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三章 一弦一柱,怅惘思华年(2)(相助)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016 2017-02-06 00:11:16

  尚香和清吟的到来虽是稍稍平息了我连日来焦躁不安的心,但我的心情仍旧并不十分愉快,翻翻覆覆彻夜难眠,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睡去,却又被尚香从睡梦中唤醒:“这都卯时三刻了,小姐你怎么还未起身?昨日掌事姑姑还嘱咐说,请各位小主今日辰时一定要准时到正殿集中。”

尚香此话一出,惊得我立刻起身,正要唤清吟进来准备梳洗,转头却见清吟已经端了盆水进来,看我焦急慌张的神色,笑道:“小姐进了宫真是一点也没变,记得在夏府时每月例行的晨会小姐都是睡过了时辰,还有好几次迟到了被老爷罚得可惨了。”嘴上说着,手上也未停着,不多时便已替我整理好了容装。

我当急急忙忙赶到储秀宫的正殿时,其他的秀女都已端端正正地排成数排,听奉旨前来教习礼仪的嬷嬷训话,看见我进来,都只是默不作声。

那嬷嬷话刚说到一半,见我这时候才到,斜睨了我一眼:“小主可知现在已是什么时辰了?”

我忐忑不安,低头轻轻答道:“辰时一刻。”

她又问:“那么小主可还记得,昨日掌事姑姑说的时辰是何时?”

我的声音更低了:“辰时。”

她面色阴沉,沉得可怕:“大声一点,我听不见!”

我稍稍提高了音量:“辰……辰时。”

她不再看我,威严开口,声音不疾不徐,入耳却分外惊心:“那就不必多说了,你给我到殿外的空地上,举着水盆跪三个时辰,若是洒出一滴水就多加一刻。”

此话一出,大殿登时传出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不少胆小的秀女已经吓得哭了出来。我心底大骇,不知如何是好,然而一殿的人多数只冷眼瞧着,不出一声。正无措间,已听见站在最后一排靠边的一位秀女朝那嬷嬷道:“这位妹妹不过是迟来了一刻钟,这惩罚可是太过了些?况且这夏季里外头太阳那么大,跪在太阳底下难免会着了暑气,只怕不妥。”

那嬷嬷面上一凛道:“我方才就说过了,从今日起,你们是哪位大臣家的千金也好,是从民间经过重重选拔而选进宫的普通人家女子也好,表现优异者当奖,有过者当罚,谁也不得例外。”

那秀女道:“我见这位妹妹来时匆忙,想必不是故意迟来的,应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嬷嬷您就看在这位妹妹还是初犯的份上,算了罢。”

那嬷嬷略有不快地瞅了我两眼,挥挥手让我找位置站好。

我见到方才替我解围的那名秀女正朝我微笑颔首,心下明了,走至她身边,投去感激的一笑:“姐姐今日相助之恩,没齿难忘。”

她也跟着微微一笑,关切道:“我看妹妹脸色微泛苍白,精神也不是很好,平日里可要多注意些身体。”

那嬷嬷轻咳两声示意众人安静,继续缓缓言道:“我朝惯例,皇室三年一采选,聘官宦名媛、世家千金及民间有才德的女子入宫侍上,以充后庭。据《礼记》所言,天子有后、有夫人、有世妇、有嫔、有妻、有妾。以听天下之内治,以明章妇顺,使天下内和而家理。今后庭包括皇后在内,共分八品十六等,其中当以皇后最为尊贵。皇后授予金印紫绶,正位宫闱,同体天王……”

其实也都不过是些例行的场面话罢了,恍恍惚惚中,半日便这样过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