银辉所落之处,星星点点,宛如置身梦幻。池中倏忽间游出几条锦鲤,在宁静的水面上荡漾起一丝涟漪,水面一下子变得有生气起来,只有岸边的柳树依然垂着枝条,无精打采。我心里不知为何有些沉沉的。

低头却见数条锦鲤沿着池岸游过,倏忽远去,我心下感怀,不禁喃喃轻叹道:“若有一日,可以变成鱼,快快乐乐,自由自在的,该多好。”。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二哥大概本是想像往常一样与我拌嘴逗乐,可话刚出口就顿住了,叹了口气,“它们快乐,是因为它们没有世俗尘埃中的种种羁绊,未经历过人世间的愁苦,自然就不明白何为愁滋味。”

“那这一池的白莲呢?”我的目光落在一朵白莲上,花影挺然其间,似开未开,欲语不语,待香未香,默默亭亭而立,“既然不愿纤尘染,何必立身淤泥中?”

“因为,我们没有选择。”

只是这一句,我和二哥都不语了。

无论是我,还是他,都有我们放不下的责任,注定要被这世俗间的纷纷尘埃所羁绊。就如他,不得不为了国家,在战场上拼杀,也如我,不得不为了家族的兴衰,入那重重深宫,或加入那场尔欺我诈的斗争,或望着那无尽的宫墙,放任青春一点点老去。

然而,到头来,无论得宠与否,最终都是犹如一块被投入湖水中的石子,泛起点点涟漪,沉没于三千弱水之中,独自吟诵着那“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的惆怅,独揽月下萤火,照亮一纸寂寞,可那漫天心事,与谁去说?

须臾,二哥才缓缓开口:“你也别多想了,我这个做哥哥的也不求别的,只希望你此去可以,平平安安。”

夜深寂静无声,我与二哥就这么久久地守着这份宁静。夜黑如墨,天地间仿佛是被一锦墨黑色的绸缎所笼罩,群星皆隐没在黑暗中,唯有那一弯明月,无声地泛着泠泠的冷光,直透心底,沁凉入骨。虽然现在已是夏季,但我还是不禁打了个寒颤,把手往袖口里缩了缩。

二哥看了我一眼,担心地问:“怎么了,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