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二章 未及风起,柳舞乱如絮(6)(一首《武陵春》)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004 2017-01-24 02:46:07

  旦日,远方的天空中才依稀透出几点天光,雨点沥沥,敲上石阶,夏府上下早已陷入一片忙碌之中。

尚香和清吟正精心为我准备体己的衣物和首饰,不多时,宫里派来的嬷嬷、宫女也到了,替我更衣梳妆。云霏妆花锦绶藕丝缎裙,用上好的冰蚕丝裁制而成,长长的裙摆及地,袖口和衣领处用银丝线绣上数朵清雅的花样,再用细小的珠子稍作点缀,样式简单不过分华贵,又不失体面。

上前来替我梳妆的嬷嬷一面麻利地为我上好胭脂水粉,一面堆笑道:“奴婢担任入选秀女的梳妆嬷嬷,至今已有十余年了,各种出身各色姿容的秀女见过不少,却从未见过有谁及得过小主您的容貌与天资。小主您出身高贵不说,而且姿色清丽,气质脱俗,定能艳冠群芳,一选即中。恕奴婢多嘴,若是小主精心打扮一番,那就算是如今最得盛宠的棠妃娘娘也不及小主半分。”

我轻轻摇头道:“既然姑姑都说是一选即中,又何必再多费心,一切按规矩办即可。”

她见我这般冷淡,也没再说什么,端了首饰上来,为我细细梳理着。

一头青丝绾起,却不知是带着怎样的心情。

髻后是一柄白玉扇形梳,垂下一排短短的珠串,最后我又折下了瓷瓶中的一朵芍药别在髻旁。我望向镜中,薄施粉黛后的面颊光润如玉,眉眼间似有盈盈水波顾盼生情,唯有脸色有些苍白,于是又让嬷嬷多点了些胭脂。

一切打点完毕后,又仔细检查了一遍,怎么都挑不出错处。看了看天色,离入宫的时辰还早,于是从书桌上随手拿了本书来读。惘然间,指尖触到一丝轻柔,心里微微动怵,手一松,书从手中划落,有几片花瓣翩飞而出,悠悠地转了两圈,飘飘摇摇落在一旁的诗笺上。

我一时心事上涌,研了墨,提起笔,在诗笺上写下:

冷雨萧萧愁满阙,碾瓣覆尘香。

曾记欢歌吟佩响,共谱凤求凰。

奈误柳枝循风舞,错落两情长。

夜漫更稀骤雨凉,吹尽满庭芳。

墨迹软弱拖沓,又写了几张,却仍是如此。

窗外依旧是愁雨凄凄,透心地发凉。我将花瓣小心地贴在其中一张诗笺上,再装入信封,忽然间仿佛发觉有什么滴落在了信封上,一层层晕开,只是不知,是雨,还是泪。

这一首《武陵春》,就当是我写予他最后的别辞吧!

*

进宫前,依例亲眷家属可以见面送行。执礼大臣、内监、宫女等皆退了出去,偌大的正厅里只余下了爹爹、娘、大哥、二哥、小妹还有我。我们几个人默然相对,心中有千言万语却不知该如何说。

“人皆道‘遣郎莫从军,送女莫入宫’,却不想竟双双落到了我们家上。”娘不住地拭着眼泪,终于再也忍不住,开口叮嘱道,“宫里不比家里,莲儿此去一定要多多心疼自己,凡事要懂得分寸,处事更须多多留心,切不可一时疏忽大意教他人抓了把柄……”

接着爹爹只说了“保重”二字,便顿住了。

我朝爹娘用力地点了点头,说了好些安慰的话,又抬眼看了看二哥,思虑片刻,借着与二哥话别的时候,悄悄从袖口中拿出装了方才写好的诗笺的信封,放到二哥手中。

二哥一脸错愕,迟疑地问:“莲儿……你这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