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三章 一弦一柱,怅惘思华年(3)(姐妹缘)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179 2017-02-07 00:21:16

  选秀大典距今还有近一个月,几日里来,除了早膳后依例听嬷嬷讲解宫中礼节规章,并无别事,日子过得也还算舒心。

不知不觉又过了数日,窗外的茉莉花开了,花朵洁白盈透,翠叶圆润,香气朴素淡雅,沁人心脾。微风拂来,迷人的芳香马上弥漫了进来,充盈了一室醉人的气息。

我正倚着窗扉若有所思,朦胧间却听见不远处传来了琴声,高高低低,澈澈如泉水击石,寂寂如飞花坠苔,幽幽如台兰凋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尽是惆怅没落的幽叹,心想定是哪位失宠已久的宫人偶然凝望这储秀宫一角,不禁寄情于琴音中,感叹君王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的薄情罢了。

本是淡淡一笑了之,可转念一想,又不禁害怕起来。或许她还有琴声相依,而我又情何所依?本能与我相依的人,早已隔绝在了那朱红宫墙之外,永世不再相见,而我连倚琴相思的勇气都没有。一时心下感慨,侧耳倾听,只怕少了哪个音节,恍惚间不知怎么的,竟随着那琴声寻了过去。

待回神时,自己早已出了东殿老远,前边便是西殿了,而琴声却在此时戛然而止。心里一阵幽叹,不知为何,未见到那抚琴之人,竟有些失落。

正转身欲走,不料身后有人,肩膀不小心碰到身后的一位身着翠绿烟纱对襟散花襦裙的秀女,我连忙低头道歉:“对不起。”

想来她也是亲和之人,并无多加责怪,只摇头笑道:“没关系。”

清谈的声音入耳分外的熟悉,我一抬头,对上了她盈满笑意的眼眸,脑海里一个机灵:“原来是姐姐啊,那日还真是多谢有姐姐解围。”

她只微笑道,“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妹妹又何须这般挂念。”她扶了扶发髻上的碧玉发簪,又道,“那日在正殿里还没来得及和妹妹说上几句话,不知妹妹是哪家的秀女,家住何地?”

我轻声答道:“我是夏婉莲,京城人,家父夏远清正就任当朝右丞相。姐姐你呢?”

她并未如我预想的一般一脸惊讶,或者像大多数人连忙笑颜奉承几句好话,只莞尔回答:“柳烟韵,家住余州,家父是余州知府。”

一时间,二人默声而立,难免尴尬,于是她停了停,又笑道:“既然来了,何不到我屋里坐坐?”

我本想问她可否知道那抚琴之人,却见她如此邀请,不忍拒绝她这番好意,只好将要说的话吞回口中,笑着回答道:“有何不可?”

一泓新茶在滚热的水中缓缓化开,茶香袅袅,不觉中已是沁了满室。二人相对而坐,一时无话。一侧的窗半开着,阳光透过窗外的几枝幽竹,顺着窗上的雕花木格子,落了满室的斑驳,给人一种无可言喻的错觉。

我静静地饮着茶,忽地瞥见一侧的书案上摊着本书册,仔细看去方知是本《全唐诗》,于是拣了话题道:“姐姐好雅兴,平日里常读这些诗书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