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二章 未及风起,柳舞乱如絮(7)(终需一别)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005 2017-02-04 14:02:50

  “二哥……”一丝无奈瞬间弥漫了满心,我用只有我与二哥才能听见的声音,怅然道,“替我告诉他,我与他今生注定无缘,请他忘了我吧!”

“你真的如此决定?现在,或许还来得及……”二哥的目光深深地望进我眼底,想要看穿我心中的真实所想。

“是……”我别过脸去,避开他的目光,愁上心头,延绵不断,泪水无声滴落。

二哥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好,我替你告诉他。”

最后我望向爹爹和娘,忽地发现他们的鬓角似乎又添了些许银丝,我只觉仿佛是有巨石一下又一下撞击在我胸口,硬生生地疼。我极力抑制心头的愁绪,勉强扯出一丝笑颜道:“好了,爹,娘,你们放心吧,莲儿会照顾好自己的,也望爹娘日后多多保重。”

小妹婉兰忽然挣脱了娘的手,小跑到我面前,抱住我哭道:“大姊,你要去哪儿啊,你不喜欢兰儿了,不要兰儿了吗?”只是,她还不过六岁,又怎懂得这些人事,只是知道我要离开了,也许以后再也见不到我了。我忽然又惘然一笑,我又比她大过多少,懂多少?

听得外头宫婢声声催促,最后娘引我至身前,将一块玉佩放入我掌心,郑重地嘱咐我道:“眼见你就要入宫了,娘也没什么能够给你的,这玉佩随了娘近四十年,如今就交予你了。玉是通灵性的,莲儿你将它佩在身侧,就好似娘在你身边一般,这样日后也好排解相思之苦。”

听罢娘的话,我连连含泪点头道:“是,娘的话莲儿一定牢记,莲儿不在了,娘你也要多保重身体。”

娘满目慈光,深深望了我一眼后,将我紧紧拥入怀中。我脖颈中一凉,仅是瞬间,那股凉意又迅速扩散至我全身,散发出微微的温存。我知道,那是娘的泪。我眼中心上皆是酸涩,几度欲言,不料娘突然在我耳边轻声道:“记住,那玉佩一定要妥善保存,若是到了危急时刻,或许还能保你一命。”

我心头一紧,正待询问,却听门外的宫婢再次催促道:“小主还是快些起行吧,误了入宫的吉时可就不好了。”

眼见时间不得再拖了,娘不舍地松开我,含泪慈言笑道:“莲儿,去吧!”

在我踏出正厅的那一瞬,我听到了爹爹在我身后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肃然而沉重,如千钧巨担压在我心上:“莲儿,你一定要记住,从今往后,夏氏满门的荣辱,皆与你相依了。”

我在宫人们的指引下乘上了宫中专程派来的马车,一番礼毕,车驾开始起行,礼乐在喧闹的街头响起,不绝于耳,引得附近街道的官民闻况都涌过来看热闹,就连前阵子得罪过爹爹的大臣也前来送礼,趁这机会巴结讨好爹爹,甚至有些平时与我们夏家政见不合的大臣也前来道贺。

听着车窗外不绝的道贺声,我的泪水却又落了下来。入宫了又如何,乍看似风光无限,那往后呢?望着延绵的朱色宫墙,空对着金碧辉煌却寂静孤冷的华丽宫阙,为君王那一点薄凉的欢爱而日夜守盼,盼到春光远去,红颜易老,哪怕日后位临四妃,也终究只是个侍妾罢了,哪还有什么光彩可言呢?

况且,那些人是真心道贺,还是来巴结讨好,此刻我已经分不清了,或者拜高踩低本就是一种生存之道。世态淡凉,这便是人间冷暖。

敛了敛衣袖,乍见手中还握着娘方才交给我的玉佩,想起半月之前的夜晚爹娘对我说的那些话,又是一抹伤叹袭上心头。对于任何一位名门闺秀来说,婚姻本就由不得自己做主,爱情,从来都没理由去奢求。我原先只盼爹娘能为我寻得一处门当户对的好人家,从此相夫教子,安稳度日便罢,却不想最终竟是以这样的方式嫁入了皇家。

微微闭眼,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那一袭青衣,眉目清秀逸然如谪仙的男子来。轩然,我们何时还能再见?又或许,是永别了。

马车缓缓向前,扬起一地尘埃与落花,模糊了车辙的痕迹,淹没了来时的路,映入眼帘的,尽是尘埃。只是不知前方等待着我的,究竟是怎样的命运。

漫天细雨纷飞,绕不尽一梦繁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